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七月流火對老衲的採訪

讀老衲的文章,常常會哈哈大笑,細品,則一陣寒意襲來,連嬉笑的表情和牙齒都蒙上一層冰霜,禁不住打一個寒戰。
《後綴》採訪寫作營 A 組:@七月流火採訪@老衲 
老衲在他的馬特市個人頁面,這樣介紹自己:
火力強大的奶媽,隨性寫點黑色幽默。但多有反政府言論。這裡噴出的毒奶都可以隨意轉載。毒奶噴出率大約就是不定期不定時不定量,一切隨大宇宙意志流動。

這位以「火力強大的奶媽」自稱的馬特市作者,工於黑色幽默,文字犀利,以生產毒奶為己任,在matters文友中獨樹一幟,也是我最關注的文友之一。


老衲:還好您不是官方派來的,不然這重點關注就傷腦筋了。但是為什麼你會想關注老衲我啊?

七月流火:讀老衲的文章,常常會哈哈大笑,細品,則一陣寒意襲來,連嬉笑的表情和牙齒都蒙上一層冰霜,禁不住打一個寒戰。

老衲:合著是老衲寫的笑話太冷的關係嗎?

七月流火:我與老衲成長背景截然不同,也有共同的文化基礎——中文與中華文化氛圍。此次採訪,旨在求同存異,進一步了解和理解老衲所處的生活場景,並試圖將其中的優秀部分推薦給大陸青年。

老衲:您這話說得這麼客套,我都不好接梗了啊,不如我們切入正題吧。

七月流火:首度採訪,先從相互了解入手,在自由與文化繼承等方面提出我們的見解和建議。希望今後能與老衲更多交流,彼此求同存異,相互切磋,也期待在更為廣泛領域的的範圍進行探討。

老衲:見解可能有一點,建議嘛,你聽說過請鬼拿藥單嗎?只要是有毒也無所謂的話,你就儘管問吧。

七月流火:「愛之深、責之切」,想必老衲生產毒奶也是這樣的緣由。希望老衲能介紹一下自己的成長背景以及選擇這樣文字風格和內容的目的和意義。

老衲:(抓頭)嗯!我想這個喔,題目有點偏,我覺得是這樣啦。要用科學的方法來說明可能會有效率一點。所以我們首先得定義,什麼是毒奶。這當然是不可能的。當作品推出之後,解釋權就在讀者身上了。所以你們看到什麼,什麼就是毒奶了。討論風格目的和意義嘛,給出的答案可能就一句話,因為老衲有毒嘛。真的,其實就這麼一句話而已。這句要是展開寫,可能會對不起七月。可是不展開來寫,那就會對不起流火。但是要寫不寫的,就對不起七月流火。唯一一個可以不用對不起採訪者的方法,就是寫得跟沒寫一樣。那要怎麼弄得跟沒寫一樣呢?小心,老衲要開車了。


活在小島,胸懷大陸

這八個字看起來彷彿波瀾壯闊,但其實只是一般的文青修飾罷了。如果翻譯回一般島民用法,就是:住在海邊。意即管很寬。而有趣的是,老衲是被迫管這麼寬的。

老衲:這是真的。因為教育如此。憲法也如此。當時的島民,人人都被教育成「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天天都要解放「水深火熱」的同胞。實話說,是不是人人都「堂堂正正」我不敢講。畢竟現在的宵小之輩、無恥政客,多數都是從那個時候養大的。甚至人家有沒有「水深火熱」我都不確定,這必須交由他們自己來說。但島上現在倒是過得挺「水深火熱」的。政壇水深,貪污火熱。

總之在那個年代,想不胸懷大陸,那是不可能的。說自己不是中國人,那更不可能。尤其是活在台北市的人。地圖一攤開,長安開封武漢南京天水西藏, 一個小中國就躍然紙上。電視打開,播放的是中國傳統技藝、戲曲、影視。讓中國人的概念,深植民心。在這麼中國的體制下,如何能不胸懷大陸,難。所以從那個年代開始,幾乎每個人的作文都是有「毒」的。不允許對當局的大方向有質疑。因此,是的,老衲是中國人。憲法明訂的那種中國人。畢竟Republic of China也翻不出其他意思了。跟島上絕大多數人都不同國籍。但在法理上,我們還是同一國籍的。

