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琦

小名珍珠。學人類學。本人很內向,內心很厚話,喜歡畫畫和寫作。 Email:p16028621@gmail.com

畢業倒數半年,記最後的時光

發布於
修訂於

晚上在緬甸街的工作室,蘊之問我,婉琦,妳什麼時候要更新妳的matters?

才發現,自己已經好久不寫心情了,生活裡的片刻,許多時候留在日記裡。今年寫的文字多半是報導,卻發現有點忘了書寫心情記事的感覺,文字有點不完整,還請大家包涵~


今年我在想什麼呢?每個騎腳踏車的夜晚,和睡前的時候,內向的我必須留給自己一個寧靜時空,好消化白天時候的踩踏與看見,讓他們在夜晚沈澱。還有那些未解的困惑,我總是每個禮拜打掃一次房間,讓想不通的疑問攀附的粉塵定時被清理,日子仍然要過,保持房間乾淨。

最近學會買花。花要枯了的時候,就知道我要再去市場,買新的花更換了。

我看著牆上年初自己提的字「鬆」。今年,終如所願的,養成看書看劇的習慣,有固定儀式讓自己得以放鬆。有好好的在過生活。


不過,畢業倒數半年,今年下半年開始,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你以後要做什麼工作?」

這個問題出現的頻率,幾乎就是每兩個禮拜一次,問的人多半是身邊同學,或老朋友。他們問的時候,總是不好意思的說,這樣問妳壓力會不會很大啊?

我會回答他們說,還好,反倒是,這樣兩個禮拜一次的確認,面對不同朋友的回答,每次回答,我可以都想一次、再想一次。

有趣的是,每兩個禮拜,我的回答都不一樣。今天想去A博物館實習,下兩週覺得博物館不適合我,想去B基金會工作,而下個月,思路又跟著每次的問答與思索,有了不同的答案。


思路是這樣的,大學休學、轉學過的我,花了大半的時間在學校之外的議題裡學習。但是也在這些年來,看見身旁好友NGO工作者們,雖然做著自己喜歡領域的工作,但是身體卻緩緩的出現了因工作而產生的病痛,我覺得好心疼,也在心裡認為,看了他們這麼多年的辛苦,我想要一份穩定的工作。


不過,要考研究所嗎?不行,我已經花了勞工家庭父母六年的錢,爸爸明年就要退休,妹妹從武漢轉回台灣念大一,我沒有錢。

但是我還有自己想寫的報導和文章,是不是快要沒有時間了?那要不要工作後用假日來寫?但我已經體會了六年(雖然還是學生)但是卻好多事都想做,沒讓自己有固定休假的日子,好累。


前陣子與世新時期的摯友碰面,我們過去一起讀電影,我中途離開了這個領域。他一直喜歡底片相機,自己研究,後來變成相機修理師,今年與女友頂下了一間二手底片相機店。他感情穩定、生活無虞,還有自己的空閒休假,過著我羨慕的自在生活。忽然,看到這樣的他,覺得自己,雖然這些年來看似熱熱烈烈,做了好多事情,但到頭來,仍是一事無成。


前陣子看了一本靈媒媽媽寫的書,她說,人的想望,是可以透過感覺、思想,去給予宇宙力量的。如果有想做的事情,就勇敢的想著想做的這些事,相信自己可以做到,並把這些靈魂的能量,遞送給你想要達成的那個目標。她也講靈魂伴侶,因為兩年前感情的創傷(所以才開始拼命寫文章的),我照著書上說的,給了自己一個悲慘終止日,相信過了那一天,我的悲慘就結束了。


而過了2020年11月14日,我的悲慘終止日後,忽然,我接到了明年的工作邀約,是認識的老朋友,讓我好安心。而想繼續書寫的作品,也開始在明年有了規劃。

這些變化,還只是這兩週發生的事情,讓我有些錯愕,想說,嗯......我忽然不用繼續想我要做什麼工作了,有點不習慣。但也在每天早上起床的時候,有些天台北下雨寒冷,心裡卻有一股溫暖的感覺。謝謝自己,一直在努力。

我要繼續寫下去了。

「任何人都能達成他的目標;只要他能夠思想,能夠等待,能夠齋戒。」—赫塞《流浪者之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