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凉

「野聲」主理人 yesheng.mystrikingly.com

当我们谈论婚姻是在期待什么|野聲电台第十期

發布於
欢迎扫码收听我们的播客节目「野聲电台」
围绕女明星“不结婚生娃即失败”的争论像大姨妈一样,隔三差五就会在社交媒体上喧哗一下。在野聲电台第十期中,我们讨论了对婚姻的看法,包括最近大陆出台的“离婚冷静期”与台湾废除的通奸罪,单身母亲叶海洋的“无偶式养娃”等,并分享台湾音乐人刘伟仁的歌曲《梦醒》与韩国小说《82年生的金智英》,探讨婚姻中的焦虑与更多可能。

秋凉:说到“婚姻”是很多人绕不开的话题,最近舞蹈家杨丽萍也被卷入了这个话题,有人攻击她说不生孩子就是一个失败的女人,其实这个话题是老生常谈了,像我这样混微博比较久的人,印象里这是她第N次被问到这么一个挺腐朽的问题。但话又说回来,大家确实都很关心婚姻,包括结婚、离婚以及婚姻中涉及的种种权利,所以今天我们来聊一聊关于婚姻的话题。


结婚的意义

Adon:现在社会上对婚姻有两极化的看法,有些人觉得女人不结婚就是败犬,男人找不到老婆就是鲁蛇,男女必须要结婚才是成功的象征之一,把婚姻看得特别神圣,什么“男人求婚是给女人最大的礼物”之类的;另一拨人又极端地恐惧婚姻,觉得一旦结婚就要过上平淡无奇的日子,失去自由,提前进了坟墓,再也爱不了了。我觉得这两个观念都没有必要,婚姻就是一个法律关系,就像一个契约一样,婚姻就是统治者维持社会稳定的一个手段,所以它会不断鼓吹婚姻,让结婚变得简单,让离婚变得困难。作为社会的最小单位,家庭它越稳定,社会就约定,统治者就越爱,你一旦有了家庭的牵绊,就会不敢辞职,不敢罢工,因为有家庭和小孩要养,对统治者来说太棒了,所以会提倡婚姻的神圣性,利用一些主流媒体、主流电影,把不结婚的人、离经叛道的人都贴上失败者的标签。我觉得有时候可以把婚姻看得轻一点,很多人对婚姻有莫名的期待或恐惧,但一段爱情不会因为婚姻而终结,更不会因为婚姻而开始。

近日,中国大陆颁布第一部《民法典》,规定从2021年1月1日起,协议离婚必须要经过一个“冷静期”。

秋凉:作为和Adon年纪相近的人,我也会面临着其他人的催婚,像紧箍咒一样时不时给你紧一紧。那我会觉得“门当户对”背后隐藏着对阶层的要求,我们说亲密关系中两个人最好是惺惺相惜气味相投,但如果没有一个相似的家境,相似的教育背景,又怎么会形成相似的品位,走入相似的职场背景并相遇呢。

根据有关统计显示,中国大陆年轻群体的结婚确实在逐渐推迟,大龄未婚人口在同龄人中的比例也有所增加。但是,结婚推迟并不意味着终身不婚,绝大多数人还是会在35岁之前就经历婚姻事件。我们对婚姻的期许,可能相较于我们的父母更高了,我们期待从这段婚姻中不仅是获得法律上的认可和权益,也期待从中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心理需求、社会地位等等,婚姻不是一段所谓爱情的证明,婚姻越到后期可能浪漫爱的成分越少,责任和义务越多。


被废除的通奸罪

秋凉:最近大陆正式出台了《民法典》,此前争议颇大的“离婚冷静期”条款得以顺利过审。而我们对岸的台湾则废除了80多年的通奸罪,其实也招来了很多争议,很多人认为是在给小三开路。

Adon:通奸罪是日治时期留下的约定俗成,但其实连日本现在都没有通奸罪了,我的观念是通奸罪是父权社会的产物,个人觉得蛮没有意义的,台湾的通奸罪一开始都是针对女性,到后来男女都可以,常常会在新闻上会看到。因为通奸罪的认定需要有明确的证据的,必须是“男女双方性器交合”才能定罪,这就造成原配常常跟另一半和解并要求提供小三的证据,夫妻俩一起“搞死小三”。通奸罪在某个程度上有稳定社会的作用,但长远看蛮不合时宜,我还蛮乐观其成的。