這樣的毒,一直要投到解嚴。之後什麼牛鬼蛇神都能出來對這個方向大開玩笑,誇誇而談。毫無根據也能談。還能在課堂上面談。直截了當地就對著懵懂無知的孩子說:「孫文,就是個蘿莉控」;「推翻大清,哪有孫文什麼事,他還是在英國看報紙才知道大清亡了」,直接引得哄堂大笑。那時起,我們的言論有了新的「毒」。甚至還可以開當權者的玩笑。譬如:相聲說垮鬼子們的我想當委員長。就能直接說,委員長不是東西。害死了多少同胞云云。還能獲得滿堂彩。於是我們又多了一種可食用的「毒」。碰巧。這也是老衲最喜歡的一種毒素。那時起,我們是多元化的服「毒」社會。只是投毒的黨政軍,多元了一點而已。

可惜後來,我們的「毒」,又開始單一了起來。而且變得狂熱化。這時,老衲已老,還自帶抗體。這樣的「毒 」,毒不進老衲體內。其結果 ,就是我們這些過期的毒是毒;而他們新吸食的毒品, 是純良的藥品,能使民心清醒。不過,無妨,反正吃什麼毒不是毒呢?自由意志,自行選擇 ,沒什麼不好。跟亢奮中的人也沒什麼好爭的。

只是後來這新型毒品是越來越單一,餵得越來越密集。這投毒的方式讓人不得不回憶起那段「活在小島,胸懷大陸」 的日子。這,如何能不使人想憤而成毒,違逆主流呢?不能。湊巧,積累到這個年紀,老衲也磨練出了點本事。能把年少時喜歡的毒素,嘲諷當朝主流政權的毒素,學得三分像。那好像是可以來試試啊。是的,老衲這麼做、這麼選、這麼寫,就只這個理由:我有毒。我可以成毒。老衲還有哪些毒不吐不快?欲知後事如何,且待明天繼續……

老衲:抱歉,以前在KTV的壞習慣,拿起了麥克風就捨不得放。說得好像有點長啊。

七月流火:難得遇到一位「搶麥克風的人」,這對採訪者來說是福利,可以盡情偷懶。不過,我很想知道,你女朋友被你搶麥時,是什麼表情?

老衲:實不相瞞,在她面前我沒有麥克風。當時還在一起的時候,是絕對的女權至上。

七月流火:還……在一起?

老衲:喔,是啊。現在單身著。十年生死兩茫茫的不只是人還有感情啊!

七月流火:被你的冰刀霜劍嚇跑的?

老衲:被缺乏生活能力氣跑的……就……有一種,感冒了喔,多喝熱水啊,類似的東西。譬如:我腳痠;喔,我幫你捏嗎?不要,你捏太小力;喔,那你自己捏吧。

七月流火:明白,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的精力全部用來鑄造冰刀了?

老衲:我想我應該是純粹地缺乏理解女性話語能力……

七月流火:其實我很想同情你,看了你的問題,腦子裡只有一個詞,哈哈哈。

老衲:我習慣了。每次我解釋起來,大家的反應都一樣。怎麼你接出了一個好的開場還能提出一個壞的結局呢?但捏的力道不好的解決辦法難道不是找專家和自己找舒適點嗎?

七月流火:因為我是女性啊。換位思考一下,我覺得她蠻有定力,居然都沒有動手。

老衲: 你誤會了,他的下一步都是直接打我一掌。 你是不會說我捏大力一點嗎?

七月流火:於我心有戚戚焉。

老衲:看我家庭地位如此低落。

七月流火:莫非這就是自由說話的代價?等一下,讓我笑一會兒,哈哈哈哈哈哈。好吧,我們開始第二題。


老衲:這代價也太高了……我們接著說吧。

七月流火:說到自由,大陸和台灣對自由的界定差距頗大,因此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人文狀態。希望老衲能夠從台灣人的角度,談一談對自由的期待,比如應該如何把握自由的尺度以及台灣人與大陸人在自由這一話題上存在的差異和問題。

老衲:這答案難道不是我們對自由都沒法「把握」嗎?自由就好像空氣一樣只「存在」,但沒法「把握」啊。

七月流火:(瞪)

老衲:好,不插話,不插話。

七月流火:對於「自由」這個話題,我更多的是請教。為了證明這不是客氣話,我先簡單介紹一下,我或我們的「自由」狀態。自由是一個常用詞彙,我們自幼便認識,但能否理解和踐行,卻需要畫一個大大的問號。因為沒有「自由」的經驗,只擁有極為邊緣的體驗。

