HannahQiu

香港大學傳媒研究中心傳媒碩士毕业 關注中国家庭关系

我来自一个中国标准样板家庭

我妈曾经说过一句话,她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你现在的生活。

我的父母出生在农民家庭,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都是每天扛着锄头去种地挖菜的农民,每天操心的事,是什么时候下雨,哪里的种子便宜,以及邻居是不是又把公用的水渠偷偷改到了他们自己家里的地里去了。

我的父母小时候在村口小学读书。他们很努力地读书,一路读上去,然而他们的县城学校没有什么特别,他们的天资也有限,因此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

但是,那个年代嘛,高中生学历已经很够用了,于是包分配,去了国企单位。他们又很努力地工作,单位有一个进修的机会,给了一些年轻人,他们俩就在外地的一所名字很长的大学相遇,然后勉强算上个自考本科学历,毕业就一起回到老家,继续努力工作。同时结婚,生娃,养娃,缓慢升职,一直到现在。

我也是慢慢地意识到,我的家庭,是真的非常标准,圆满,甚至十分好运了。

现在的我爸妈,住着一百多平的房子,每月的贷款也随着通货膨胀,越发对生活没有影响,终于在几年前还完;在单位里通过多年的工作,位于中层,有自己的下属,也有需要小心应对的领导;他们的小孩,因为教养的用心,一直非常省事儿,然而终于在18岁那年展现出四脚吞金兽的真面目,拿到了一个一年费用六位数的大学offer,整个高等教育花掉了百万,积蓄因此而大大缩水;目前的生活,就是周末轮流看望两边老人,心血来潮就催催婚,并算算再过几年就可以带孙子了。

就俩字,巴适。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嘛,我爹玩着他的手串和紫砂壶,非常老头子样儿。

所以当我妈说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你现在的生活,这句话的时候,我确实没有什么底气反驳。

我的父母,没有出众的天赋能力,在单位多年也沉沉浮浮,从没有什么平步青云人生赢家的戏码;也没有多大胆量,超级爱小孩却只能生一个,生活拮据的时候也没想着做点副业,这么多年就靠着每月的薪水。当然我的父母运气也是真的不错,毕业分配的单位,没有很好听的大名头,但是这么多年效益也稳定,偶尔还会超常发挥;家中没有遗传病史,老人家基本上都算无疾而终,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也能够生活自理,避免了因病返贫;小孩的成长过程中,老师都很和善,医生也很友好,没有遇到毒奶粉,毒疫苗,也没有什么校园暴力。

今天这篇文章,就是想表达,一个标准的政府政策执行者,努力生活的,运气在线的中国普通城市体制内家庭,趁着过去几十年社会发展的时代红利,会是什么样子。不是太糟,对吧?而“我的N个中国”,这个tag下,怎么可以没有一个中国样板家庭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理想中的社会该有的样子,然而现实真的很骨感。在中国这样一个大体量,地区差异极大,在几十年前刚刚开始发展的国家里,很多想法,虽然都很棒,但是在我看来,还是太早。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现在的中国,就算有再多好看的数字,也真的没有到仓廪实的阶段,没有到可以承受那么多的时候。

在一片空地上盖一栋楼,首先要做的,是砌墙,是封顶,让楼里的所有人有一个庇护之地。然而如果这个时候,一大群自带帐篷的人住了进来,说封什么顶啊,要先买张好床好桌子,你看隔壁那栋楼,墙上还挂画呢,学学人家!这些话,偶尔一说可以激励大家,经常说说多了,真的连楼顶都不封了,那没有帐篷的人又该怎么办呢?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