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信

哲学专业的基督徒

忧郁中

在这场瘟疫中,我更加的烦躁了。打开网络就被红十字会之类的新闻刺激,加剧了我的抑郁,索性不看。我讨厌讨论政治之类的东西,因为我内心非常的敏感,稍微有什么就会刺激我脆弱的精神。在这几天里,我只吃了两三顿饭,严重的厌食。今天我抑郁发作的难受,瘫痪在床上什么也做不了。我的母亲问我心中有什么事情,我选择不说。那秘密对我来说过于可怕,如果它能说出来的话就不算是严重的了,如同克尔恺廓尔《致死的疾病》所描述的那样。我不断对自己重复着耶稣的那句话“这病不至于死。”

我永远忘不了70年国庆,也就是刚刚过去不久的2019年。这一年,我恋爱了,和她一起去街上看过往参加阅兵的部队。我忘不了我在抑郁躁狂交织的状态下如同哈姆雷特疯症那样对她说:“什么爱情、国家、宗教都是谎言。”她听到后的反应是恐惧,害怕我会打她(我只对自己有暴力倾向,对别人没有)。问我:”爱情也是谎言吗?“我此时有些后悔,我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对她说:”是的,爱情也是谎言,不过我们可以享受这短暂的谎言。“事后表明,我当时说对了,全部都是谎言。所罗门在《传道书》中说,一切都是虚无。我说的更加激烈,一切都是谎言。

从此之后我就成了一个加尔文主义者,相信人是全然堕落败坏的,靠自己毫无向善的可能。请不要笑话我,觉得我是一个年轻人为情所困然后就变成了这样。一个人的过去往往并不是他自己说的那么简单,中间有着许多的辛酸他不愿意诉说。一个人疯了,别人问他为什么疯了。他回答自己与生俱来就是一个疯子。很不幸,这也是一个谎言,事情的真相他自己再清楚不过了。为什么我选择基督教,选择加尔文神学?因为我自己坚信我在俗世中已经纯粹没救了,只有依靠上帝才可能得救。我已经烂到骨子里了,罪人中的罪魁形容我自己一点也不夸张。耶稣死了,但又复活了。死亡是最可怕的疾病,但有人却从死里边复活了。这在无神论者那里听上去相当荒谬,但正是因为荒谬我才相信。耶稣复活的消息对一个绝望的人来说不是一个可笑的传说,而是他获得拯救的希望。当所有路都走不通时,反而接近呓语的话才是道路。

有的人说马丁路德是个躁郁症患者,他的作品里动不动就骂人,而且还是”吃屎“之类的最下流的脏话。路德在《桌边谈话》里有句名言:“我就像是一坨将要拉出来的屎,而世界则像是一个巨大的屁眼,我们就要彼此分离了。”我对他的话深有体会,感觉他说的太对了。就算路德是一个躁郁症患者,躁郁症有什么可耻的呢?这都是上帝赐予人的。上帝创造了我们躁郁症患者,肯定有他的用意。

对于一个基督徒来说,忧郁也是不虔诚的表现。因为在忧郁的时候,往往忘了自己是神按照自己形象创造的,忘了自己是上帝的子民,忘了耶稣为了自己钉上十字架。可我任然止不住的忧郁,只能祈求上帝的怜悯,将我从忧郁中解脱。路德在劝慰书信中给忧郁中的友人说:

