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雲姐姐

寫生活、寫禪、寫小說、寫散文。 https://sites.google.com/view/cyanbluecloud/

[死要帶走]就帶走愛吧!

發布於

我喜歡這個世界,但似乎也沒那麼喜歡,要說的話,還是喜歡

大概小時候就開始對這個世界沒什麼特別喜歡的感覺,以形容詞來說的話就是[不上不下、有也好沒有也罷]之類的同義詞,舉個例子吧,我家人朋友都以為我特別喜歡Kitty貓,我也表示喜歡,但我有天突然跟我妹說:[其實我的喜歡是有也好沒有也罷,沒有喜歡到非它不可的程度,硬要說的話,是喜歡。]

我對生活的感覺大多都是這個樣子。

老靈魂與家庭關係

可能就是個很老很老的靈魂,一直以來學東西蠻快的,但很快就厭倦了,然後又陷入人生很無趣的死寂情緒,或許是小時候沒機會培養興趣,一直被關在學校和補習班,課外書沒看過多少,國立編譯館的教科書倒是看得滾瓜爛熟。

十歲左右曾經想當過歌手,連專輯封面都想好了,就是個影子,我只讓人聽我的歌聲,什麼節目宣傳都與我無關,我就只唱歌,好好的唱歌。

但一年又一年的被父母壓迫下,總有一種人生已經沒什麼希望的無趣感。

加上家庭關係有些奇怪,有幾個同父異母的兄姊,彼此的關係不太好,因為脾氣很硬,差點被年長十七歲的大哥拿棍子揍,幸好老爸在家,所以沒有兄妹相殘的事件發生,後來兄姊們結婚搬走,再見面時,我其實認不太出來,偶爾他們會在對話中吐露出[以後]的事以後再說,至於[以後],真心讓人想翻白眼回敬一番。

算命一言讓我發現我是個樂觀者

大概七八年前,真的很不順遂,有去算命,當算命的說:[妳很不順吼?]

我下意識地回答:[不會啊,我一直都很順。]

後來我仔細回想,似乎很多事情不順利,遇到的人也都蠻妙的,只是我看開的很快,或者忘記的很快,所以我就算不順遂也沒有真的覺得很不順遂,那天才意識到,樂觀可以讓人很快又獲的重新生活的力量。

其實我什麼也不想帶走

大學開始在外縣市獨居,兩三週回老家一趟,有時候總覺得要是暴斃死掉,那麼多的東西會給別人添麻煩,現在則是覺得要是突然死掉,那就麻煩剩下的人們幫我把東西給扔了,喜歡的你們帶走吧,不喜歡的請歸給垃圾車吧。

沒有一樣東西想帶走。

若真要帶走些什麼,我想帶走愛

我觀察到的自己有個毛病,就是[好了傷疤忘了痛],但現在的我覺得,這或許是一種[愛]的能力吧,當我看到小時候兄姊帶我們出去玩的照片,明明一點印象都沒有,但總有一種我們是兄弟姊妹的親切感,但[以後]言猶在耳;別人同意跟我約午餐,卻又心情不好打了一堆我不體諒她的話,之後我已讀不回,再見面時我已被對方當成空氣,我卻在內心祝福她順利;明明這人欺負自己是一兩個月前的事,但事又能為了對方對自己的一點小小好處感動;有時覺得父母毀一生,但想到他們的照顧,又覺得這是老天爺給我的禮物......

如果人死了能選擇要帶什麼或不帶什麼的話,那麼我想帶走[愛],至少在面對很多不愛的人事物上面,愛能讓我一直保有力量。

*寫的很跳躍,這個主題我很喜歡,曾想過要帶走我家的貓,但又認為不能替她作主。看到各式各樣的死要帶走,覺得很有趣。

*最後分享一個我媽媽的死要帶走,她曾說她要是死了,會回來把她老公帶走,她覺得她老公會在她死後取個新老婆,她會不甘心的,可是她又說,要是她老公先走了,不要回來找她,她怕鬼......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社區活動提案 | 生不帶來,【死要帶走】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