秋凉:在废除通奸罪之前,台湾其实有个引人注目的现象,就是通奸罪整体的犯罪比几乎是1:1,要知道2019年台湾整体的犯罪比中女性占13%、男性占87%(数据来源:台湾妇女新知基金会),但在通奸罪中被告性别比是男女相当,女生甚至还高一点。在通奸罪面前如果是一个第三者的身份是非常不利的,包括一些被性侵的女生也可能成为通奸罪的受害者,因为如果一个女生指控一个已婚男性对她实行性侵害,他的太太通常会和丈夫商量好反告她通奸罪,逼她撤诉或和解,导致性侵受害者没有办法成立性侵罪名,无法处罚男方,因为往往面临证据不足、无法举证,很难为自己维权。

图片来源:台湾妇女新知基金会

我们可能都听说过关于《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这本书就引发了对通奸罪的反思,包括立法上(去罪化)相关人士的努力,牵涉到性自主罪处罚范围的问题。当被性侵的女生面对种种不利,往往就开始自我暗示或者给自己洗脑,“我不是被强迫的,我是爱上了男方”,来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这样的情节不仅在《房思琪》里上演过,还出现在很多其他的影视作品中,例如郭采洁主演的《不能说的夏天》,也是根据真人故事改编,因求告无门引发的悲剧。

电影《不能说的夏天》(又名《寒蝉效应》)改编自台湾真实事件,由郭采洁饰演的女大学生白白在入读音乐学院后遭遇已婚教授性侵,和房思琪一样沦为掌握权势的中年男人的玩物。


唱给离婚时刻的《梦醒》

秋凉:那Adon,在我们最近看过的这几部充满负能量的婚姻题材的电影中,你最喜欢哪一部呢?

Adon:我印象最深的是《婚姻故事》,除了斯嘉丽·约翰逊的演技,有很多超长镜头和超长台词,可以看到她表情的细腻变化,感觉相当精彩,在里面有个场景让我印象深刻,一开始他们协商不要找律师,之后找了专业的离婚律师,在呈堂证供的时候,他们之间本来一些很温馨的相处小细节,没想到在法庭上都可以变成彼此攻击的工具,就是为了争夺抚养权。就想到其中一个律师的话,说打离婚官司可以看到一个好人最坏的一面。

电影《婚姻故事》(2019)

秋凉:这部电影之所以让人看了后背发凉,是因为有相爱的人相处的小细节,但到了后半部分这些相爱的细节都变成了互相伤害的工具,你对我的好最后可能就变成了一种圈套,在法庭上,两个人的律师咄咄逼人,而当事人却陷入了沉默,好像他们之前相处的玫瑰色的浪漫生活已经变成了一场梦,在法庭上图穷匕首见的两个人才是真实的存在。这让我想到一首歌叫《梦醒》,请Adon来介绍一下吧。

Adon:《梦醒》这首歌听过的人应该非常少,作词者叫刘伟仁,现在已经过世了,他比较流行的作品是《如果没有明天》。这首歌和《如果没有明天》很像,如果梦会醒,我们又何必再做梦,无限轮回的感觉,但我还蛮喜欢他表达的意境,描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好像你们可以很亲密,但其实孤独是人类的宿命,没有人能陪你度过最后的一关,我们始终要回到这种平行又孤独的状态。 

秋凉:下面让我们来欣赏由Adon带来的《梦醒》。

我们从来没想过 梦会醒

我们从来没想过 心会停

为什么 我的心里总是一片空白

为什么 我们总是处在平行的状态

梦里平静 美好 安祥 不想做醒他

梦里心酸 孤独 漫长 谁来叫醒我

梦 做醒了 还得面对现实 所以梦不如不做

梦 做醒了 还得面对现实 所以梦不如不做

台湾音乐人刘伟仁在“薛岳二十周年 Legacy”活动上演唱《梦醒》(2010年11月7日)​


金智英们的出路

秋凉:但是话又说回来,我们之所以说婚姻制度中,男性往往是更加优势的受益者,也是有很多文学作品为证的。作为亚裔,我们可以举一本最近很畅销的小说,来自韩国作家赵南柱的《82年的金智英》,已经拍成了电影,有很多人关注。

这本小说讲的是一个生于82年的普通女性金智英,她可能和我们的邻居、同学很相像,平平无奇,按部就班,结婚生子,在琐碎的家庭生活中感到压抑和不快乐,包括作为女性在职场上也受到无孔不入的歧视和打压。这本小说在韩国引起了非常大的争议,包括演职员在内都受到网络的铺天盖地的攻击,认为他们在妖魔化婚姻,引起了非常大的舆论的争论,这位作家赵南柱也来过中国,她也很开心说这本书在中国读者中引起共鸣。

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2019)

