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zer

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

答:【提問:看完 NYT 關於新疆再教育營的完整報導,請問中國人們對此機構存在的誠實意見是?】

發布於

适逢@Jess朋友一篇发问: https://matters.news/@Jess/%E6%8F%90%E5%95%8F-%E7%9C%8B%E5%AE%8C-nyt-%E9%97%9C%E6%96%BC%E6%96%B0%E7%96%86%E5%86%8D%E6%95%99%E8%82%B2%E7%87%9F%E7%9A%84%E5%AE%8C%E6%95%B4%E5%A0%B1%E5%B0%8E-%E8%AB%8B%E5%95%8F%E4%B8%AD%E5%9C%8B%E4%BA%BA%E5%80%91%E5%B0%8D%E6%AD%A4%E6%A9%9F%E6%A7%8B%E5%AD%98%E5%9C%A8%E7%9A%84%E8%AA%A0%E5%AF%A6%E6%84%8F%E8%A6%8B%E6%98%AF-zdpuAuCbdkD6qjZPRuv6nSQoym1esAspNJ4RFtRRfLTQkxpHM

作为一个内地人,一个用简体字的人,在网络上就这些议题说话的时候总感觉自己带有一种“原罪”,仿佛说一点(Western) mainstream media不对/不好的地方就会被(尤其是港台朋友)喷成是“被洗脑”/“没思想”的人(哭笑不得)。但是今天闲着没事,想就简单回几句话,没想到越写越长,索性单独拿出来成文。

首先声明,I'm not defending anyone/any side, 只是谈谈自己的看法。

先回答OP的几个问题。

  1. 网络上有一些文章和独立新闻关于这个问题,如果关心这个议题是可以找到的;但是没有广泛的新闻报道;
  2. 墙内的舆论的风向是着重宣传“反恐”的必要性,以及避开提及其他细节;媒体采访(包括外国记者)是有的,Youtube上有很多相关视频;
  3. 我个人有新疆的各族朋友。基于个人的观察,我倾向于认为高压政策会加深民族隔阂+带来舆论压力,会取得适得其反的效果。我可以向其他华文圈子的朋友解释为什么现在新疆的高压政策是当局在以他们认为的对的方式处理问题,尽管我本人不认同其中的很多处理方法。同时我认为并不完全把当前的高压政策笼统地和“中国的政体”或者“一党专政”这么大scale的议题强行捆绑起来一概而论(例如NYT中文一贯的春秋笔法),还是需要对待specific的问题进行具体讨论。
  4. 如果有人问到我,我会以问题3回答;
  5. 这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了。关于human rights之类的价值观就不讨论了。我来就一些具体问题“唱唱反调”:

        A. 最初关于re-ed camp的大范围讨论来源于Reuters/BBC等在去年的一个报道:“An UN human rights committee has heard there are credible reports that China is holding a million Uighurs in "counter-extremism centres".”问题是,这个committee(具体是UN Committee on the Elimination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claim的"credible reports"又来自哪里根据我从在UN工作的友人了解的情况,UN的这个report是outsourced做的。很多西方(包括港台)媒体人和学者引用这个“100万人”的数据,有足够的fact check吗?我认为是没有的。如果看Reuters去年的这篇: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china-rights-un/u-n-says-it-has-credible-reports-that-china-holds-million-uighurs-in-secret-camps-idUSKBN1KV1SU,Para1 说:“...received many credible reports that 1 million ethnic Uighurs in China are held...”,结果在接着下面的Para2又说“...cited estimates that 2 million Uighurs and Muslim minorities were forced...”,所以到底是1还是2million(s)(苦笑)。 从数量上来说,新疆的维族人口在2015年是1000万,而2017年司法部的全国在押人数是不到200万(对比美国司法统计局08年数据是230万在押)(all from Wiki)。假设UN的“100万人同时在押”的说法是成立的,那么全中国其他地区要突然增收至少50%的警力以应对“新的需求”并且派到新疆去(相比之下内地的警民比非常低),并且全新疆会在这两年间突然“少掉”10%的维族人口/大约5%的总人口,更不用提需要在这几年间兴建供100万人居住和生活的场所。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这个数据都有点太夸张了。

        B. 第二点,为什么最近几年我对长期在境外活动的维族组织的report和采访的credibility存疑。如果你仔细去看他们的各种report,其实你可以看出他们所讲的“家乡的家人消失”的案例,刨去emotional的修饰部分,只看实质能反映出现实问题的部分,并不比mainstream media所报道的一些信息更多/更有分量。换句话说,是有外国媒体人努力在新疆进行采访和调查的(会受到阻拦),但是看他们的视频会感觉他们要比一些境外维族人对于当前的形势有更“live”的掌握。而且反过来看,境外的各种渠道都在批评当局的tight sensorship,那么在监控如此严密的情况下,早已经脱身国外多年/上了blacklist的那些维族人,又是怎么恰巧在这种时候和“国内的亲友”联系上并且还能深入沟通“people disappearing”的呢?这种时候被吹上天的“AI天网”/1984式的big brother又去哪里了呢?(苦笑)

        C. 北美研究新疆问题的学者我也在一些acaemic panel上听过一些发言也提过问题,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些学者几乎没有一个人在过去5~10年内去过新疆甚至中国内地。

        D.就这次这个leak文件的新闻来说,是的很让人震惊,以及我个人不认同这种做法。谈谈新闻:就文件本身来说,其实你可以从NYT的叙事看出为什么它“不够了解它所评论的事情”。OK这是一份内部文件,但是真的如它所说的是“保密级别非常高”(realistically无法佐证)的吗?我个人认为不一定。最简单的原因,这些文件是设计“问答剧本”,那么不是任何接触过这个“剧本”/学习过这个“剧本”的人不是都知道其中的具体内容了么?回到我在A中所说的人数问题上,既然会有millions of ppl会知道这个“剧本”的内容,它怎么又会是top secret呢?那么问题来了,NYT(以及BBC之类)为什么要这么写呢?其实不强调文件的“保密级别很高”并不影响它报道这件事情本身。这就是我所说的“春秋笔法”了。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他们对中国内地一系列事情的叙事完整性,塑造一个固定形象的/让人浮想连篇的evil red dragon,这要比深入去刨析实际上极其复杂的社会政经议题要容易很多。当然了,对于这些媒体的很多读者来说,中国也不是他们的big interest罢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提問:看完 NYT 關於新疆再教育營的完整報導,請問中國人們對此機構存在的誠實意見是?

搬運外宣新疆澄清 - CGTN finds Mihrigul Tursun's claims false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