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喔君

待業旅行的功課。待業進行中,以旅行為名,故希望在待業期間能像旅行一樣,打開五感、紀錄生活。

待業旅行 29 / 能高安東軍 DAY 5 三叉營地 - 溪床營地

Published at
盯,是誰在看我!

眼睛發光的生物。

人類是誤喝水鹿的尿尿,水鹿則是愛飲人類的尿尿。水鹿的主食雖為箭竹,但水鹿和所有人類、動物一樣,需要鹽分平衡酸鹼值。而人類的尿液含有鹽分,對於生長在高山又以植物箭竹為生的水鹿,是最稀有的補充品。

假若半夜上廁所時,水鹿軍們就會湊過來想要舔舔尿中的鹽分。害羞的水鹿們可能只會先盯著你觀察一陣子,等到人類解放完在上前覓食,但近年來走能高安東軍的人一多,水鹿也就越來越不害怕人類,甚至大膽到人類還在解放時,就湊上前覓食。

這種大膽,對兩個說小不小,但說大也還是個少女的我們來說,太恐怖了~半夜想上廁所的豬穎,在帳篷拉開後看到一排水鹿蓄勢待發,又把帳篷拉起,繼續憋尿睡覺。

最後一座:安東軍山

「如果明天天氣不好,就不想上安東軍山了。」我前一晚這麼說。

今天的路線將會走上能高安東軍的最後一座百岳:安東軍山。以這條路線的命名來說,好似要撿起「能高山」「安東軍山」才算是能高安東軍縱走。但礙於我的腳跟舊傷有些復發,若是天氣不好,就真的沒想上山。

早上開帳,決定今天的路線。跟前幾天一樣,厚厚的雲層伴隨著時不時的藍天、太陽。也許上去安東軍山就是大晴天。但我真的不想上去啦!於是今天的行程就是一直往下直切到溪谷,我們要離開高山了。

一路下坡

接下來我們將會從約 2845 m 高的地方,一路下切到溪床約 1570 m。一路下坡,越走越煩。雖說下坡一詞在大眾觀念裡聽起來「輕鬆」「好走」。但對我來說下坡比上坡更考驗人的身心。

下坡,一踩錯就回不了家

雖然能高安東軍已經變成一條初階的百岳路線,有許多登山客走。但路徑還是沒比熱門路線來的明顯與寬闊。舉個例,這一路來有太多路寬不到 20 公分,而這些不到 20 公分寬的路徑右側是山壁、左側是懸崖。摔下去就真的 say good bye。心理建設要夠堅強才行。

年輕人

我們心想,既然放棄了安東軍山,那是不是可以拼拼看今天走回登山口?開始盤算著時數,如果拼一點應該可以在 18 點之前回到登山口。

抱著都已經要下降,無景可言的回程,我們都覺得若能直接回到登山口,去廬山泡個溫泉,一定「很爽」。我開始加快腳步(但還是在安全腳步)幻想著下山沒有 7-11 也有雜貨店的生活泡沫綠茶、有熱水有房子的溫泉會館 ⋯⋯ 真的太美好啦。

年輕人,終究是年輕人

又遇阿伯。不意外,我們本來就走同一個方向。我們把心裡面的疑問告訴阿伯:今天有可能走得到登山口嗎?

只見阿伯大笑、大笑、大笑說著:「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啦」不可能三個字反覆著迴盪在整座山谷之中。我們被阿伯嘲笑了。

當然這座山好似阿伯的後花園般,會遇到什麼路徑、還有多久,阿伯都比我們清楚太多。所以我們絕對是信服阿伯的,只是阿伯的笑聲在整座山谷,還有在我們的心中迴盪了好久,好不爽 🤣

冰涼澡堂

一路上大大小小瀑布,我早就準備好要把腳伸進去水池裡面踩一踩了!鞋子滿是泥土,順便洗一洗吧!顧不得接下來的行程可能會踩著濕搭搭的襪子鞋子,我一見水就撲通地踩下去,爽呀~

快比我高的大落葉
楓葉、青苔、陽光、石頭
感恩疊石,讚嘆疊石
照片雖拍不出來,但這個角度放眼望去,有數十座疊石。

一層一層、一座一座的疊石,疊出登山者的安全感。因為溪谷間沒有樹叢可以綁指引帶,只能靠經驗或是 gpx 辨別路線。可即便有 gpx 能夠指出正確的方向,但若在廣闊的溪谷辨別路線還是不太簡單,這時候疊石就成為另登山者定心丸。靠著前人疊出來的石頭,我們才能安全地走在廣闊的溪床,不迷路不慌張。

走在萬大南溪
溪床營地

帳篷又發生了一點小插曲,原本壞掉的營柱好像壞得有點離譜,幸好這一夜我們搭在溪床旁的一處凹槽,上有樹陰,兩旁有山壁。也因為海拔下降,風變得更小、氣溫也變得更高些。這一夜睡得還算暖和。只是從帳篷看出去的樹陰,和草叢旁窸窸窣窣的聲音,似乎讓豬穎更有想像力。我則是一覺到天,哈。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