赵南柱之所以写这本小说,是因为她最早入行的时候做新闻方面的工作,她发现在2014年韩国出现了一个侮辱性的名词“妈虫”,指一群年轻妈妈没有带好小孩,后来这个词用来贬低没有收入,只能依靠丈夫的全职母亲。这些攻击者认为,全职母亲只会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在丈夫不在家的时候带孩子出门,拍网红照片,认为她们是寄生虫。赵作家意识到其中很严重的厌女情绪和性别歧视,所以愤而写了这本书,也是联系了自己的个人经验,事无巨细地呈现这种女性的困境。她认为相较于男性为家庭挣得的收入,女性在家务和育儿方面的付出被严重低估了,这也是产生仇女、厌女的土壤。用小说中的金智英的原话,她在路上听到上班族对她的议论,气得对丈夫吼道:

“我又不是偷先生的钱来用,我赌上自己的性命把孩子生下来,甚至放弃了自己所有的生活、工作、梦想,只为了带孩子,但我却成了他们口中的一只虫,你说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但是不同于欧美流行作品中决绝的反抗姿态,赵南柱的反抗是温和的,她写作时想到的是女性之间的互助,想到的是给予正处于迷茫中的女性以安慰。

美国心理学家谢利·泰勒(Shelley E.Taylor)于2019年提出互助友好理论(Tend-and-befriend),指出在应激过程中,除了战斗或逃跑两种反应之外,人类可能会通过建立社会联盟关系和抚养行为来应对应激,这种反应在女性中尤其常见。

微博上有个流行词语叫“丧偶式教育”,就是说很多妈妈是独自带小孩,或者在女性家属的帮助下把小孩抚养长大,丈夫往往在家庭育儿中是缺席的,所以有了这样一个词语,虽然丈夫还活着,但是他和死了没有差别。有一批独立女性,通常她们的经济收入还不错,社会地位比较高,会选择冻卵,甚至单身生育。我和Adon最近看了一个Aha视频,里面讲了一个非常果断勇敢的大陆女性,选择了去国外找精子银行,孕育了自己的小孩,说这个小孩是属于她自己一个人的,她也没有打算要结婚,只是希望完成自己作为母亲的心愿。很多评论赞同她的做法,认为她为很多迷茫的女性指出了一条明路,Adon,你作为一个男性,当你看到这样选择的女性,会有什么想法吗?

大陆单身妈妈叶海洋赴海外买精生子的“无偶式养娃“经历(2019年5月)

Adon:就我个人而言,我蛮佩服她的勇气的,光是怀孕当妈妈就很辛苦了,她要独立完成生育和抚养小孩的所有事情,是很不容易的,再加上这种社会氛围下,除了自己受到来自社会的压力。虽然每个人都有权利追求她想要的,但我不知道这个模式对她来讲,是不是一个理想的模式,如果她可以有更多元的选择,会不会仍然做这样的选择,或许科技继续进步,大家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当然啦,决定总是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我觉得她蛮不容易的,但必须有这些人来尝试,那社会才有进步的可能。

秋凉:在我看来这种选择是很难复制的,你需要有这么多钱来搞定准生证、精子银行、出国、手术费等等,你还要有能力提供更优越的条件来为小孩提供一个堡垒,来抵挡外界不友善的风言风语,普通人可能很难复制她的经验,可能更多在亲密关系中找到安全感。现在是2020年了,社会进步了很多,也有越来越多的男性来尊重、爱护自己的妻子,尽可能地在婚姻中实践性别平等,但也有观点认为无论这位男士如何努力,女性始终被剥削的一方。Adon,根据你之前的经历,你会觉得自己是亲密关系的既得利益者吗?

Adon:总的来说我们目前还处于男性主导,男性占优的社会,身为男性本身某种程度上是既得利益者。但我也想谈一下男性的焦虑,是我自己的观察和想法啦:从古至今,女生有个绝对优势,她是唯一可以确定自己肚子里的小孩是她的,但男生永远无法去确定这件事情,这是男生在潜意识里的焦虑,当然现在有亲子鉴定好很多了,但是我们会看到很多男性的焦虑,反映在处女情结啊,会在意对方的过去,等等,他的内心始终是不安的。我们常常看到一些作品讲女性复仇,让其中的男性误会生的是自己的小孩,其实是养别人的小孩,有点像女性的终极复仇,我觉得在科技更加进步之前,这可能是女性的一个优势。

《甄嬛传》里对“绿帽”耿耿于怀的皇帝

秋凉:其实做亲子鉴定很大一部分是婚后丈夫背着妻子偷偷去做,我这里看到搜狐的一篇报道,说去年重庆就有600多人去做亲子鉴定,结果九成是亲生的,如果这件事情被伴侣发现,那肯定是非常影响夫妻感情的,而且鉴定结果只有一成不是亲生,那么这九成的怀疑,是否又会对妻子和孩子造成伤害呢?这种无端的猜忌伤害在妻子一方表现为对小三的敌意,在丈夫一方可能就是对“绿帽”的焦虑,我们会看到婚姻双方在结婚的时候可能是很开心的,充满了憧憬,但婚后多年就变成互相折磨,不肯放过的仇人般的状态。