亲爱的马提亚斯,不要一味沉浸在自己苦闷的思想中,而当留心听周围人劝慰你的话。因为神命令弟兄之间要彼此劝慰,对于那些在患难中的肢体,神也愿意他们把出于其他肢体的安慰视作是出于神自己的。
因此,我们的主曾借着保罗如此说:“勉励灰心的人”(帖前5:14),又借着以赛亚说:“你们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赛40:8,9)此外,在圣经其他地方,我们的主也教导说,他的旨意并非是叫人灰心沮丧,而是要让他们乐意地侍奉他(申28:47),因他并非要我们去献那忧愁的祭物。摩西和众先知也是多次多方地教导这些真理。我们的主也命令我们不要忧虑(太6:25),圣彼得也是如此按照《诗篇》55篇教导我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他,因为他顾念我们(彼前5:7;诗55:22)。
因此,当你看到神的心意是让弟兄彼此劝慰,并且他愿意那些软弱肢体在信心中来接受劝慰时,你就应该放下自己的忧虑。要知道魔鬼正是要使用这些忧虑来折磨你。可见这些忧虑并不是出于你的思想,而是出于那被咒诅的魔鬼,它一刻都不愿意看到我们在主里面享受喜乐。
因此,你要留心听我们奉主名向你所说的话:要在基督里喜乐,他是你的恩主和救主。你要将自己的重担交托给他,因为他必顾念你,哪怕表面看起来,你并没有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达成所愿。神是又真又活的,我们要相信他为我们成就的是最好的。这样的信心在神眼中就是最美的祭物,正如圣经上所言,那蒙神悦纳最好的祭物,莫过于在主面前喜乐的心。
因此当你处在悲伤之中,那忧郁情绪似乎要占据上风之时,你要说:“起来!我要弹琴向神歌唱,因为圣经教导我们说,神喜悦听那欢呼的歌唱和乐器所发的音乐。”之后你要像大卫和以利沙一样弹琴歌唱(王上3:14,15),直到自己忧郁的情绪被一扫而光。如果魔鬼之后又来搅扰你,企图将那忧伤的意念深埋在你的思想中,你就要用刚强的信心抵挡他说:“离我去吧,魔鬼!现在我要向我的主基督弹琴歌唱。”
你要常常如此操练来抵挡魔鬼的攻击,不要许可任何他所加的忧虑进入你的思想。如果你允许他的一个意念进入你的思想,你便会受其所困,于是他便可以将更多的忧虑强加给你,直到最后完全将你掳去。因此,你所要做的就是从一开始便抵挡魔鬼的作为,就像一位丈夫一听到妻子的唠唠叨叨,便从腰间抽出自己的笛子,兴高采烈地吹奏起来,直到他的妻子理屈词穷,拿自己毫无办法为止。你也应当如此弹琴歌唱或聚集一些好朋友与你一同歌唱,直到魔鬼的诡计最终在你身上落空。
如果你深知那些忧虑是出于魔鬼,你实际上已经得胜了。然而因为你在信心上仍很软弱,就需要依我们的建议行事。正是神的恩典让我们知道该如何行,所以在试探中你要多多寻求我们同工的帮助,直到你可以靠着自己行走得稳。并且当有敬虔的肢体来安慰你时,我亲爱的马提亚斯,你要学着去相信正是神借着他们在向你说话。按他们所说的去做,相信这就是神的话语,因为神的话语正是按着他自己的命令,借着弟兄而赐给我们,成为你实在的安慰。
愿你我共同的主,就是那位将这些事情告诉我,也是我必须顺服的神,向你的心说话,让你能够有信心来接受我所说的。阿们。

可我已经虚弱到连歌唱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凭忧郁胁迫我。忧郁的力量是巨大的,它深知我的过去,滋滋不懈的进攻我软弱的地方,我却无能为力,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祷告。我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到口的食物只觉得恶心,一闭眼就看见可怕的事物向我袭来。我起来读一些东西,但感觉什么也读不下去。我从来不喜欢娱乐综艺,感觉他们的喧闹和自己没有关系。也读不下去哲学家们虚无缥缈的形而上学著作,我已经没有力气了。更加反感现如今的新闻,不管是墙内还是墙外,瘟疫带来的苦难和狂欢加剧了我的忧郁。

有人问牧师:”为什么上帝要创造如此多的苦难?“牧师回答:”上帝不欠我们一个答案。”是啊,上帝从来不欠我们任何答案。可我在心中依旧渴求那个答案。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