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爱智慧

阅读·实修·转化

547 解密时刻: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發布於

野兽按:重看纪录片《解密时刻: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想起曾经购读过一本Isabel Hilton的著作《寻找班禅喇嘛》。

1995年5月14日,在印度北部流亡藏人中心的达兰萨拉,尊者达赖喇嘛认证并宣布西藏境内六岁的更敦·确吉尼玛(又写根敦·却吉尼玛)为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化身。

三天后,六岁的更敦确吉尼玛被失踪,成为“全球最年幼的政治犯”。如今他已三十一岁,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中国政府在当时即任命了另一名男童取代了更敦确吉尼玛,以十一世班禅喇嘛的名义成为今天中国佛协副会长。

BC资深记者伊萨贝尔·希尔顿(Isabel Hilton)著述《寻访班禅喇嘛》一书,中译本于2004年在台湾出版。

书中,关于1995年5月14日的记录包括尊者达赖喇嘛的宣布如下:

“今天是释迦佛首次传授时轮法的吉日,而时轮法与班禅喇嘛渊源深厚。在这可喜可贺的时刻,我以无比欣喜的心情宣布班禅仁波切的转世化身。我认证的根敦·却吉尼玛,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出生于西藏那曲地区的嘉黎县,父亲衮却彭措,母亲德铭却敦,他是班禅仁波切真正的转世化身。”

而中译本的序言,由著《最后的达赖喇嘛》等涉藏纪实著作的台湾记者林照真所写。其中写道:

“……《寻访班禅喇嘛》一书中,作者除以散文体抒情写景外,更以朴实易懂的文字,忠实纪录近代西藏问题的起源脉络,对于西藏坎坷复杂的近代史并不回避,行文间既溯及历史,又牵涉现实,堪称是理解西藏问题的极佳入门书。而当十世班禅圆寂后,中国与达赖间出现微妙政治互动时,作者更以第一手资料访问达赖喇嘛,也详实报导关键人物恰札仁波切在达赖喇嘛与中共间,认证班禅的艰辛过程,书中对于达赖与中共的互动乃至角力,均有深刻而清楚的描写。 达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班禅十世灵童发生「双胞案」,中共不但不承认由达赖认证的根敦.却吉尼玛为班禅转世灵童,还要在十世班禅灵童的寻访上取得「最终认证权」,中共决定另立新灵童,选出坚赞诺布为班禅转世灵童,根敦.却吉尼玛于是受到软禁并宣告失踪,目前已是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中「最年轻的政治犯」,而坚赞诺布则受到中共刻意安排,成为爱国护教的样板。作者感叹,「两个班禅」命运不同,相同的是一样都失去了自由。 班禅双胞案种下近代西藏宗教纷争的起源,源自达赖与班禅相互认证的历史仪轨,在达赖喇嘛认证的十一世班禅失踪后,达赖除了继续寻找工作外,也已了解到未来复杂的情势。「两个班禅」预言「两个达赖」将是下一个纷扰不已的世纪悲剧,即使信仰虔诚的藏人坚信就像「两个噶玛巴」、「两个班禅」一样,从来不会产生真假难辨的问题,未来终将有各种神迹与启示说明达赖喇嘛的转世。「两个达赖」或许不会形成难以愈合的宗教悲剧,只是西藏多舛的命运,随着历辈观世音菩萨的代代转世,依然永无宁日。 书已近尾声,根敦.却吉尼玛仍未寻获,国际要求释放班禅的行动从未停止。在廿一世纪的今天,「寻访班禅喇嘛」,尚未划下句号。”
十世班禅喇嘛之死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问号——谁将成为他的转世灵童?两个年龄相仿的藏族男孩被卷入其中——一个由中国政府选定,另一个由流亡印度的达赖喇嘛选定。这场风波改变的不仅仅是这两个孩童的命运,也让600多万藏人的前路更加扑朔迷离。


尋找班禪喇嘛 The Search for the Panchen Lama 作者: 伊莎貝·希爾頓 原文作者: Isabel Hilton 譯者: 溫洽溢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04/01/17 語言:繁體中文 定價:350元