我曾经在飞机上看过一部捷克电影《悍妻理论》,这里面的主角是一个老年男性,他的丈人去世了,生前希望自己可以火葬,但是他的妻子还有妻子的娘家人都没有听从他的遗愿,而是给他办了土葬,所有的娘家女性都表现了非常强烈的控制欲,表面上她们对家庭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会无微不至地照顾自己丈夫的饮食起居,提供良好的生活条件,但是困于其中的丈夫反而感到非常痛苦,说感觉自己像只动物,可能连动物都不如。很有趣的一点是这位男主人公本身是一位兽医,给宠物做阉割手术,这也是一个很有趣的暗喻,他虽然养尊处优地被婚姻所包养,但不能释放天性自由自在,整部电影也是围绕这样一位老年男性的出走展开的一个喜剧故事。

电影《悍妻理论》(2016)


关于婚姻的想象力

秋凉:刚才我们讲了很多痛苦的异性恋的故事,但是对于广大性少数群体,他们还远远没有踏入这一步,很多国家虽然实现了合法化,但是深究起来,他们的民事结合伴侣和真正的异性恋婚姻还是有差别的。以意大利为例,民事结合的伴侣没有办法变成两个爸爸两个妈妈,去收养对方的小孩或者合法地生育自己的小孩,会有一些区别对待,所以很多同志伴侣会不爽这样的对待,觉得自己是二等公民,包括像一些天主教徒,如果你是一个同志,只能在社区政府登记,但不能完成你所信仰的宗教所给予的仪式。有个很好玩的口号,“婚姻这么痛苦,让我们同性恋也试试。”这当然是黑色幽默,但也可以看出一纸婚书,我们可以说它很薄,但在关系到人的权利,在关系到自己的伴侣、爱人权益的时候,它又显得那么厚重。

2018年米兰骄傲节上,一位怀抱宝宝的年轻母亲胳膊上纹着一句歌词:Baby, I’m dancing in the dark with you between my arms. Photo by 秋凉

Adon:在台湾同志婚姻公投的时候,要入民法还是另辟专法也引起了讨论。我自己对这个意见不大,因为我认为这本来就是一个法律关系,现在很多结婚的仪式和手续都是根据西方的宗教观,需要有神父做认证,传统上的约定俗成是一男一女的结合。我们的结婚仪式很多受到西方的影响,产生了所谓的结婚要有的印象,我自己也不反对,我本人也不是教徒,但是根据历史原因,他们可能会比较纠结。我是觉得每个人都有权利去享受自己想要结婚的方式,如果能够找到一个不这么在乎的神父帮ta证婚,那自然也是可以的。

秋凉:中国的性学家李银河说过,婚姻制度注定走向消亡,但我们等待它消亡的过程还需要很长时间,还需要走很多弯路,还需要付出很多代价。那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婚姻至少在变得多元,期待婚姻的人也在期待除了赤裸裸的利益交换之外,其他更加有温情的东西,女权意识的崛起也会帮助人们更加清醒地去认识婚姻制度,去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作为一个现代人,我们更加期待更多的权益得以伸张,比如说单身女性冻卵的权利,未婚生育的权利,同志婚姻的权利。婚姻作为一种社会制度可以说正在失去吸引力,特别是对于年轻的一代,他们不愿意受到这些陈腐的束缚,但人们仍然期待亲密关系,仍然期待家庭、生育。如果我们能够走出父权制的生硬规劝,能够摆脱性别歧视,让每个人更加有尊严、有保障地生活,那我想也许这样的亲密关系,这样的婚姻是值得我们期待,并且为之努力的。 

今年6月1日,杨丽萍徒弟水月与同性恋人Emma的婚礼登上微博热门,网友们纷纷送上祝福。

感谢收听「野聲」电台,在下一期节目中我们将对前十期的电台做一个阶段性的回顾,并精选大家的留言一起放送,另外我们每期的主题曲(由Adon cover)也会形成一个单独的歌单供大家收听,敬请期待。❤️

文案策划/秋凉 音乐制作/Ado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们小心翼翼地聊了聊两岸三地然后在墙里被和谐了|野聲电台第九期

从面子到校园情圣,中国拉拉可以走多远|野聲电台

女强人的纯情青春梦|野聲电台第三期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