比如近幾年,「自由」這兩個字成為了一種口號,在我們的世界中隨處可見。墻上、媒體上到處寫著「自由、平等、公正、法治」。但我們習慣于不看不信,就這引號中的四個詞還是我剛剛查過才寫出來。原因也簡單,因為「自由」這兩個字能且只能寫在那裡,如果哪個人熱血上頭,舉著一張寫有「自由」的紙上街,能不能按時回家,就由不得你決定了。

顯然,「自由」這東西,並不屬於我們。

但,這又出現了問題:即便一隻鳥都可以擁有自由,我們為什麼不能擁有?況且,我們的憲法中明明寫著,我們不僅有人生自由、宗教信仰自由,還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

把原本屬於我們的東西拿走,像遺像一樣貼在墻上,或者當做驢子面前那隻永遠可望而不可即的胡蘿蔔,我們當然不開心。很多人也在通過文字表達憤怒和渴望,那文字含蓄到變態,緊張到發瘋,但,你以為他們想不到?刪帖、封號、404,保證把你剛剛憋出來的字,消失得無影無蹤。再不閉嘴,賣淫、嫖娼、尋釁滋事,有一萬種方法讓你人間蒸發或社會性死亡。

舉張紙、寫篇文章都險象環生,除了無視、漠視或蔑視,又能做什麼?

於是你看到了,我和我們都有一張冷漠臉和一雙雙白多黑少將蔑視變成常態的眼睛。

老衲:到我了嗎?抱歉,剛剛聽入神了,以致恍惚間隱隱然有種熟悉感啊!(接麥克風)

老衲:(咳)老衲覺得自己被出了一個大難題,但沒有證據。我覺得,在這裡要談自由,題目太大了。

你想嘛,在一個號稱民主自由的地方,而且是能以之為武器和極權國家對抗的地方,這自由得要多強大才行?所以在這裡談自由就像在極權國家談極權一樣,難道還能談出什麼名堂嗎?是不是,自由就是一個很基本的配備啊。就像是一個與生俱來的能力一樣。還被寫入了憲法裡面。

 

人民有居住及遷徙的自由。但是不可以當釘子戶

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的自由。但是反政府會被禁或網民攻擊

人民有秘密通訊之自由。但是被爆料就會被刨墳和肉搜

人民有宗教信仰之自由。但不利於政府的宗教會被歸類邪教舉發

人民有集會及結社之自由。但不利於政府會被取締

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以保障。保障用最低薪資生存,工作還是責任制

 

啊,抱歉,多寫了保障。說好了只提自由的。我的意思是,憲法就是賦予我們了這麼多自由。自由就是自由民主地方的必備款,就跟極權國家一樣嘛。跟著主流意識,國家方向,你就可以有完整的自由。完全沒問題。

 

你可以自由批評反對黨。在沒有資本額限制下,自由投標政府標案。在沒有史實依據下自由編寫史料並納入教材教育學生。自由圈地養地圖利財團。被發現自由超額進口菸酒還能升遷。自由任用資格不符的人為公務員。自由決定什麼議案可以綁大選。自由決定哪類人可以便捷享用醫療資源。自由用國家預算豢養人員。

 

非常自由。人皆生而自由。只要你的方向和黨一致,就很自由。抱歉,扯遠了。我們還是別談那麼大,把題目縮小一點好了。我們試著從生活的瑣事看自由好了 。畢竟見微知著嘛。

譬如開車行駛在自由民主的地方,當然也要很自由。而且還是經國際友人認證地那麼自由。自由到幾乎沒有所謂的交通規則存在 。如果你實際有在自由民主的地方開過車、騎過車, 一定可以遇到下列狀況:

沒有看見方向燈亮,但車體已經轉彎。

沒有轉彎標線,但車體已經轉彎。

沒有停車格線,但車體靜止很久。

在殘障或孕婦車位上,上下的都是健康無虞、小腹平坦的人士。

在自己私人土地上,停的是別人的私人車。

在人行道上,機車與人行。

在行人穿越道上,機車也穿越了。

在寫著禁行機車的車道上,機車進行中。

在交通號誌為停止時,停止的是呼吸心跳,而不是車體。

在速限20公里的地方,車體最低速度是20英里。

在儘速通行的網狀線上,靜止的車體比通行的多。

禁止蛇行,但直行車總是煞車被兩側跑車超車。

禁止通行,但機車駱繹不絕。

禁止鳴放喇叭,但一直有長號催你快走。

這些情況,每下愈況。這裡的下,說得是人格上的「下」。你說,我們是不是很自由。你說,這是不是真的自由?某處的流行語有一句,如果一個人說自己是奉公守法的人民 ,那他很可能就是個道德淪喪人渣。 因為法律只是對人民最低的道德要求。而他只能達到最低要求。

