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採訪@老衲|同與不同(三)

繼續接上篇。漫長的歷史一直在無休止的輪迴中輪迴,兜兜轉轉,繞到你頭暈目眩。幸而有@老衲的(制毒,不,排毒,不)毒奶,讓人提神醒腦兼。毒奶量大,且毒性太強,故,還需緩緩釋放。友情提示:明天會繼續放毒……

七月流火:聽了你的介紹,驟然一陣寒風吹來,帶著熟悉的味道。你們和我們竟然有諸多相似。

老衲:這都得感謝帶來這一切的委員長完整做好平台移植。

七月流火:比如,我們要跟隨國家的方向。

老衲: 我們是看著燈塔的光芒。 (委員長自稱民主的燈塔)

七月流火:怎么又是熟悉的味道,難道委員長和那個躺定在水晶棺中的,是失散多年的同胞兄弟?

老衲:別這麼說,委員長也喜歡屍骨不化的感覺,兩連襟一起躺著呢。 真可謂臭味相投。

七月流火:你們至少現在已經擺脫了他的陰影,比我們好了很多。至少你們沒有防火墻、沒有404,還可以使用各種社交軟件,可以自由的看戲、聽音樂,看各種電影。我們曾經只有地道戰、地雷戰、南征北戰和樣板戲,每周演一次,從少年看到老年,看不吐你,也看哭你。

老衲:我們是挺慶幸擺脫他了。但是擺不脫他的傳承。誰曾想,他後繼有人,變個法子,借屍還魂呢!不404你,但是養水軍噴子抹黑你。不逼你做樣板戲,但只補助自個兒愛的劇。

七月流火:嚯!看來他們都有相似的願望,只是方式和程度不同。

老衲:一剛一柔,陰陽相生啊。把囚犯關在一處,他們還能互相借鑑學習呢。喔,說錯了,是左右鄰居在一起。

七月流火:既然程度不同。至少思想上,你們似乎比我們更加時尚和現代,年輕人更喜歡怎樣的戲劇或者影視作品呢?

老衲:我們喜歡的可多元了,但總結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海外來的,一類是本土產的。海外來的樣式很多,各種主題都有。但自家產的就很有同樣的調調。

七月流火:那我又要表示羨慕了。

老衲:那是。我們還是比你們選擇多一點,影片內容也完整一點。

七月流火:我看過《大佛普拉斯》和《血觀音》,這樣的影片在我們的世界,是不可想像的。

老衲:大佛普拉斯確實可說異軍突起。低俗卻有深度,還能把現實生活直白地諷刺了一把。你們的讓子彈飛也讓我頗感驚奇。可惜之後就很難再有這種成功鑽空子的片了。

七月流火:我們有《讓子彈飛》,導演被封殺了。還有《大象席地而坐》,導演自我了斷了。

老衲:所以才後繼無人啊! 拍片還得把腦袋別在腰帶上, 這誰受得了。

七月流火:所以說,我們的文化就像一片桉樹林,遠看蔥鬱茂密,近觀寸草不生。

老衲:我還聽說你們那不但拍片難,連寫起小說也很多條條框框。

七月流火:是啊,小說豈能你想怎麼寫就怎麼寫?你看我們的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給自己取了一個多麼冷靜清醒的名字——莫言。但,據說,他現在也真的莫言了。這就說到了我們共同的文化傳承問題。

老衲:你們的文化還真是風景如畫。只在話裡,不在現實裡啊。但你們文化有什麼問題嗎?

七月流火:說對了,我很想讓你學習一篇我們的領導關於文化傳承的文件,不知算不算洩密、危害國家安全等等等等,算了,我害怕。你看這就叫自我閹割。我為你講講我們「話中的世界」。

老衲:我覺得我知道一些。

七月流火:我覺得你還是會震驚一下。好吧,我們開始第三題。



兩岸均受到中華古典文化浸染,如何更好地繼承中華文化,是雙方共同的話題。希望老衲能介紹台灣文化傳承的經驗以及目前存在的問題,給予大陸青年及文化界人士以啟發和借鑒。對於這一內容,我同樣是請教的態度。原因比自由更為複雜。

首先,我知道中華傳統文化。但,我真的知道中華傳統文化嗎?

