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信

哲学专业的基督徒

克尔恺廓尔《恐惧与战栗》节选

心境

从前有一个人,他从小就听说了这个美丽的故事,关于上帝是怎样诱惑亚伯拉罕而亚伯拉罕是怎样经受了这诱惑的考验,而保持了信仰并且与预料相反地再次得到一个儿子的故事。在他长大成人之后,他带着更大的敬佩阅读这同一个故事;因为生活把那些在孩子的虔诚单纯中原本是一体的东西分解开了。他的年龄增长得越多,他就越多地会想到这个故事,他的热情也变得越来越强烈,然而他却越来越难以理解这故事。最后他忘记了除这故事之外的一切;他的灵魂只有一个愿望——“见到亚伯拉罕”,只有一种渴慕——“为这一事件作见证”。他的欲求不是东方的美丽地域,不是神所应许的国土的世俗繁华,不是这对敬畏神明的(神佑其晚年的)夫妇,不是这历尽沧桑的族父的可敬形象,也不是那神所赋予的、以撒的繁荣青春,——如果这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一片贫瘠的荒地上的话,他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他的欲求是,他能够在那时跟着一起参与这三天的旅行,在这三天里,亚伯拉罕带着自己所将面临的悲哀骑着毛驴向前,而以撒就在亚伯拉罕的身边。他的愿望是,能够在那一刻里在场,在那一刻,亚伯拉罕抬眼看着远方的摩利亚山,那一刻他让毛驴留在下面而独自带着以撒走上山;因为,他所专注的不是幻想力编织出的奇妙网络,而是思维的悚栗。 这个人不是一个思想家,他没有想要出离信仰的愿望;在他看来,“像信仰之父一样地被记住” 必定就是最为荣耀的事情,“拥有信仰”是一种令人羡慕的命运,哪怕没有人知道他拥有这信仰。 这个人不是博学的圣经注释家,他不会希伯来语;如果他会希伯来语的话,那么,他也许就很容易地理解了这故事和亚伯拉罕。

I “神要试验亚伯拉罕,就对他说,带着以撒,你独生的儿子,你所爱的,往摩利亚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献为燔祭。” 那是一个清晨,亚伯拉罕清早起来,给毛驴戴上鞍座,离开自己的帐篷,以撒跟着他,但是撒拉从窗户里望出去目送他们向下走过谷地,直到她无法再看得见他们。他们沉默地骑着驴旅行了三天,在第四天的早晨,亚伯拉罕一声不吭,但抬眼看着远方的摩利亚山。他让那些男孩子们留在下面而独自拉着以撒的手走上山。但是亚伯拉罕对自己说:“我倒是不会对以撒隐瞒这段路将会把他带往何方。”他沉默地站着,他把自己的手放在以撒的头上作为祝福,以撒躬身接受这祝福。亚伯拉罕的脸是父慈之容,他的目光是温柔的,他的话语是谆谆的训诫。但是以撒无法明白他,他的灵魂无法进入崇高;他抱着亚伯拉罕的膝盖,他在他的脚前祈求,他为自己年轻的生命而祈求,为自己美丽的生命蓝图而祈求,他回想起亚伯拉罕家中的喜悦,他回想起悲伤和孤独。这时,亚伯拉罕拉起这孩子,并和他并排走着,他的话语中满是安慰和训诫。但是以撒无法明白他。他登上摩利亚山,但是以撒不明白他。这时,他把自己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一小瞬间,但是在以撒再次看到亚伯拉罕的脸时,所看见的就变掉了,他的目光是狂野的,他的形象是恐怖。他抓住以撒的胸,把他扔在地上,并且说:“愚蠢的孩子,你以为我是你父亲?我是一个偶像崇拜者。你以为这是上帝的命令吗?不,这是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于是以撒颤抖着,在自己的恐惧中喊着:“天上的主啊,请给我慈悲,亚伯拉罕的神啊,请给我慈悲,既然我在大地上没有父亲,那么你就是我的父亲!”但是亚伯拉罕低声自语:“天上的主啊,我感谢你;他以为我是一个非人,但这还是好过他丧失对你的信仰。”

