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揮者的道德

古華多羅

筆者要針對的是藍絲KOL 服從的論點,論到服從軍人應該是代表了吧,但我用一個軍人的例子說明服從並非盲目而是應有道德。

至於應否用山本五十六,這當然和筆者見識選材有限有關,筆者也無意美化戰爭的禍害。 不過筆者一向認為要品評一個歴史人物要從其精神人格入手,而不是先取其立場身世,因為後者不一定係有選擇的。再者,不好戰和做一個和平主義者(即是不當兵)中間之有空間的,山本就正好表現出他在當中所做的平衡,也為其帶來痛苦。這些都是我們後來者應當學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