我們的課本中出現的古文是經過挑選審查的,能讀到的是他們希望我們讀的,比如《出師表》,解釋權甚至不在老師手里,所有一切都有標準答案,不符合標準答案的都是歪理邪說。

你會說,難道不可以離開課本,通過博覽群書作為補充?對,理論上確實可以,但現實是,以前能否找到書需要看運氣,況且從我甚至比我還早的時代開始,只要想通過讀書上進或改變命運,就完全沒有自己的時間,學習、刷題、補課、考試,每天都累的七葷八素,能夠博覽群書的人还必須有一顆堅強的心臟,承受的起老師、家長和肉眼可見的所有人的呵斥和鄙視。而且,還是要被罰站的。因为喜歡讀書,我一直被留級,讀過三年初一,站著,且要站在教室門外。

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呢?舉個例子吧,我們都知道「以德報怨」,但極少有人知道,這隻是半句話,完整的是「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其次,我們在怎樣傳承傳統文化?

以戲劇為例吧。比如《包公放糧》和《趙氏孤兒》。

《趙氏孤兒》因為一個「忠」字,被官方極力推崇。近些年依舊在反復不斷、花樣翻新地被以各種形式演出。我卻一直感覺有什麼不對?像吃了隻蒼蠅一樣難受。後來看了一位外國導演排演的《趙氏孤兒》,結尾處加了一個細節:完成使命的程嬰見到了兒子的鬼魂,鬼魂問:你為什麼不愛我,卻愛趙氏孤兒?這時我才意識到,我心裡也一直裝著這個問題,始終沒有答案。官方要的只是一個「忠」字,是否人性泯滅,他們不在乎。

反復上演的還有花樣繁多的包公戲。青天大老爺一出現,就可以撥雲見日,平反昭雪。你什麼都不需要做,只需要跪下,跪下等。呵呵,等很重要,跪下更重要,這就是他們想讓我們做的嗎?

有一點趣事,一定要順便講出來:在山東某地方戲《包公放糧》中,有兩句唱詞講包公放糧歸來時得到的尊貴款待:東宮娘娘烙大餅,西宮娘娘卷大蔥。

都說貧窮限制想象,匱乏更限制想象,或者,限制的不僅僅是想象。

老衲:夏蟲不可語於冰者,篤於時也。談中華文化開場好像就是得這麼拽文。但我其實沒有半點不敬的意思,只是幫你做點補全而已。因為這題我的回答是:我投降。行,別氣,先聽我說完啊。

 

我投降的理由是,我們文化傳承的方法,就是教育。而且是造鵝肝醬的那種。當時,大家都說,那套叫做填鴨式教育法。也不用管你懂沒懂,反正我就是塞,塞到你身體裡,塞到你血液裡 ,沒被我塞到死,那就是成功了。

 

成功的美味鵝肝醬。如你所見,我還活著,是會行走的鵝肝醬。所以我真的一點經驗都沒有。因為我會的只有吃書。告訴你們我怎麼吃書的行不行?

 

我不是說魔獸世界的那種設定上的吃書。我是說真的吃書。用國家統一調味食譜。我們都說編纂那本食譜的機關,叫做國家殯譯館。因為那本食譜不但是死的,還真的吃得死人。

 

所以我們傳承的方法恰恰好就是我們的問題。我們的問題是:我們必須以中華傳統文化思想正統自居。所以很榮幸,大部分隨軍輾轉來台的人士和其系統、文化、飲食及瑰寶,就保存了下來,且可供學習。為了確保你學習,所以我們普及了教育。中間有很重要的一環是愛國、愛同胞。不過同胞可能遠了一點,隔了一片山海;國家可能大了一點,思想上有但實質好像沒有的那麼大。

 

