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份子

What if we are still in 1984?

博班日記#1

發布於
修訂於
You are here for a reason.

09.09.21

大家似乎對於「唸博士」都有些神秘的想像,為了證明博班生活樸實無華又枯燥,決定要紀錄自己的博班生活。立志,嗯,立志,至少兩週一篇。內容也許散亂,但都是些真實的。

-

我所唸的是一個雙主修的program,A系是一個小而溫馨的系,只有6個新生,上上下下加起來可能也只有2、30個人。B系則是個很大的系,新生大約有35個左右,國際生多達13位,真的是出乎意料地多,而且國籍多元,有來自賽普勒斯、哥斯大黎加、土耳其等等平常很少遇到的國家。

開學的第一週就是瘋狂地自我介紹,每次都要講fun fact的時候都不知道要說什麼。就想到之前有朋友跟我說他每次都說自己是路癡,在來的路上迷路了。算不上fun,但也是令人會心一笑的fact吧。不過我沒有採納她的撇步,每次還是老老實實地絞盡腦汁當場想出一個還算fun的答案。

-

A系新生是大家各自都有不同的人生經歷(有一位同學曾在拉斯維加斯做過脫衣舞孃,也坐過牢),又因為各自不同的理由來到了這裡。B系新生們都看起來都大有來頭,有已經唸完碩士的,有唸過後學士的,有大學畢業自哈佛的,有在史丹佛做過研究的,有在實驗室工作過好多年的,有當過老師的。

知道我下一句要說什麼了嗎?自己好廢啊www 大學剛畢業的小屁孩一枚,沒看過什麼大風大浪,礙於各種原因也沒什麼完整的研究經驗,學術底子也不是真的有多紮實。好,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在這裡。

"Many of you here might be wondering how you got here. Believe me, most grad students don't think they will be accepted while applying for a PhD program. But the fact is, you are all here. You are here for a reason."

B系新生訓練的時候有一個關於心理健康的講座,講者說了這段話。冒牌頂替症候群似乎是博士生通病。

在決定學校之前,我曾經很不要臉地問過我指導教授K為什麼覺得我能勝任這個職位,她說她希望有一個願意嘗試不同project、做事有條理並且對性/性別研究有了解的學生。雖然我的確符合以上特質,但我猜申請者中應該不乏這種人吧。

總之「為什麼我會在這裡」這個謎,待我在博班的這5、6年慢慢解開吧。

-

第一週過得很快又很慢,沒什麼特別的,每天就是吃飯、上課、睡覺,再來一遍。

算是有了自己小小的交友圈,時常和隔壁領域的德國小姊姊,還有隔壁隔壁領域的三位中國小姊姊一起吃午餐,去各種social event蹭各種免費食物。B系上唯一一位台灣人學長還有另一位新加坡學長也很熱情,已經成為約飯好夥伴。

看著大家的生活齒輪逐漸動了起來,我突然意識到我的研究計畫還毫無頭緒。

因為聽了前人的經驗,說有什麼事一定要和導師溝通,於是我就很老實地在禮拜五會後和K教授說,「I feel a little bit disoriented.」我告訴她我不知道我在實驗室該做些什麼,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該思考碩論要做什麼。

K擺了擺手,搖了搖頭,毫不在意地說道,「不不不,你現在什麼都不用做,我之前沒叫妳做事是因為我知道你大學才剛結束,暑假該好好休息一下。你把我之前傳給你的idea再看一看,下週再討論吧。」

果真如傳言所說,K是一個很chill的導師。



大家要不要幫我想一想這個系列該取什麼名字,我取的好lameʕ •ᴥ•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