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0 篇作品累積創作 3071 
言荏

奇怪的感覺

那是一種奇怪的感覺。有人天生畏高不敢搭飛機,有人怕狗怕貓。就像畏高的人困在飛行中的飛機上,怕狗怕貓的人困在狗羣貓堆裏。這種感覺不是一時一刻,而是經年累月的。那是旁人無法理解,自己難以名狀的感覺。那一次去看日落,竟然生出了如何有一天沒有了地心吸力,自己會墮入太空中,忽然心中充滿恐懼。

3
言荏

重執教鞭

朋友想申請台灣的教職,無奈國語極差,對方講到明,能用國語溝通會加分。於是由7月開始,我和他一個在香港,一個在首爾,開始用skype每週上兩三堂課,就這樣也開始了我重執教鞭的日子。當年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就是老師,無奈性格使然,怕誤人子弟,教了幾年書就走人了。

5
言荏

小姐(下)

沒有想到,現在的圖書館竟成為小姐的覓食熱點。那天休假,老式冷氣機竟然趁我在家罷起工來。無奈之下,我惟有到家附近的圖書館涼冷氣。安排的圖書館,冷氣十分闊綽,我找到一張光淨的閱書桌坐下。一枝水,一台筆電,戴上耳機,享樂着這意外的寧靜。這個年代,網上資訊發達,已沒有多少人去圖書館。

5
言荏

小姐(中)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搬近舊唐樓後大約一個星期,某個週末深宵,我正躺在牀上打機。隱隱約約聽到不知從哪裏傳來的尖叫聲,我放下手中的電話,定下神想找出聲音的源頭。過了不一會兒,那叫聲又出現了。我發現聲音是從我的牀尾方向傳來,於是我坐起身,並把耳朵貼近牀尾的牆壁,終於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言荏

吵到一半的架

上班忙了一整天。下班又忙着上網跟人吵架,氣得我頭痛死了。本來想每天都寫寫東西,現在倒好,腦袋像塞滿了水泥般,又實又悶又漲。最氣的是架還沒吵完,原po主竟刪po !我的天呀!這架吵到一半,怪難受的。不行,找我老公吵去。跟老公吵架最大的好處是,我永遠都是贏家。

言荏

小姐(上)

那年一個人搬到老唐樓居住,住了沒多久發現隔壁鄰居是一個小姐。說是鄰居卻有着一樓之隔。舊式唐樓,不是以一幢為單位,而是以一條街為單位計算的,所以舊時候的有錢人會說「這條街是我的」,那種口吻,比現在的人說我住在某某豪庭、某某半島、某峯某殿要豪氣得多。

言荏

有沒有

有沒有一本書,當你看到最後幾頁時,捨不得翻到下一頁,因為一放下,你就必須接受那個是悲劇?有沒有一首歌,讓你不斷地按下重播鍵,一直唱一直唱,直到眼淚流乾?有沒有一個人,讓你一直想跟他走下去,在微雨中,在黃昏餘暉下,大家默不出聲地走下去?

20
言荏

舊文_咖啡

注:這是一篇舊文,10年前寫的,那時剛剛愛上喝咖啡,現在卻是沒有咖啡因不行了。星巴克也早已不喝了。今天,外面也飄着綿雨,倒也呼應了那時的感受。...... 今天本應可以再多睡半個小時,但昨晚忽然很想很想喝莫卡咖啡,所以起了個大早。到了咖啡店點了牛角酥和一杯熱的低咖啡因莫卡,店員很...

10
言荏

花槽邊的外套

跟媽媽聊天,話題總離不開我的童年。結論也離不開「倔強」這個形容詞。小時候,媽媽買了一件漂亮的上衣給我,我急着想炫耀,於是在一個下着毛毛雨的上午,穿上新衣服興高彩烈地準備出門去同學家玩。

言荏

不如⋯重新開始

Pink Bush 的小徑小學時,跟同學開玩笑,說自己活到四十歲就會自殺。那時候,對一個只有十歲的小學生而言,四十歲是一個多麼不堪的年紀!漸漸大了,反倒渴望自己變老,渴望有一部時間遙控器,從二十幾歲,快進到六十歲,看看那時的自己,究竟活成個甚麼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