是的,在思想上我們擁有全中國;正如你們在思想上擁有我們的那麼相似。真是血濃於水的一家人啊。

 

這聽起來好像問題不大,但實際上問題也真的不大。也就一個問題而已。基於我們必須以中華傳統思想文化正統自居,故我們必須用中華傳統思想文化正統的教育來達成目標。就凸顯了一個自古皆有的問題:文化為政治服務。

 

其實質表現就是:政治覺得教育應該如何,教育就如何影響人民,人民就跟著教育順著政治。你看,我們就是如此相似。只是誰服務得比較專責和有尊嚴一點而已。而究竟是什麼樣的中華傳統思想文化,可以服務得如此到位呢?

 

諸子百家總結起來可能會是這樣:忠勇孝悌,仁義禮信


每一個部分都是做人最基本應有的想法。有趣的是,綜合起來也還是美好的,是人之所以異於禽獸具體表徵。不幸的是,有時候用起來反而是人之所以等於禽獸的具體表徵。是做人最基本不應該幹的。

 

就像你們說的趙氏孤兒我們也演;你們推出的康熙大帝,我們也愛看。而且都一樣希望達成一樣的效果:文化為政治服務。

 

就算那個皇帝還是個孩子,你也得護著他。就算那個皇帝是個孩子,你也得輔佐他。就算那個皇帝腦子還是性子是個孩子,你也得順著他。因為那是你身為臣民的美德,是我們文化根深柢固的思想。

 

然而,那根深柢固的文化思想,真的是要求你這麼做嗎?在時空背景不同的現代,莫非沒有不同的解釋演繹和看待角度嗎?他們不管不問也不說。那些美和美德就是這樣變質的。

 

所以我們也可以把這個現象總結成:上行下效。

 

上面要行,下面就效。上面說行了,下面才准效。上面在怎麼行,下面跟怎麼效。在這個上下之間的,就是被執政的填入的那八個字。形成了客戶服務標準應對手冊。標準服務就是如此簡單枯燥而樸實無華。更重要的是,還很到位。還一步到位。噁心也一步到胃。

 

這不是中華傳統經典思想文化不好,他們只是被改成了執政者的形狀。而這個形狀,正好開啟了人工智慧的先河。我是說:人工智慧。不過現在我們不說形狀了,我們說顏色,有顏色的人工智慧。問題至此應該說得很明白了。所以解決的方式也很清楚了。

 

就是自己想辦法。期待上面的改變,然後群眾跟著改變,不就又回到上行下效了嗎?為什麼非得要上行下效?請你按照自己的想法走。當然如果你的想法就是跟著上面走,我也沒有意見。

 

而我的想法,就是我要當個從心之輩。對的,就是慫。要知其不可而不為;知其可而為之。大白話就是:知道不可以做就不做,知道可以做就做。怎麼知道什麼可不可以做。問人。我是說,人。仰不怍於天,俯不怍於人的那個人。

人是怎麼樣,就該怎麼樣。忠勇孝悌仁義禮智,不對上,對己。不再成為上面喜歡的形狀。或者塗成上面喜歡的顏色。 

七月流火:能不能說得具體一點?

老衲:(白眼)還要具體?已經很具體了。

七月流火:(擺手)不夠、不夠,遠遠不夠。

老衲:遠……遠?那還是明天再具體講吧。

七月流火:這不好吧,你丟出一堆概念,從“美味鵝肝醬”到“國家殯譯館”,從“文化為政治服務”到被動地“上行下效”,讓我也噁心“一步到胃”。不講完,嚴重影響我胃口啊。



一陣風聲之後,老衲一躍踏上(一個飛鏢)一朵祥雲,手搭涼棚高唱:“我去也。”迅疾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幅畫覆蓋整個世界:帶著王冠的巨嬰在撕爛的諸子百家中,揀選出自己喜歡的頁面,拍著大腿哭著喊著:我要這個,我就要這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老衲的馬後砲聊天雜談

後綴採訪@老衲|同與不同(一)

採訪@老衲|同與不同(二)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