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王冠樹(下)

很多年之后,有一个骑骆驼的人从这个地方经过。这里没有草,也没有树,这是一片沙漠。

种子在乌鸦的厮打中从树上掉下来,掉在草丛里,又掉回到最小的小草身边。它满身泥土和口水,看上去委屈极了。小草们目睹了一切,对这颗漂亮又无辜的种子非常同情。最小的小草紧紧抱住他,用叶片轻轻擦拭着它身上的泥土。“它实在太可怜了,我们收留他吧。”其他小草还在犹豫,“这样好吗?我们还不太了解他。”大树们的叶子还在隐隐作痛,对这颗种子没有一点好感,“对啊,这样做实在太冒险了,我们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种子,也不知道它长大后的样子。谁知道他会不会伤害到丛林。”最小的小草挺直了身体,“你们只是长得比较高而已,就从来听不到我们这些小草的声音。这是我们共同的丛林,不能按个头做最后的决定,应该按数量投票。”这番话让所有的小草都动心了,“对啊,投票,以后全部都要按数量投票。应该留下着这可怜的种子,它并没有做错什么啊!”

小草实在太多了,它们很快就用选票战胜了大树。最小的小草也因此赢得了照顾种子的权利和其他小草的尊重,大家开始精心照顾王冠种子,将自己的阳光、水和食物分享给王冠种子。

很快,王冠种子就萌芽了,长出了小苗,这实在都神奇了,它的叶子也是金色的王冠形状。最小的小草对它更加疼爱,把它当成了自己的宝宝。可是它胃口实在太好了,每天都要喝很多水,吃很多食物,大家有点不耐烦了。“最小的小草,你的叶子都发黄了,这个宝宝实在太贪婪了。”“是啊,丛林的资源是有限的,它不应该每天喝那么多水。”王冠树听到了大家的议论,突然开口说话了,声音甜甜的,软软的,“小草们,我来自天堂,是神王冠上的宝石,神派我来拯救你们这些被大树和动物欺负的小草。等我长成了大树,结出王冠一样的果实,所有照顾过我的小草就能听到神的声音,并能够一起飞到天上,成为每天都能喝到甘露的小草。”大家一下子都愣住了,也就一两秒之后,所有的小草都冲了过来,争着抢着要照顾小苗。最小的小草抢不过其他小草,被挤到了一边,但它还是很高兴,因为无论如何是它亲手将王冠种子照顾成了小苗。

在小草们的帮助和照顾下,王冠种子长成了一棵挂满金色小王冠的小树,枝干笔挺,长得飞快,“我们的神树需要更多水和营养”,小草们高喊,但它需要的实在太多了,不少小草都开始干渴,有的小草开始干枯。“我们渴,我们渴。”它们用嘶哑的声音呼唤着。最小的小草也非常渴,但它没有喊渴,“我们都是卑微的小草,没有神树来救我们,迟早都得死去。你们不应该喊渴,你们应该牺牲。”小草们都在呼应,“对,我们必须照顾好我们的神树,但去哪里找更多的水呢?”最小的小草声嘶力竭地大喊,“是大树们,是它们抢走了神树的水和养分。”“不不不,你们搞错了,我们一直生活在这里,和每一棵小草都和平共处……”大树竭力争辩,但没有人肯听他们说话。小草的朋友藤萝们开始了围殴附近的大树,它们飞速攀上大树,将它们缠得死死的,大树们开始呻吟,“还记得我为你们遮过阳吗?我也会用硕大的叶片挡住像箭一样的雨滴,然后一点点输送给你们。”小草们根本不同情它们,因为它们眼里只有王冠树,只希望它早点长大,自己能早点飞到天上。

大树一棵一棵枯死了,小树长得更快了,它很快长到了向日葵那么高,但既没有开花也没有结果,它又长到了最高的大树那么高,依旧没有开花、结果,小草们仰视着阳光下金色的叶子,它真美丽啊。

最小的小草已经非常苍老。他颤抖着对王冠树顶礼膜拜,“神树啊,我已经干透了,恐怕没有多少时间了,我太渴了,我想喝到甘露。”王冠树并没有回答最小的小草。它只是骄傲地俯视着大地,根本听不到小草的声音,也看不到小草们,它实在太高了,在它的眼里,小草连一个点都不是,好像从来就不存在。

中午是王冠树发布命令的时间,它的声音像天神一样洪亮,“小草们,我的臣民,我所做的是一件关于所有小草命运的事,这件事太重要,也太伟大,每棵小草都应该做出牺牲。”最小的小草非常伤心,“一棵小草的生命也是生命,难道就不应该得到尊重?”这时再没有任何一棵小草想听他说话,大家拼命的高喊着,“你该做出牺牲,你应该牺牲。”最小的小草枯萎了,连最后一滴眼泪和枯黄的叶子也一起做了王冠树的养料。

王冠树还在长高,小草们仰视着他,但看不到王冠树有没有开花,有没有结果,它真的太高了,好像都已经碰到白云了。

“我闻到了奇异的香味。”“我也闻到了。”又过了很久,小草们变得更加枯黄,但它们依旧期待着神树的救赎。“我好像听到了神的声音,你听到了吗?”“我似乎……也许还没有传来吧。毕竟我们都还没有飞起来。”“是的,我们还需要努力奉献,我们的神树一定会结果的。”就这样他们默默地仰视着王冠树,忍耐着干渴和饥饿,一批批小草在干涸中死去,一批批新生的小草变得越来越弱不禁风。

“轰”的一声巨响,像打雷一样,干渴的小草用力抬起头,“神树结果了吗?神就要到来了吗?”“对,一定是,我实在太渴了,希望我第一个飞起来。”

天空中一片金色,就像神的光辉。干渴的小草们用力仰着头,期待了飞起来的时刻,但它们看到的是密密匝匝的金色星星。一粒一粒都是王冠形状的,那都是王冠树的种子。

    很多年之后,有一个骑骆驼的人从这个地方经过。这里没有草,也没有树,这是一片沙漠。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