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實

如果可以,我願意是詩人

回家| 叁 告白

發布於
一個人,總是會面臨衝動與和解:先是跟父母和解,再是朋友,到最後,是跟自己和解


大年初一,下起了新年的第一場雪。晨間清冷的霧氣還未化開,田野上就被覆蓋了一層薄薄的,潔净的初雪。冷冽卻清新的天光透過它將屋子照的格外明亮。我在厨房準備早餐,隔夜的炭火把爐膛燒的通紅,靠近則有熱氣在你的臉上浮走,暖洋洋的。把炭火換上新的黑炭,到鷄窩裏取今天剛下的蛋。母鷄咯咯咯地叫喚,慶祝自己的勝利。“不錯欸,兩個。” 我獎勵性的喂了點糠米給它吃。兩顆鷄蛋剛剛下鍋,家明就起來了。他來到厨房坐定,呆呆地看我炒菜。

“你會炒菜的?” “蛋炒飯還是可以的了。” 油烟冒起,飯蛋交融,香味飄滿厨房。我裝了一碗給家明,一碗給自己,剩下的全都倒在一只大碗裏。用鍋鏟敲著碗沿,朝角落喊著:吃飯嘍。“ 不一會,六七只毛色不一的小狗就飛了過來。他們圍著碗興致勃勃的吃著。”他們的媽媽呢?“ ”走丟了。葬禮之後就再沒看過他了。“ ”好可憐,這麽多你怎麽養。“ ”等年節一過,就會把他們送人。我自己養不了那麽多。“ ”自己不留著嗎?最好兩隻。不然一隻狗孤孤單單的,不好受的。“ ”你閉嘴吧。吃飯啦。“ ”火氣怎麽那麽大?“ ”管得着嗎。“

昨晚的事,我還沒有介懷。因爲他的前女友這一點,是我自己的私心。”你還沒有忘記你的前女友哦。“ ” 這個......也還好了,有點惦記,但......結束了。“ 他扒了口飯,繼續説:” 其實也還是謝謝你了,要不然我也不知道怎麽排解。“ ” 小事了,這有什麽。“ ”要不然,今天去外面逛逛。“ ” 很冷欸,下著雪。“ ”又沒事,穿暖和點就好了。新年第一天難道在家裏度過嗎?“ ”行吧。“

我很不情願的穿上靴子,跟他走出門。來到院子裏,一大片潔白的雪閃著亮光。”下雪了。瑞雪兆豐年。你家還有鳥!真好。“ 他看著棗樹上的那個巢穴,十分驚喜。”小心。它最近生蛋了,會攻擊人。不要靠太近。“ ”我知道了。你看,又是雪,又是鳥,這是大吉大利的感覺呀。“ ”欸欸欸,別胡説哦。“

走著走著,就看到一群小孩在玩炮仗。用香點了火,一股青烟,接著嘭一聲,那個物品就被炸開了花。還有一種摔炮,扔到地上就爆炸。也有一種叫衝天炮的,顧名思義,放到半空中然後爆炸。不過這些都是白天的玩意,純粹炸個響,到晚上才是烟花的主場。

”你看,他們玩的挺開心的。” “孩提時期哪天不是開心的。” “這話從你嘴裏說出來怎麽那麽奇怪。” “我還是我啊,沒什麽好奇怪的。”

我們繼續走著,臨近中午雪停了。我眼前呈現出白茫茫的一片景,山頭,溪谷,隴上,都被這份純净洗禮,霎時間天地仿佛只剩下我們了。這裏,我曾經來過,就是那年第一次輕生的地方。多少年了,還是那些田野和山川,那樣子一望而無際的天空。

“你在想什麽?這麽出神。” “我在想,這裏好像來過。” “哦,是啊。記得你那時候還哭呢。” “呵呵。你還記得。” “我當然!我是誰?天下第一記憶力,吉尼斯世界紀錄保持者,李家明。” “繼續吹,繼續吹。” “本來就是啊。只是不習慣炫燿,不像他們,拿個獎拍個照,一點都不低調。” “呦呦呦~” “你不信?” “不信。” “好,那我們打個賭。我們比賽。你跑得過我,這事就是假的。“ ”我會跑不過你?來來來,誰怕誰。“

他一股勁的往前撒歡的跑,我在後面也一股勁的追。兩個人,在漫天雪地裏,笑的像個孩子。

”小落,開不開心!“ ”那還用說!“

晚上,家明突然出去了。回來的時候,手裏提了一袋東西。”小落,走,放烟花去!“ 我略略有些驚喜。小小的烟花,綻放著小小的願望,在春寒尚未褪去,還有些料峭的夜晚,溫暖著一個人類的靈魂。“你今天做的一切,讓我覺得有你這個朋友真不錯。” “那都是小意思,只要你開心,我就開心。”