 

或者我們這麼說,一個人渣之所以能守法,是因為法律是人渣的最高得分。而一個人能夠守法,是因為他根本不會丟分到法律的要求以下。那連法律都遵守不了的人呢?你覺得會做上述標註那些事的人,是自由人,還是人渣?所以我一直都相信,在自由民主的地方,拋棄了中華傳統經典思想醬缸遺毒,不但是好的,還是必要的。

 

不然他們讀到劉備假惺惺地說:「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這句話的時候,可能會大笑三聲說:「這題我會做,但我不會做。」我相信你們看得出這個字義。你說,這個是不是很自由?我也想試著談談兩岸三地四處華人圈的自由度。但不行。因為我只是兩岸三地四處華人圈一隅的小蝦米。我兩岸三地四處華人圈的土地和生活都沒踏遍,如何能評價?

 

評價,是各自的事。所以我只能毒台文化。毒給各位看,自由民主的地方,是怎麼個自由民主法。而我們跟自由民主的距離,首先,就是要能守住最低道德規範的法。其次是推己及人的心。

 

讓我重新提一次之前作品裡的一個觀念:自由必須要建立在不自由之上。因為每個人都犧牲了一部份自由,所以才能保全每個人的自由。所以你的自由,不是你的自由,是你的不自由,而自由是大家的。那,犧牲的那一部份是什麼?多大一份?

 

這,必須要交由我們各自決定了。然後管理好我們共同交出的部分。喔,不好意思,鬧鐘響了,該醒了。聰明如你,一定看得懂醒在哪。最後,還是必須說,我能如此放毒,仍然得先感謝自由民主的地方。過去建立起來的人文素養。未來的人文素養 ,能不能允許我放毒,就仰賴各位了。

 

七月流火:聽了你的介紹,驟然一陣寒風吹來,帶著熟悉的味道。你們和我們竟然有諸多相似。

老衲:這都得感謝帶來這一切的委員長完整做好平台移植。

七月流火:比如,我們要跟隨國家的方向。

老衲: 我們是看著燈塔的光芒。 (委員長自稱民主的燈塔)

七月流火:又是熟悉的味道,難道委員長和那個躺定在水晶棺中的,是失散多年的同胞兄弟?

老衲:別這麼說,委員長也喜歡屍骨不化的感覺,兩連襟一起躺著呢。 真可謂臭味相投。

七月流火:你們至少現在已經擺脫了他的陰影,比我們好了很多。至少你們沒有防火墻、沒有404,還可以使用各種社交軟件,可以自由的看戲、聽音樂,看各種電影。我們曾經只有地道戰、地雷戰、南征北戰和樣板戲,每周演一次,從少年看到老年,看不吐你,也看哭你。

老衲:我們是挺慶幸擺脫他了。但是擺不脫他的傳承。誰曾想,他後繼有人,變個法子,借屍還魂呢!不404你,但是養水軍噴子抹黑你。不逼你做樣板戲,但只補助自個兒愛的劇。

七月流火:嚯!看來他們都有相似的願望,只是方式和程度不同。

老衲:一剛一柔,陰陽相生啊。把囚犯關在一處,他們還能互相借鑑學習呢。喔,說錯了,是左右鄰居在一起。

七月流火:既然程度不同。至少思想上,你們似乎比我們更加時尚和現代,年輕人更喜歡怎樣的戲劇或者影視作品呢?

老衲:我們喜歡的可多元了,但總結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海外來的,一類是本土產的。海外來的樣式很多,各種主題都有。但自家產的就很有同樣的調調。

七月流火:那我又要表示羨慕了。

老衲:那是。我們還是比你們選擇多一點,影片內容也完整一點。

七月流火:我看過《大佛普拉斯》和《血觀音》,這樣的影片在我們的世界,是不可想像的。

老衲:大佛普拉斯確實可說異軍突起。低俗卻有深度,還能把現實生活直白地諷刺了一把。你們的讓子彈飛也讓我頗感驚奇。可惜之後就很難再有這種成功鑽空子的片了。

七月流火:我們有《讓子彈飛》,導演被封殺了。還有《大象席地而坐》,導演自我了斷了。

老衲:所以才後繼無人啊! 拍片還得把腦袋別在腰帶上, 這誰受得了。

七月流火:所以說,我們的文化就像一片桉樹林,遠看蔥鬱茂密,近觀寸草不生。

老衲:我還聽說你們那不但拍片難,連寫起小說也很多條條框框。

七月流火:是啊,小說豈能你想怎麼寫就怎麼寫?你看我們的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給自己取了一個多麼冷靜清醒的名字——莫言。但,據說,他現在也真的莫言了。這就說到了我們共同的文化傳承問題。

老衲:你們的文化還真是風景如畫。只在話裡,不在現實裡啊。但你們文化有什麼問題嗎?

