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策

基督使徒統續(東正教)現代散文詩集

20201212

發布於

向善待我們及侵害我們的人致敬

好朋友晚餐-關於價值之實驗、時空、集體記憶、天使


昨晚半年多沒見的好朋友回請吃晚餐,我先前問了他一下"還是您那邊有沒有好康的?"他很熱情地打算將一位同學介紹給我,而且是交情很好的同學。他那裡有一項業務想要委託人承攬。無論後續聊得如何,真的再次非常感謝他真誠熱心關心。真是何德何能。

想起大約前幾周自己一個價值儘約五百元隨身包包掉了,一位陌生人在街頭等了我約二十分鐘等我回頭找!(我家人都知道)。如果是你,你會這樣做嗎?這些認識與不認識的人之款待,叫我如何不感動呢?


感謝主,願主紀念那些幫助我們的人,原諒那些侵害我們的人。這幾年下來,很少也很難得像他這樣熱心助人念舊的,再次致謝。但認識如你我,應該也看得出來心窮、簡樸就可以,一切正常順利為要務。


晚餐話題其實天南地北地聊著,似乎是從彼此是INTJ 開始聊起,除了人資訓練及其他企業領域專業之經驗更多彼此了解分享外,不知不覺也就又分享了信仰。


關於罪,關於它的中性詞"不準確",我們做了一個比喻實驗。我請他對於我們面前桌上的水杯,我們各自對它進行描述,結果我們發現我們彼此對於這水杯的認知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們看水杯之角度,亦即價值認知我們是不一樣的。這解釋了我們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的愛恨情仇道理。


問題是那眼前這杯水真實的該怎麼描述以及認知它呢?我跟朋友說,在伊甸園裡,任何事物之本質價值,我們原本跟上帝的看法是一致合以及一起的,上帝透過我們準確地按照祂旨意與我們合一地管理著世界。後來這個本質看法價值被一個聲音一個判斷意念開始扭曲了!


我還講了人類頭件謀殺案。我朋友其實也知道亞伯與該隱之故事,我解釋了該隱沒看到亞伯跟上帝和諧之美好,也是他扭曲了他自己之生命價值。


我亦向他解釋了時空概念,時間只是我們觀察之主觀經驗而已。但是在我們信仰中,我們知道上帝是永恆的,亦即上帝是時時刻刻每時每刻的。這也意味著,過去現在未來也可以在同一刻。我也跟朋友說,遲早全人類會知道並且證明這一點,那最後的晚餐不是歷史事件,也是現在進行式。


順著思惟第三個,我跟他分享了希臘文NOUS 盡我所能表達的那純粹意義。我回答了他問題。其實在我們信仰中僅有非常少數人能直接聽到上帝說話。起碼我就沒聽過任何聲音,有很多是乩童現象(後面稍微補充了天使等靈界教會的教導)。我們靠的是信,類似直覺,類似知道被知道被相信信任,被確定之感覺,那純粹被放在心裡面的。這些都是聖經載明之道理以及親身客觀經驗見證。


我分享了信仰在內心我能理解之運作。我個人對於這個NOUS觀察經驗,還只是處於還不會不能時刻一致之狀態,也可能謬誤。而與心時刻一致在這時代環境,很難。


然後我分享了最後晚餐,分享了集體記憶之概念。那舉杯紀念上帝之雙向記憶,連同歷史時空中信徒們參與之信仰集體記憶。


我說我們所有行為意念祂都知道,形容言行都"被儲存"著,並且是過去、現在進行式以及未來的。我們亦可以獲知祂意志,瞬間需要選擇當下之行為(如果沒有內化生活化通常是老我在做選擇)。同時我順便間接地用一些統計現象說明否定了輪迴論裡關於時間想像問題。


還有天使之幫助,我跟他說了一個我遇過救人跳軌事件時所看到的一團光之經驗。我只是按下那個沒事按下會罰錢的緊急停車鈕,還有內心喊了一聲"上帝啊!救他"就這樣。是天使救他的。亦是上帝給我意志行為轉頭剛好看見這件事、然後發自內心良心瞬間呼求及勇氣、不慌張地奔跑去按下緊急停車按鈕,以及接下來迅捷之求救動作。

那件事是在所有北捷跳軌事件中非常少數能在列車開過去後人存活之案例。而且人是從第三節車廂順軌道平躺在軌道上,毫髮無傷地救出。我在亞東醫院作筆錄時聽警察說那個跳軌的人是聽到一個耳邊聲音叫他跳下去的。如果是如此,是那團光的力量救了他,讓列車只是"開過了他"。也許那時起,學習了用那良心在大事件瞬間做反應的選擇方式。


再回到稍早昨天下午,偶然網路上看到一位牧師朋友跟前基督新教某神學院長院長之照片,興起了想念探訪交流念頭。之前在他們舉辦之聖巴西略研討會時我們見過面一起用餐。也蒙他招待,我也贈送了他一本正教神學書籍,手上亦還有一本。


我常常在想,為何一些信仰基礎觀念在基督新教卻被擺在神學院而且模模糊糊。而像我如此淺薄之流,在正教其實這些只是入門之基礎。看那些果子,樹是百年以後越長越大,還是風怎麼吹,草怎麼去長?還是從宏觀我們可以從中看見相信以及被放入信仰之差異?或是這個時代正統基督信仰之內化生活是個遙遠議題?或是這些故事,我們其實並不相信祂會隨著我們在生活裡能一致運作?祂只是個傳說?總之,很可惜我能做的在於勞苦己身,有限於此。


南下行程,另有朋友亦有看法。而主要自己思考也有像之前跟天主教姐妹聊天講過的,許多事情如果我不該講,那只是因為講了,只剩下接受不接受兩種選擇而已。如果該講,只是彼此認識,時間上且剛好能講該講。想到此,一些研討之意念還是先緩緩吧!


這個時代,傳統方式不刻意之問答,分享那些能分享的就好!花凋零以後世界會留下。跟朋友晚餐,聽了他的江湖,我平靜地再次感謝你,也想說請向善待我們,侵害我們的人們致敬!


PS忘記合照了,下次來照張相片吧!


入殿月29日

加/迦 5:22-6:2

路加 10:19-21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