一九八九年,中國發生兩件大事:一個是令舉世震驚的「六四」天安門事件,另一個則是十世班禪喇嘛確吉堅贊的圓寂。和六四的血腥、戲劇性相比起來,班禪的圓寂太過安靜而個人,但是就對後世的影響上,這兩件事各在不同的領域,發揮深遠的影響。隨著十世班禪的圓寂,而產生尋訪班禪轉世化身的問題。繼任的人選不僅承續了班禪在宗教上的地位,同時當達賴喇嘛圓寂時,下一任達賴也需要得到班禪的認證。由此不難理解為何北京會介入此事如此之深,而達賴對此事會如此關切。北京推出自己的人選,囚禁了經過達賴認證的班禪,這著棋下得至為陰狠,西藏問題經過這一步,中國此後可高枕無憂。這本書是英國BBC記者描述這場政治資源搶奪戰的名著。以親身採訪(包括採訪達賴喇嘛)貫穿整個尋訪過程,同時又具有歷史的縱深,把達賴班禪轉世化身隱含的政治危機,以及中國介入西藏問題的歷史源由與依據,達賴與班禪的鬥爭,都有極為清晰而生動的敘述。


李江琳:班禪喇嘛今何在?

今夏,我在西藏自治区周边的四川、甘肃、青海和云南四省藏区旅行,一路朝拜藏传佛教寺院。这些寺院有久闻其名的大寺,有名不见经传的偏远小寺,也有些是当地政府规划中的重点旅游产业。不少寺院中仍见一九五八年“宗教改革”留下的累累痕迹。但是,无论是什么寺院,哪怕是尚未清理的废墟,我都会看到虔诚的藏人在拜佛,转经。对于藏人来说,寺院不是旅游胜地,而是他们的精神家园。

每到一处寺院,我都会留意经堂佛龛里供奉的是什么。藏传佛教特别注重上师传承,和汉地佛教不同的是,藏传佛教的经堂佛龛上不仅供奉佛像,还会供奉该教派法王和寺院上师的法相,从藏传佛教的最高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到本寺院的当世仁波切(活佛)的照片。有些仁波切还是未成年的儿童,佛龛中供奉的就是一幅童僧的照片。

寺院不供奉官派十一世班禅

在几乎所有大小寺院里,我都看到了当今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照片。这些照片有的是秘密供奉在僧人的闭关处,有些则公开地摆放在经堂正中。我还在很多寺院的经堂里看到了一九八九年圆寂的第十世班禅大师的大幅照片,却没有见到一处供奉中国政府所认定的当今第十一世班禅喇嘛的照片。这就有点不正常了。

在藏人的信仰中,班禅喇嘛是无量光佛的转世。在一代代转世过程中,班禅喇嘛和达赖喇嘛有互为师徒,互相认证的传统。在藏传佛教寺院里,特别是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的格鲁派寺院里,供奉达赖喇嘛的同时也供奉班禅喇嘛,供奉前世活佛的同时也供奉今世活佛,这是正常的做法。可是,为什么偏偏缺了今世之第十一世班禅喇嘛呢?

这是因为今天在中国境内公开出现的第十一世班禅喇嘛,不是按照佛教仪轨、由达赖喇嘛认证的十世班禅喇嘛转世根敦却吉尼玛,而是中国政府强行指定的另一个转世坚赞诺布。中共指定的十一世班禅喇嘛虽是藏人,却被藏地民众悄悄称为“汉班禅”;而达赖喇嘛认定的转世,就相应地被称为“藏班禅”。

第十一世班禅出现“双胞案”,是灵童寻访过程中,中国政府和达赖喇嘛合作失败的结果。失败的原因是,藏人认为寻找真正的转世灵童是对他们至关紧要的宗教事务,而中国政府官员却有太多的政治考量,以政治干涉宗教。这次合作的失败是悲剧性的。