七月流火:說對了,我很想讓你學習一篇我們的領導關於文化傳承的文件,不知算不算洩密、危害國家安全等等等等,算了,我害怕。你看這就叫自我閹割。我為你講講我們「話中的世界」。

老衲:我覺得我知道一些。

七月流火:我覺得你還是會震驚一下。好吧,我們開始第三題。



兩岸均受到中華古典文化浸染,如何更好地繼承中華文化,是雙方共同的話題。希望老衲能介紹台灣文化傳承的經驗以及目前存在的問題,給予大陸青年及文化界人士以啟發和借鑒。對於這一內容,我同樣是請教的態度。原因比自由更為複雜。

首先,我知道中華傳統文化。但,我真的知道中華傳統文化嗎?

我們的課本中出現的古文是經過挑選審查的,能讀到的是他們希望我們讀的,比如《出師表》,解釋權甚至不在老師手里,所有一切都有標準答案,不符合標準答案的都是歪理邪說。

你會說,難道不可以離開課本,通過博覽群書作為補充?對,理論上確實可以,但現實是,以前能否找到書需要看運氣,況且從我甚至比我還早的時代開始,只要想通過讀書上進或改變命運,就完全沒有自己的時間,學習、刷題、補課、考試,每天都累的七葷八素,能夠博覽群書的人还必須有一顆堅強的心臟,承受的起老師、家長和肉眼可見的所有人的呵斥和鄙視。而且,還是要被罰站的。因为喜歡讀書,我一直被留級,讀過三年初一,站著,且要站在教室門外。

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呢?舉個例子吧,我們都知道「以德報怨」,但極少有人知道,這隻是半句話,完整的是「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其次,我們在怎樣傳承傳統文化?

以戲劇為例吧。比如《包公放糧》和《趙氏孤兒》。

《趙氏孤兒》因為一個「忠」字,被官方極力推崇。近些年依舊在反復不斷、花樣翻新地被以各種形式演出。我卻一直感覺有什麼不對?像吃了隻蒼蠅一樣難受。後來看了一位外國導演排演的《趙氏孤兒》,結尾處加了一個細節:完成使命的程嬰見到了兒子的鬼魂,鬼魂問:你為什麼不愛我,卻愛趙氏孤兒?這時我才意識到,我心裡也一直裝著這個問題,始終沒有答案。官方要的只是一個「忠」字,是否人性泯滅,他們不在乎。

反復上演的還有花樣繁多的包公戲。青天大老爺一出現,就可以撥雲見日,平反昭雪。你什麼都不需要做,只需要跪下,跪下等。呵呵,等很重要,跪下更重要,這就是他們想讓我們做的嗎?

有一點趣事,一定要順便講出來:在山東某地方戲《包公放糧》中,有兩句唱詞講包公放糧歸來時得到的尊貴款待:東宮娘娘烙大餅,西宮娘娘卷大蔥。

都說貧窮限制想象,匱乏更限制想象,或者,限制的不僅僅是想象。

老衲:夏蟲不可語於冰者,篤於時也。談中華文化開場好像就是得這麼拽文。但我其實沒有半點不敬的意思,只是幫你做點補全而已。因為這題我的回答是:我投降。行,別氣,先聽我說完啊。

 

我投降的理由是,我們文化傳承的方法,就是教育。而且是造鵝肝醬的那種。當時,大家都說,那套叫做填鴨式教育法。也不用管你懂沒懂,反正我就是塞,塞到你身體裡,塞到你血液裡 ,沒被我塞到死,那就是成功了。

 

成功的美味鵝肝醬。如你所見,我還活著,是會行走的鵝肝醬。所以我真的一點經驗都沒有。因為我會的只有吃書。告訴你們我怎麼吃書的行不行?