****** 在小孩子要断奶的时候,母亲弄黑自己的乳房,当然,如果在孩子无法得到奶的时候,这乳房仍然看上去可口,这无疑也是遗憾的事情。这样一来,小孩子就会以为,乳房变了,但母亲,她仍是同一个人,她的目光就像往常一样地温柔亲切。那无须以更可怕的方式来为孩子断奶的人真是幸运啊。

II 那是一个清晨,亚伯拉罕清早起来,他拥抱撒拉,他的老年的新娘,撒拉亲吻以撒,他消除掉了她的羞辱,他是她的骄傲、她在所有族类中的希望。然后他们沉默地骑着驴上路了,亚伯拉罕的目光被钉在地上,直到第四天,这时,他抬眼远远地看向摩利亚山,然而,他的目光又转向地上。他沉默地把木柴放整齐,把以撒绑起。他沉默地拔出刀;这时他看见上帝所选的公羊。他献祭这公羊然后回家。……从这天起,亚伯拉罕变老了,他忘记不了,上帝向他要求了这个。以撒一如既往地蓬勃成长;但是亚伯拉罕的眼目昏浊了,他不再看见喜悦。

****** 在小孩长大了要断奶的时候,这时,母亲处女般地隐藏起自己的胸脯,这样,孩子就不再有母亲。那没有以别的方式失去母亲的孩子真是幸运啊!

III 那是一个清晨,亚伯拉罕清早起来;他亲吻撒拉,年轻的母亲,撒拉亲吻以撒,他是她的乐趣、她在所有时刻中的喜悦。然后亚伯拉罕沉思地骑着驴上路了,他想着那被他驱逐进了沙漠的夏甲和儿子。他登上摩利亚山,他拔出刀。 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这时亚伯拉罕一个人骑驴出去,他到了摩利亚山;他面孔朝地匍匐下来,他祈求上帝原谅他的罪,这罪就是:他曾想要牺牲以撒为祭品,父亲忘却了对儿子的义务。他更加频繁地一个人骑驴出行,但他得不到安宁。他无法领会这是一种罪,“他曾想要把他所拥有的最好的东西献祭给上帝”是一种罪,他所拥有的最好的东西,为了这东西他可以许多次以自己的生命去交换;如果这是罪的话,如果他不是如此地爱以撒的话,那么,他就无法明白,这罪是可以被原谅的;因为,又有什么罪会比这更可怕的?

****** 在小孩子要断奶的时候,这时,母亲也不是没有悲哀的,她和孩子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相互分离开;这孩子,先曾是躺在她的心脏之下,然后又休憩在她的乳旁,将不再如此紧贴地靠近自己。于是他们一同在悲哀中度过这短暂的悲哀。那如此亲近地拥有过自己的孩子而无须悲哀更久的人真是幸运啊!

IV 那是一个清晨,在亚伯拉罕家里,旅行准备就绪。他与撒拉告别,忠实的仆人以利以谢陪送他上路,直到他重返。他们和谐默契地一起骑着驴旅行,亚伯拉罕和以撒,直到他们到达摩利亚山。但是亚伯拉罕为献祭准备好了一切,平静而温和,但是在他转过身去拔出刀的时候,这时,以撒看见了亚伯拉罕的左手绝望地紧紧握住,一阵颤动闪遍他的整个身体,——但是亚伯拉罕拔出了刀。 在他们重新回到家的时候,撒拉急忙地奔向他们,但是,以撒失去了信仰。世上不曾有任何对此的讨论,以撒从不曾对任何人说过他所见到的东西,而亚伯拉罕也丝毫想不到有人看见了这个。

****** 在小孩子要断奶的时候,这时,母亲手头有着更强劲的食物,这样,这孩子就不会死去。那手头有着更强劲的食物的人真是幸运啊! 于是,以这样的方式,以及以许多类似的方式,我们所谈论的这个人想着这一事件。每一次在他漫步去摩利亚山之后回家的时候,这时,他因疲劳而瘫坐下来,他握合起自己的手并且说:“亚伯拉罕伟大无与伦比,又有谁能够理解他呢?”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