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喔君

待業旅行的功課。待業進行中,以旅行為名,故希望在待業期間能像旅行一樣,打開五感、紀錄生活。

待業旅行 28 / 能高安東軍 DAY 4 3159 營地 - 三叉營地

Published at
Revised at
2:00 午夜的下半場,起大風

午夜的上半場,只有水鹿在帳篷外走動的聲音。我們在無風無雨的夜晚裡,安心入眠。怎知,午夜的下半場,天氣驟變。颳起強風,不斷地打著我們殘缺、唯一的避寒處。風真的很大,但其實我很信任帳篷,只是隔天起床之際,風聲還是依然沒有減弱,讓我很想繼續攤在睡袋裡而已。

有些路,只能自己一個人走

但是登山又是這麼件事。不論有幾萬種不情願的懶惰情緒,都還是得起身、早餐、收帳、上路。因為非必要不建議停留原地休息。一來是氣候,上山前就知道 12/31 有霸王級寒流報到,高山降雪的機率提高,登山風險也較隨之提高。二來是不走,明天還是要走 🤣 。這感覺就跟單車環島一樣,沒人會幫你騎、沒人會揹你走啦!只有相信繼續往前走,才會離終點更近一些。

吃著早餐,我的隊友豬穎說:整夜都睡不好,風這麼強,帳篷又有缺陷,會不會一陣強風就把我們吹到山谷。我是真的滿信任帳篷的,倒是沒有他這點擔心。但可能 ⋯⋯ 帳篷是他的 🤣 加上今早我還把他的帳篷燒了兩洞 ⋯ 也是很明白他的擔憂啦

07:00 起登

在寒風中收起帳篷,我們認命的啟程。好就好在,沒有下雨。只是一整夜的大風和霧氣,走在 “應該很漂亮的箭竹林” 時,附在箭竹林上的濕氣,把我們的下半身全給沾濕了。

偶爾能看見太陽藍天,但 2 秒後又被遮住。又或是看見被雲霧遮住的太陽,柔柔的、朦朧的,照在整片箭竹林上。就如走在夢裡,還沒有從睡袋裡醒來一樣。


07:31 下光頭山崩壁

「待會還有一處崩壁要下,真希望走到那時,老天能幫我們一點忙」我們的乞求竟然成真了。這一趟旅程不知發生過幾次這般宇宙魔力了。來到崩壁前,雲霧快速飄散,不到幾秒時間,我們的頭頂著大藍天,還可以望穿整條能高安東軍的路線。你相信嗎?真的是有「誰」在幫助我們!

高山湖泊密集 DAY:白石池、萬里池、屯鹿池

今天的行程會是百岳高山湖泊最密集的路線。自白石池、萬里池、屯鹿池⋯都屬能高安東軍有名的湖泊。其中最有名的不外乎是白石池、屯鹿池,因為依照路線排程,這兩池是最多登山客紮營停留的地方。萬里池則因為路線位於中間,少人紮營、也較不常被人提起。

原本的營地:白石池

走過了崩壁、進入林道、再走回稜線,雲霧又聚集而來。好在這段路廣闊好走,只可惜沒能看見大家口中晴空萬里的大草原。

11:18 白石山

終於抵達白石山。從白石池到白石山得經過陡上的路段,以為走過眼前的這片坡就能越過這座山了,或是還有 1/2 的路也行 ⋯⋯ 。但登山往往是殘酷的。氣喘吁吁地走上這片坡,gpx 一看:才 1/4 不到 ⋯⋯。彼此站著互看一會兒休息,又認份地繼續往上爬。

白石山屬中央山脈是百岳排名第 87 座,高 3108 公尺。路過就順便撿了吧!

持續走在雲霧裡

其實天氣不算差。雖然 2/3 都走在雲霧中,但偶爾還是能見看見藍色的天空。甚至這樣的天氣安排也算是符合我們每天向山神 / 土地公祈求的好天氣。因為上坡不算少,若是頭頂上空無一物,豔陽高照,我們肯定會走得更累、消耗水份。

登山又又是這麼一件回事:你不曾想像過的禮物

眼前除了腳下的爛泥巴和前方的豬穎之外,其他什麼都看不到。原以為今天又會這樣過了的我們,突然風把雲霧吹散,眼前出現一大片大湖泊。已經走到雙眼渙散的我們,突然之間像是第一個發現湖泊的探險家,對於眼前這麼大的湖泊,感到震驚興奮,甚至覺得是出現幻覺嗎 🤣