 

我不是說魔獸世界的那種設定上的吃書。我是說真的吃書。用國家統一調味食譜。我們都說編纂那本食譜的機關,叫做國家殯譯館 。因為那本食譜不但是死的,還真的吃得死人。

 

所以我們傳承的方法恰恰好就是我們的問題。我們的問題是:我們必須以中華傳統文化思想正統自居。所以很榮幸,大部分隨軍輾轉來台的人士和其系統、文化、飲食及瑰寶,就保存了下來,且可供學習。為了確保你學習,所以我們普及了教育。中間有很重要的一環是愛國、愛同胞。不過同胞可能遠了一點,隔了一片山海;國家可能大了一點,思想上有但實質好像沒有的那麼大。

 

是的,在思想上我們擁有全中國;正如你們在思想上擁有我們的那麼相似。真是血濃於水的一家人啊。

 

這聽起來好像問題不大,但實際上問題也真的不大。也就一個問題而已。基於我們必須以中華傳統思想文化正統自居,故我們必須用中華傳統思想文化正統的教育來達成目標。就凸顯了一個自古皆有的問題:文化為政治服務。

 

其實質表現就是:政治覺得教育應該如何,教育就如何影響人民,人民就跟著教育順著政治。你看,我們就是如此相似。只是誰服務得比較專責和有尊嚴一點而已。而究竟是什麼樣的中華傳統思想文化,可以服務得如此到位呢?

 

諸子百家總結起來可能會是這樣:忠勇孝悌,仁義禮信。

 

每一個部分都是做人最基本應有的想法。有趣的是,綜合起來也還是美好的,是人之所以異於禽獸具體表徵。不幸的是,有時候用起來反而是人之所以等於禽獸的具體表徵。是做人最基本不應該幹的。

 

就像你們說的趙氏孤兒我們也演;你們推出的康熙大帝,我們也愛看。而且都一樣希望達成一樣的效果:文化為政治服務。

 

就算那個皇帝還是個孩子,你也得護著他。就算那個皇帝是個孩子,你也得輔佐他。就算那個皇帝腦子還是性子是個孩子,你也得順著他。因為那是你身為臣民的美德,是我們文化根深柢固的思想。

 

然而,那根深柢固的文化思想,真的是要求你這麼做嗎?在時空背景不同的現代,莫非沒有不同的解釋演繹和看待角度嗎?他們不管不問也不說。那些美和美德就是這樣變質的。

 

所以我們也可以把這個現象總結成:上行下效。

 

上面要行,下面就效。上面說行了,下面才准效。上面在怎麼行,下面跟怎麼效。在這個上下之間的,就是被執政的填入的那八個字。形成了客戶服務標準應對手冊。標準服務就是如此簡單枯燥而樸實無華。更重要的是,還很到位。還一步到位。噁心也一步到胃。

 

這不是中華傳統經典思想文化不好,他們只是被改成了執政者的形狀。而這個形狀,正好開啟了人工智慧的先河。我是說:人工智慧。不過現在我們不說形狀了,我們說顏色,有顏色的人工智慧。問題至此應該說得很明白了。所以解決的方式也很清楚了。

 

就是自己想辦法。期待上面的改變,然後群眾跟著改變,不就又回到上行下效了嗎?為什麼非得要上行下效?請你按照自己的想法走。當然如果你的想法就是跟著上面走,我也沒有意見。

 

而我的想法,就是我要當個從心之輩。對的,就是慫。要知其不可而不為;知其可而為之。大白話就是:知道不可以做就不做,知道可以做就做。怎麼知道什麼可不可以做。問人。我是說,人。仰不怍於天,俯不怍於人的那個人。

人是怎麼樣,就該怎麼樣。忠勇孝悌仁義禮智,不對上,對己。不再成為上面喜歡的形狀。或者塗成上面喜歡的顏色。 


七月流火:能不能說得清楚一點?

 

老衲:如果還是太模糊,不妨就參考一點西方元素吧。相對而言,西方看重個人還是多於整體;東方看重整體多於個人。是以表現在英雄主義上,西方的多是英雄在基層打拚,東方多是拚上高層,或拚上去請高層改變,然後高層就英明神武地改變了。看重整體當然有其好處。不過現在是過於看重整體。所以才希望能多停留在個人一點。但是也不要像西方那樣過於個人。各有各的災難。

 

七月流火:能不能有個實際一點的例子?

