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羊羊

非著名二手科学家。

国情

發布於

中国最神秘最抽象最有特色的词应该就是国情了。无论事情大小,原因几何,只要高瞻远瞩的抛出这个词,瞬间天下太平,而且还能体现说话者的身份档次,并且受众也半头懵逼似乎理解了,又似乎啥也没听懂,最后只能怪自己知识少,思维档次不高。最后结论是,生活过不好,不能怪领导,国情每次都能立下汗马功劳。


“国情”,前面有个国,国者权力也,这并不完全是百姓自然过程的情势。它貌似涵盖了自然和社会政治两个层面,但自然逻辑千年不变,不会在何时何地就出现了某个特殊品种。什么资源,民族人口,气候甚至灾害等等,这些属性特点无论哪朝哪代本就一直存在,就算没读过书的农民也大概知晓自然逻辑。所以自然的事不用多解释,国情出场的时候,多就是第二种层面意义。


自然状态下农民会种什么种什么,然后拿着果实到人多的地方换点其他生活必须。朴素自由市场状态,无论过的好坏,这是百姓自己的命运或然,理所应当自己承担的靠天吃饭。

有天,差人来了,说不准种玉米,只能种土豆,因为皇帝听说土豆淀粉高。后来缺了玉米,土豆是粮食支柱,这就成了国情。


几千年前统治者定的周礼儒家文化,到后来的土地财富分配习惯等等。当权者精心或随意定出来了棋盘规则,国情就是权力游戏的结果,是那规则过后的残局。如果能用某个词,把这结果隐秘的移嫁给自然和社会,那人们会更容易接受,认为这就是命运理所当然。你要碰个有脑子的皇帝,就算玩耍,那做为后遗症的国情大概率就是乐观的,反之可能就是灾难。


古代女人裹小脚,大脚嫁不出去,这是国情,不管这是不是南唐哪位后主下的命令,那也一定是哪位当权者的喜好。


似乎国情这种神奇的东西怎么也得积累个千百年,所谓日久生情。文明文化需要时间积淀,但国情有权力加持则不用太久。而且正是由于中国积淀的传统文化,混合着中国人的传统聪明,还可以使国情生长的更快,也可以一见钟情。


满清入关留发不留头,改变扮相,剃头生意跟着火,几年就能国情。40多年前,说孔老头有罪,有文化即反动,那一夜间能颠覆几千年积淀的,也可以叫国情,以至于长期以来国外电影描述中国场景的时候,中国人总是穿着绿色军服拿着红色的语录。现在我们能如此快速的全面脱贫,所有人都富裕了,那就更是国情。


其实写这篇文章只是因为家里太冷了,在屋里你得穿着棉裤,双手冰凉,别提什么18度,要是能有个13 4 度对于我们这种靠鸡汤支撑的灵魂也就足能够抚慰了。我一个喜欢逻辑溯源的人,也就只能写写我生命能承受之重的层面,那就说国情(因为我已经脑补出来了那个画面,不热有不热的国情)。曾经家里的温度虽然不高,但还能将就。而现在集体冷得受不了,看来现在的国情不如以前。前面所说的,国情是当权者游戏规则的结果,而我们又有制度优势,所有权力归人民,由此只能得出,这界人民不行。如果单单说一个冷热就对应提国情,这事太小,那就借着冷热捎带点其他。


曾经的自然情态,寒冬将至,百姓要取暖,到人多的地方找到卖炭翁买个一二三吨的煤,烧火自足,冷暖自控。卖炭翁从采煤处进煤,采煤的也辛苦挖煤挣个平均利润,一副原始自由市场的状态。如果屋里冷除了技术问题,就是煤买少了,不得怨天尤人,这种状态顶多沾个民情,算不得国情。后来,差人来了,说不可以自己取暖,那样污染环境,你们的炉子有专人给你们烧,你们只需要交钱。给所有人烧炉子,这可是个好买卖,既然是买卖,就是为了赚钱,少烧一块煤,自己就多赚一块煤,换句话说给别人烧的就是自己的钱,从人性角度,我都支持他少给大家烧煤。这么赚钱的买卖别人想干,那很困难,时髦的词儿叫垄断,原始的自由市场状态不存在了。最后,大家交钱,固定的人烧炉子,越来越冷,国情就有了。


这是北方特有的国情,但类似平行的故事能讲一堆。北方城市大多是能源重工城市,重工不做了,能源卖掉了,可卖掉能源却保证不了自己的温度,这是多可悲的一件事。曾经引以为傲的什么北方虽然外面冷但是屋里热,以前网上段子到处都是北方人冬天屋里光着膀子吃雪糕,南方人在屋里哆嗦,现在北方跟着一起哆嗦,哆嗦一年,两年,三年,在人身自由流动的年代,要求生存质量的人们有搬离这种地方想法就很正常(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逻辑),人都没了原来就没人做的商业或新业态,就更没人做。最后供暖可能就是当地最赚钱的企业,而收的钱又来源于那些不创造价值的人。整个经济状态就只能剩下消耗性企业,还有地方财政养活的所谓服务部门,最后整个的经济循环就变成靠收钱养活收钱的人和被收钱的人。这时如果真的有什么高新的利润企业进入,各部门和周边不会把这种企业当宝,只会把这种企业当成提款机,大家已然习惯靠大户养着,直到这个企业做不下去,看看东北那几个著名的空城,十几年前居然有过辉煌热闹,现在又如何。没落的因素虽然很多,但国情的逻辑从来没变过。


中国南北方城市差异大,除了民情,国情的差异就更大。似乎南方的国情更认真一点,谁让当初决策的时候都把聪明的圈圈画在了南海边,而现在正是收割国情的时候,如今北方大城市的支柱可能就剩下一个北京来做名义代言。由于受到那几个中心圈圈辐射,南方城市商业多元发达,模式认知相对开阔,环境较健康。它与北方城市不仅仅是发展差距,而是一边在生长,一边在跌落。当年我考研背的战略就是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西部大开发,而东南部则是经济特区和试点窗口(实质性的东西给了南方,前面两句则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现在正是国情应证的时候。就像当年我们也有机会去影响国际规则去抗美援朝,便有了现在南北朝鲜的国情。


北方的大城市还有机会,可小城市就进入僵死的残局,只能被动的接受自然的进化洗礼。包括接受巨头的并购与教育,比如社区团购,或房地产大佬们的集体养猪。这时人民日报开始点名批评了(一切权力归人民,则人民日报权力就无比大),理由是他们看到了巨头进入社区将来可能导致的垄断。人民日报的权力同样是国情,也同样左右着将来的国情,有意思的是,他们宁愿去遇见将来的可能,也不愿意直视现有的垄断,偌大的眼睛也看不见那些电信医疗能源,包括我这冰冷的房间。

同时,反垄断法也来了(希望真的能反垄断),核心意思不能卖太便宜,真的是为民生操心设计了规则。这些事又渲染出一个画面,差人过来说,你不能这么干,会污染环境,你只需要……


他们愿意干预前期的商业竞争发展,真垄断的时候他们选择性默许甚至…,这也是我们另一种更高层级的不可描述的国情,并且是我们最应该直面的国情。


扯了这么多,表达的就是一个简单逻辑,国情在几十年的决策进程面前只是结果,不是原因。老龄化是结果,生育率低是结果,科技薄弱是结果,城市萎缩是结果。因任何问题提及国情,都是为了掩饰造成问题的原因。以后可以有事说事,摆事实讲道理出方案,再也不想听这两个字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