三月份,開學了。家明回到學校,我也恢復了之前的狀態。現在的我,對事情,對人,都更積極。我想著,等天氣暖和了,就回到上海去。然而,事態有了個戲劇性的轉變。

原本身體硬朗的大伯,中風了。是在洗澡的時候腳滑,摔倒的。堂姐來找我,要我去見見大伯。到了醫院,大伯跟我説:“我們家,世世代代,都是木匠。你爸爸,我,你爺爺,太爺爺,都不希望這份手藝沒有傳承。我現在怕是要退休了。我們兄弟倆只有你這一個人選,你不要拒絕。” “這個......” “你的事我知道。木匠不是什麽低賤的職業,我們祖上還出過皇帝御用的木匠!我們家不是別人,做凳子是不用釘子的。你曉得吧?” “曉得。” “本來也輪不到我來説,只是你爸爸剛走,他也不希望這份家傳後繼沒人。他一輩子都在為別人著想,就是唯獨沒有替自己想過。我呢,老了。你堂姐也很盡心照顧我,日子也過得去,你侄子都長了這麽高呢,是不。你將來要是結了婚,那也不怕,我出錢。” “大伯,這不是......" ”好好好,我不説了。只是有一點,你母親在的時候常常跟我説起你,他説希望你學有所成,能做個你父親那樣的人。“

那一下午,我在醫院徘徊了很久。最終,我答應了。我留了下來。

四月份,大伯的身體好轉了,我開始學習如何榫卯,如何嫁接,同時,超商的活我也沒有落,用以維持生計。就這樣,日子不緊不慢的過去,我也默默地接受了這個現實。只是在那些刨木屑的光陰裏,我不停的想家明。晨間想,日落想,午夜夢回時也想,後來,我發覺自己已經愛上了他。慢慢的,我開始給他發短信,有時回,有時不回;慢慢的,我開始自我慰勞,有時多,有時少。我還沒有告訴他,我在等一個時機。

小狗們在元宵節之後就被我陸陸續續送人了。只剩下兩隻最瘦的沒人要,一個黑毛,一個花毛。我給它們取了名字,分別叫小黑和花花。時間真是白駒過隙,轉眼之間就長到膝蓋那麽高了。他們也有了自己的個性:小黑喜歡咬東西,花花喜歡曬太陽。偶爾,還會參與捕鼠游戲。

五月初夏,陽光明媚,天氣和暖。學校放了假,山裏的孩子很高興,早早的就回了家。我打電話給家明,約他見面。

”你帶我來這裏做什麽。“ ”來看看我的秘密基地啊。“ ”秘密基地。你有秘密基地哦?埋了什麽寶貝啊?“ ”寶貝沒有,人倒是有一個。“ ”哦,誰啊。“ ”你啊。“ ”哈哈哈,我是哪門子寶貝啊。“

我不説話了。空氣突然安靜下來。過一會,我躺下來。”你幹嘛。“ ”你躺下來,我有話跟你説。“ ”什麽話不能站著說,偏要躺著?“ ”你照做就是了,又不會怎樣。“ 他躺了下來。似乎是明白什麽了,這次,靠的特別近,頭挨著頭,肩靠著肩。“你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麽嗎?” “我知道。”“你知道?” “嗯。你在想,剛才那朵云去了哪裏。” 我笑出聲。“不是嗎?那朵云去了哪,又回到哪,如今又身在何方。兜兜轉轉,又回到了夢開始的地方。它也許會感到訝異,但扭頭卻發現原來一直有個人在底下牽著。” 我慢慢聽著,靜靜聽著。“知道你回來的消息,我很高興。但當我去找你的時候,你家裏卻發生了這麽大的變故。我很擔心,因爲你從小就愛哭鼻子,特別費紙。後來,你的精神狀態非常低迷,我找了很多方法逗你開心,就像國中那會兒。那時的天空總是很藍,我們還一起數星星。你經常數著數著就睏,一睏就倒我肩上,也不嫌沉。” 天空飄過一縷云。“我覺得,長大了你應該不會再這樣靠近我了吧。其實,那個時候我不確定,我很小心,想要呵護這段友誼,直到,除夕夜。” 我慢慢聽著,靜靜聽著,生怕漏過什麽字。

”其實,那天晚上,我沒有醉。

我騙了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