 

老衲:既然是談中華文化,那還是引用一下個人的修為法,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 然後這樣實際運作一番看看。

 

我國防疫預算的用度,一筆2314萬元「研發快篩試劑」費用用來補助國衛院和國防醫學院的試劑研發,前年四月已技轉五組企業團隊。然而去年卻有一間受技轉的企業偽造快篩被提起告訴。而公部門負責人說,「這無法事先防止」。是的,的確如此。

 

但如果多審問一點,會發現該公司當時是一個資本額只有50萬、製造電子零件、電子材料批發和貿易的公司,根本沒有製造過藥品。當然也沒有生產藥廠的廠房。然而卻能在四月時通過資金能力和技術能力的嚴審。是的,的確如此。 

加之有一間小吃店公司且先前無任何醫療專業和相關實績,能以資本額200萬元,登記生醫公司承攬政府高達16億元的標案。是的,的確如此。

 

這無法事先防止?巧的是,這公部門負責人,是我國防疫指揮官,由他來做下面這個決策:與病毒共存,還是封城清零。

 

且先不說他的選擇。我們想想自己會有什麼選擇。先看著上海的封城清零。諒必猶豫者眾。故多數應該會回答你:與病毒共存。

 

但如果你看看美國死亡人數已經堂堂破百萬了。每天大概三百多人死亡。其中尚未施打疫苗者佔多數。你會不會稍微猶豫一下?如果,你再回頭看看,一個開放共存時,快篩不足量,未成年疫苗不足量,且施打率還沒提升,針對疫情的用藥還沒到貨的小島,你會不會又更猶豫一點?

 

如果,你再回頭看看開放之前的幾天的管制,那個靠民眾自主半封城的嚴格隔離管制手段其疫情擴散速度,你會不會覺得,其實,共存的時間點,是可以掌控的?至少,是可以多掌控個兩三週的?你會不會多一點時間,先多準備點什麼?

 

如果,你不回頭看得那麼遠,就看開始共存的那些日子,隔離期間不那麼快縮短,人數會不會那麼快增加到超過藥品的量以致於要限定對象用藥?以致於醫護人員護病比居高不下?以致於確診的密切接觸者要提早解除隔離出來上工?

 

而政府是不回頭的。他們看的是整體。是與病毒共存的整體政策,是要與國際同步甚至更早開放的國策。處於這種境況,再加上我們舉的第一段審查的例子,對這個決策,你會不會多一點猶豫?

 

我們再回頭看看人。看看身邊的人。看看畫面上急診室的人。看看隊伍中的人。看看,重症人數使加護病房不夠用,重症死亡率近八成。你還會說這個路線好嗎?

 

也許我們是只有共存這條路。但共存的方法和速度沒有選擇嗎?再拖延一段時間不會更好嗎。甚至我從這些現象還推導出國家準備之不足。彷彿不是有計畫性地與病毒共存,而是一種突然性地與病毒共存,而死不承認。當然也只是推論而已。

 

那回頭看完了,能做什麼?容易啊。不說了嗎?人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守好自身,照顧家人,減少外出,避免耗費醫療資源,但備妥萬一時的用品,也不推廣政府的那套共存法,甚至幫著身邊的人取得保護。

 

哪一件不是人該做的事?他只是不是上面的人要我做的事而已。改變不了上面的,難道我還不能改變自己?還不能幫到人嗎?沒有什麼事情是必須上位以後才能做的,除了做官。所以當個人吧。當了人,你會有很多人應該做的事情做。當了人,你就懂了。

 

這也還是中華文化,不是嗎?只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不從上,而從終端。終端在人。在己。著眼事實,分析數據,知其利害,但憫眾人,本善行事。多看多聽多問多想多做。少跟隨。不要人云亦云。試著形成自己的觀點。

 

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是讓你有自己的答案,而不是轉述別人的答案。根據自己的答案行事,而不是聽別人的答案做事。即使我們求得的答案可能會有不同,而行為有所不同。無妨。就不同吧。也許能求同存異,也許不能。

 

就這麼著吧。終端就應該不同的嘛。多看看終端,多看看人。多關心人。多關心身邊的人。如此整體也會更好。用完整的人和團體合作協調。而不是用整體的形狀來改變自己。有大局觀很好,但得先有人才有大局。

 

老衲:說了這麼多,版面應該夠充實了吧?

 

七月流火:但這內容很空虛啊……

 

老衲:因為讓我總結,內容就一句而已啊。

 

七月流火:哪一句?

 

老衲:文化是人活出來的。你活成什麼樣的人;就會有怎樣的文化,你的土地允許怎樣的人活著,就會有怎樣的文化。所以說只要人活著文化就不會斷,就還會改變。只是改變可能需要填進很多人的血肉。

 

七月流火:這貌似不只一句啊?

