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炒青椒

likecoin 验证人

说慌无罪 说谎光荣

發布於
修訂於
我爱说谎,我不觉得说谎可耻。

小时候老被教育要诚实,现在想来那简直就是屁话。长大后,我每天都需要说谎,成人的世界,不说谎是活不下去的。

随便一抓,到处是需要说谎的场景。不是我不想诚实,是万恶的社会不让我诚实;我不得不对周围的人说慌,而且越说越多。


比如,过年过节走亲访友需要说慌。

亲戚长辈们打着关心你的旗号,打听你结婚了没,生娃了没,一年赚多少钱,考试考几分……面对这些装模作样的亲戚,给他们说实话当我是傻X吗??!!

事实证明打听你近况的亲戚们,并不是希望你过得好,而是你希望你倒霉,尤其是那种亲戚孩子刚好和你同辈年龄相仿的。在攀比心理作祟下,他们盼望你倒霉比盼望他发财还殷切。

他们在你需要作人生决定时给予的所谓关心,不过是些别有用心希望你翻船的馊主意。反正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屁话,我当然要说慌把他们糊弄过去。我说谎糊弄亲戚,和耍猴的心态差不多。

当有一天某些亲戚发现我骗了他们,跑来破口大骂:你一个晚辈居然敢糊弄我,我是作为长辈关心你,你居然忽悠我!!??

这一幕真是搞笑。他们口口声声的关心,其实从来没安过好心。他们所谓的关心本来就是一句谎言,却还要反咬一口,说别人用谎言欺骗他们所谓的关心??!!

我只不过是用谎言回敬谎言而已。


事实证明,越是满口仁义道德的人,越是谎话连篇。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来,满本上都写着两个字“吃人"!

——鲁迅 《狂人日记》

仁义道德的背后是什么,一代文豪鲁迅已经总结出来了嘛。在这到处都是谎言的吃人社会里,不说慌能活吗?

无独有偶,那些标榜自己诚实正派的人,几乎都在法律边缘游走过。前一秒他们还在指责我说慌糊弄他们,下一秒我叫他们去派出所论理,立马瞎火。越是满口仁义道德人,往往越怕上警局法院这种真刀真枪的地方。仁义道德有的时候本身就是一句谎言。

我说过的慌,建立在不违背社会法律道德的基础之上;说谎并不违法,只要不作为呈堂证供。搞笑的是,越是口口声声说自己不说谎吐槽别人说慌的人,越是无视法律,处处践踏社会良知和他人利益。他们的行为和他们说过的话,拼在一起本来就是一部谎言。

那句“做婊子还要立牌坊”,说的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连和有血缘关系沾亲带故的亲戚交流,都需要时时提防,虚情假意谎话糊弄。面对那些没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你敢说实话嘛?

在一个道德败坏,满大街都是“做婊子立牌坊”的社会里,说慌只不过是为了让我等屌丝可以“安全”地活下去而已。

在吃人的社会里,我时时提醒自己一定要记得说谎,时常责备自己为什么又对不该说实话的人说了实话。这里的说谎,已经不是成年人需要戴着面具过活了,是通过说谎让自己不被别人的谎言欺骗而已。


我刚搬家时,小区居委会的一个邻居跑来和我搭讪。交流过程中,我提供了假姓名假电话,并且拒绝加微信。妈妈甚至责备我初次见面待人不真诚。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个在居委会忙活的邻居通过贩卖他人信息发家。她四处搜集资料,再整理卖给地产中介之类的机构。自从邻居找我搭讪后,我家信箱隔三差五就会收到地产中介的信件。因为我提供的是假电话假姓名嘛,邻居只知道我的地址,不然我就该隔三差五地接骚扰电话了。

我不知道贩卖他人信息算不算违法,但是那位明里热心居委会事务暗地倒卖他人信息的邻居,在社区风评非常好,真是“做婊子立牌坊”的标杆。

一部分人靠说谎牟利,另一部分人需要靠说谎自保,我想属于第二部分人。所以谎言对我来说,说谎无罪,说谎光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区活动提案|我说过的谎话

3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