“藏班禅”一经宣布,立即在中国政府控制下失踪,全家人间蒸发十几年,国际社会再三探寻也无可奈何。不幸的还有那位“汉班禅”,他未经达赖喇嘛认证,“名不正言不顺”, 身处中国政府严密控制之下,无法获得藏传佛教高僧大德的传授,也难以摆脱中国政府加诸于他的政治标签。当年噶举派法王第十七世噶玛巴即为此而冒险出逃印度。可想而知,如今中国政府一定把这位“汉班禅”看得更严,他就是想出逃也很难成功了。

中共介入宗教的“政教合一”

中国政府的官员们,是一群没有信仰的唯物主义者,面对宗教事务,他们秉承从前辈那里延续下来战争年代的思维方式:只有胜负,没有原则。为了应对“两个班禅”的危机,以及日后极可能出现的“两个达赖”的前景,前几年,国务院下属的一个“职能部门”──国家宗教事务局出面,搞了个有关活佛转世的规定,规定只有他们这帮不信佛的“汉官”才有权认定活佛转世。然后,他们就煞有介事地发放“活佛证”,规定只有获得这个国务院低级机构发放的“活佛证”的转世活佛,才算取得了活佛资格。

这样一来,国家权力公然以政治介入宗教,形成了另类的“政教合一”。

中国政府打的如意算盘是,只要动用足够的武力维持藏区的稳定,拖到达赖喇嘛圆寂,那时就可以由中国政府的这个宗教局来“合法”地认定一个达赖喇嘛转世灵童。连同现在的“汉班禅”,藏传佛教的两位最高精神导师都落在中国政府手里,不愁你们不互相认证,互为导师。到那时,两位最高精神领袖都不得不拥护中国政府。藏人不是崇拜和服从精神领袖吗?那样一来西藏不就没事了吗?

这个如意算盘最薄弱的一环,是当今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社区的存在。于是中国政府就把当今达赖喇嘛视为最大的敌人,把有关今世达赖喇嘛的一切言论和表达视为敌对行为,成为最敏感的禁忌。在藏区,大街上公开展示一张达赖喇嘛照片,是要被抓起来坐牢的。

供奉藏班禅:抵制中共领袖像

中共在取得政权以后的半个多世纪里,可谓拥有了一切,却独缺一样东西,就是面对人类精神世界的谦卑。否则,中国政府在藏区五十多年,投入了那么多人力物力,抛洒了双方那么多的鲜血,损失了无数生命,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大民族,面对一个仅几百万人口的弱小民族,在一连串的失败以后,至少应该学到一点教训:人类的精神是不容强暴的。

藏人的反抗是静悄悄的。你禁止寺院公开供奉达赖喇嘛的法相,我们就悄悄地供奉在汉人看不到或者看不懂的地方;你劫走了我们的“藏班禅”,我们就不供奉你们挑选的“汉班禅”,只供奉已经圆寂了二十多年的前世班禅喇嘛。这是一种无言的表态,无声的反抗,也是人类自由精神的尊严与国家强权的对峙。

在去藏地旅行前我就听说,有关部门曾在西藏自治区境内发起“送领袖像”活动,斥资数亿人民币,设计、制作了数以万计的“四合一”领袖像,派人郑重其事地送到西藏自治区各地,还特别要求寺院将其悬挂在显要位置。有关部门的干部大概以为藏人头脑简单,只要是印刷精美的图片,藏人都会膜拜如仪。这次旅行中,我偶遇一位来自西藏自治区某寺的僧人,他告诉我说,确有这样的画像被送进寺院,并要求被挂进经堂里,可是遭到僧侣们的抵制。他说:他们要我们把“领袖像”挂在经堂里,和释迦摩尼佛在一起,接受我们的膜拜,这违背我们的信仰,我们就把它挂在经堂外面,大门上方。僧人们任它风吹日晒,没过多久,“四领袖像”就一片一片碎落了。

不知这个国家的四位前后领导人得知这样的消息会作何感想。人再笨,到这个时候也该明白了:一个大国政权或许能随意摆布两个孩子的命运,却是无法摆布一个民族的精神的。

原载《开放》2012年10月号


400 对话:王力雄主持 达赖·滕彪·江天勇|纪录片

524 大典|王力雄

王力雄:新疆追记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