這一瞬間重回初登山的感覺,想起 2017 年第一次見到嘉明湖時,腦中浮出了那句我唯一記得的聖經,祂說「神會為愛他的人預備,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比我想像中更美好的未來」

你真的得相信,儘管一路大風大雨弄得我們狼狽不堪、滿身泥濘,但神依然會為你預備比你想像中更美好的禮物。(我知道這跟:待業旅行 27 講的衝突,但是登山真的也是這麼件回事)(登山到底有幾回事🤣 )

人,會把喜愛的事物和人生結合

山,教會我們很多事情。雖然這句話在某些人耳裡聽起來矯情做作。但我想這跟每個人喜愛的事物不同有關。因為人只擅長把喜愛的事物和自己連結。因此當你喜歡瑜伽,就容易從瑜伽裡得到人生體悟;喜歡料理,就容易從料理中得到領悟;喜歡登山的我,自然會把自己與山連結。

事物是一個獲得領悟的媒介。人類體驗了某些事物,體驗會轉為體悟,體悟再轉化成生活上的領悟。我們就是這樣一步一步成為更好的大人的吧?

唯一的登山客,是敵是友?

我們從山頭上向下望,湖畔壯闊優美,似人間仙境。(雖然我沒去過人間仙境🤣 )奇怪,怎麼會有小小黃色的東西在移動?是人!他在收帳篷!怎麼會有人紮營在萬里池,而且現在是中午 12 點,不會有人在這時候才起身行動的。

我們大喊:「哈囉!」

沒有回應。四周皆是山谷,回音很大,不可能沒聽到。

再喊:「哈囉~囉囉囉囉囉囉」

連抬起頭來看的影子都沒有。

該不會是山盜賊?還是什麼壞人?怎麼會一點反應都沒有,而且還有一點⋯⋯急忙收帳的感覺。還是這一切都是幻覺?一方面興奮終於看見山友,一方面又覺得可疑害怕,速速下山坡,想要趕快一探究竟。

萬里池旁的箭竹林,更是高大。我們只能照著稀疏的綁帶指標認路。(後來才知道原來萬里池旁的箭竹林被稱為迷宮。嗯!真的很像大型迷宮。)走在迷宮裡,一樣要用雙手撥開眼前的箭竹才有辦法辨識路線。每跨一步、每撥開一叢箭竹,就害怕那個人突然出現在前方?或是後方?如果這是鬼片,那我一定就是那些鬼片中很勇敢的女主角。

他在等著我們

越走越怕、卻又越走越好奇。終於撥開見到一面平地,那個穿著黃色上衣的人,已經打理好包包,坐在一旁,好似在等著我們到來。

是一位老爺爺,我們簡稱阿伯。阿伯操著一口台語說:「你們終於來了喔?走這麼快!那你們有看到旁邊的遺址嗎?沒有?那不就很可惜!我不像你們這些登山客都走很快,我是來修行的啦!渡假!慢慢走,走我自己的。」

阿伯在我們還沒有開口問任何話之前,就自己說了這麼多話 😅 後來和阿伯的談話總圍繞在上面這些話題。「你們走太快了」「慢慢走」⋯

阿伯接下來要和我們走同一個方向。但剛才走得太著急的我們,想先在這個空地休息一下,好繼續接下來的上坡,於是我們就這樣暫時的和阿伯道別。

14:30 屯鹿池

休息過後的我們,又一路走了兩個小時,抵達了屯鹿池。在這裡我們得取水,才夠我們到三叉營地紮營。

屯鹿池是走能高安東軍路線的登山客必定會紮營的地點。營地旁有活水源,不用揹水便能在這裡舒服的過上一晚。但也因為是登山客必紮營之處,這裡的環境也十分「人類」。到處都是人類使用過的垃圾、衛生紙,攤在湖旁、攤在草地。不禁想說一句正義登山客的台詞:山給人類這麼多,人類又給了山什麼呢?

15:30 三叉營地 / 晚餐

抵達營地後,煮了小儒特地在登山前幫我們烘的乾燥海鮮飯。小儒的手藝何其厲害,這一份乾燥海鮮飯,是此生吃過最好吃的乾燥燉飯。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