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应当警惕「吴签」一词?

Philosophia哲学社

你可以看我们(墙内)之前的文章啊,对于就业和教育反歧视说了很多。而且这篇文章作者和编辑一半多是女性,是为了在女性主义运动内部提出建议;至于男权人,对他们都根本没有提出友善建议的可能性和必要了。

这篇文章就是在说,虽然说“吴签”解气,但是这个词反而会被男权人挪用以加强男性中心主义;它无法达成一些人想象的”对男权文化的攻击“的目的。我们也强调不是所有用”吴签“的人或用法都是不当的,只是需要警惕这个词的具体使用语境,并且考虑一些更好的策略。

我不知道这个在哪里双标了。

塔利班是「阿富汗人民的选择」吗?

Philosophia哲学社

您好,首先我想指出的是您用了不少”塔利班人民“这个说法,其实非常令人忍俊不禁,因为这就和说”纳粹党人民“、”共和党人民“一样没什么意义。

其次这篇文章并不反对有人从符合阿富汗当地文化、社会习俗和结构、维护稳定和平、或者现实主义政治的角度,认为塔利班比旧政府更好。我们也没有否认塔利班的军事和政治能力和努力,而且我们也没有在任何地方声称旧政府比塔利班更”好“。我只是想说这种角度和”人民选择“的现代政治概念是不完全匹配的,而两者间有个巨大的张力存在。比如您提到的朱元璋,他当然不能说是”中华人民的选择“,因为中华人民既不存在,也没有任何选择的可能。

我个人是认为,这篇文章并没有实质上反对您的具体观点,而且您的评论也没有真正回应到文中的论点。您说我的论点是”机械、牛角尖“,但八千字的短文也就能说明白这一个问题,要是真的把各种各样的”全局“因素讨论进去,就真的没有办法写出一篇严谨的文章了,而且说实话在已经有很多同类文章的情况下,再多捣鼓出一篇来也没有多大的意义。我只是想从阿富汗的一些实际例子出发,探讨这些概念中的部分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不是在一个模糊不清的意义上使用这些概念词汇。当然,我觉得我们对于”合法性“的来源、以及其他的更基础的问题上肯定有着判断上的分歧,但这个就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的了。

对本次疫情的结构性反思:谣言、官僚与国家主义(下)

Philosophia哲学社

西方国家也有各自的结构性问题啊,比如美国医疗保障的匮乏、特朗普的迟缓应对等等,纽约时报都做过分析 https://mp.weixin.qq.com/s/rJK2HFB8Tjs9Uxmtxp8Lmw

为什么总有人认为自由市场是万能的灵药?

对本次疫情的结构性反思:谣言、官僚和国家主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