 

老衲:那換你總結試試?


七月流火:我……總結?這……莫非,這是我為自己精心挖的大坑?

 

老衲:難怪我一直感覺被出了大難題。

 

七月流火:我不是只應該負責出難題嗎?

 

老衲:出來混遲早要還。丟出的迴力鏢總得自己接著啊。何況這課題也不只我們獨有。

 

七月流火:是的。這也是我們的課題。正如你所說,「文化是人活出來的。你活成什麼樣的人;就會有怎樣的文化,你的土地允許怎樣的人活著,就會有怎樣的文化」。活成怎樣的人,常常受環境影響,這又涉及到自由的問題。

自由與文化傳承並非全然無關的兩個題目,它們一定程度上具備因果關係。沒有適當的自由就沒有健康的文化傳承。

 

老衲:這兩個問題,就像一個迴圈,彼此相互影響,互為因果。

 

七月流火:如果存在20961個敏感詞,需要用錯別字或英文字母代替,這樣的自由狀態下,文化傳承只是個笑話;這樣……算傳承文化,還是傳承荒唐?


老衲:20691個詞?統計這麼精準嗎?管成這樣,還讓不讓人說話?

 

七月流火:因此越來越多人選擇沉默。但沉默無法解決任何問題,而且這個禁詞數字依舊在繼續增加。我聽過這樣一句話:「真正的自由不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是不想做什麼就可以不做什麼」。我希望首先得到的是「免於恐懼的自由」,然後是被當做具備獨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對待,可以自由選擇,自由閱讀與吸納,而不是按需投餵,偏聽偏信。你和你們呢?

 

老衲:我們恐怕是在過於自由的不自由中求生存。在覓食中選擇被餵食。

 

七月流火:自由與文化傳承,這兩個話題實在太大了。真的無法總結。

 

老衲:所以就不總結了吧。

 

七月流火:(瞪)以前每次聽他人說「拋磚引玉」,心裡總是默默地嗤之以鼻,並努力微笑著忍住奔湧而出的一個詞:「虛偽」。但,我們的這一篇真的只能算是拋磚引玉。

 

老衲:只是這磚有點多。都夠蓋出磚瓦房了。看這房價,怕是和田玉也接不住吧⋯⋯

 

七月流火:(挑眉)你還讓不讓我說完了?

 

老衲:你說,你說。

 

七月流火:中華文化傳承,是所有華人共同面對的問題。而自由是全體人類的問題,希望更多文友能夠參與這個話題的討論。

 

老衲:您這總結得好隆重啊⋯⋯

七月流火:因為這是個隆重的問題。

 

老衲:但我們要發表在輕鬆的舞台上啊⋯⋯

 

七月流火:那也無損問題的嚴重性啊。

 

老衲:但是損失了娛樂性啊。

 

七月流火:那你說要怎麼補上個結尾。

 

老衲:那當然得照著兩岸三地的文化習慣收尾啊。

 

七月流火:所以要怎麼收?

 

老衲:像你們那,可能就會說,這個問題我們會在幾十大裡進行充分而完整的討論,務求指出一個方向,讓文化和自由有一個可以發展的空間,按部就班地推展下去。並且將指定幾個重點城市作為指標對象,讓先自由帶動後自由;有文化帶動沒文化。

 

七月流火:怎麼又繞進去了啊!

 

老衲:噫,問題不就在進去和這裡嗎?

 

七月流火:那你們呢?

 

老衲:我們就更簡單啦。啥都不用說。把文章改個顏色就好。

 

七月流火:這麽容易嗎?

 

老衲:問題就在這麽容易啊。能放心討論得了這兩個問題的時候,我想我們就沒有問題了。

 

七月流火:我由衷期望有這一天。

 

老衲:誰不想呢。

 

老衲&七月流火:下台一鞠躬。

 

本文是《後綴》採訪寫作營的成果發布。

受訪者:@老衲 https://matters.news/@gouweili

採訪者:@七月流火 https://matters.news/@qiyueliuhuo

採訪編輯:@Jeger & @蔡凱西 https://matters.news/@jeger0705 https://matters.news/@misiaa2001

有興趣參與《後綴》採訪寫作營的市民們,可以前往《後綴》採訪寫作營:陪你採訪一位市民 了解詳情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後綴》採訪寫作營:陪你採訪一位市民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