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燈大叔

編劇|內容創作人 @[email protected]

成為數碼遊牧民族

我沒有工作簽證、沒有申請綠卡,也沒有錢投資移民,當初只是想走就走,想在離開中國最遙遠的地方,開展新的人生。

雖然沒有刻意為之,但原來自己已慢慢朝着「數碼遊牧民族」(Digital Nomad)之路進發。

數碼遊牧最簡單的定義就是,只憑一台筆電,在世界任何一個能上網的地方流浪,依然能賺錢糊口的一種生活方式。

從事自由寫作和編劇二十年的我,其實早就算是半個數碼遊牧,只是以往的生態和現在不太一樣,寫作謀生的人,尤其是編劇,需要不停地銷售自己的創意;和投資方、監製、導演不停的開會;有時更要進去劇組,去修改或完善劇本。

當初到北京工作時,本是希望中港兩邊走,可是,每次在香港收到投資方的電話,他們劈頭第一句總是問:「在哪?」

如果你的回答是:「在香港。」他們馬上會說:「那等你回來再說。」然後掛線,連找你是什麼事都不會透露。

因為這種「人在人情在」的不成文規定,我由半年香港半年北京,漸漸變成三個月回港一次,再變成長住北京。

那時候,只要人不在北京,就特別焦慮,生怕因此而掉了工作機會,那怕很想回香港,每次都是匆匆的逗留十天半月就走。

當時用的是「數碼」工具,卻沒有出走當「遊牧」的勇氣,所以說,只是半個。

敗也疫情、成也疫情

疫情改變了世界,自然也改變了我。

因為北京和香港的影視工作量驟降,危機感讓我做了一個衝動,但事後證明正確的決定——出走美國!

我沒有工作簽證、沒有申請綠卡,也沒有錢投資移民,當初只是想走就走,想在離開中國最遙遠的地方,開展新的人生。

也因為沒有正式的工作和居留身份,我不得不想方設法,讓自己能夠生存下去。我嚮往數碼游牧這生活方法,於是,我為自己定下了一個簡單的找工作原則:

可以在家裡做的,決不上班做

其間,試過幫朋友做代購、也有自由接案、幫些導演朋友發展項目等......撇開疫情帶來的所有災難,它有一個好處,就是Work From Home的普及。以往必需要面對面開的編劇會,這兩年大家都接受了,可以用視訊會議代替。也讓我可以繼續遙距賺錢。

在Matters發文賺Like,是其中一種方法;錢不多,也不如小補,加上去年社區活動特別多,我幸運地得到不少獎勵, 在此感謝馬特市所有人,對我生活的資助。

幸運中的幸運

因為大量香港手足的英勇犧牲,加上流亡海外的年輕人努力游說,英國、加拿大、澳洲等國家,都願意給予香港人史無前例的移民優惠,連一向在移民政策上極其「小器」的美國,也竟然簽署了DED政策,讓當時在美國的香港人,可以多逗留18個月。

而我,正巧是其中一員。

關於我利用DED身份留在美國的種種艱辛,大家可以看下面這段影片:(難得拋頭露面,請大家慷慨支持點讚!很抱歉沒有中文宇幕,聽不懂粵語的朋友若有任何疑問,歡迎在下面留言,我會盡力回覆。)

我用DED留美的一些經歷

折騰了大半年,最近我終於拿到工作證和社會安全碼,可以正式的上班賺錢。目前在美國,找工作沒有想像中的困難,當然也沒有很容易,@Cherryyoko櫻桃陽子 有發文幫我鳴冤,大家可以看這篇

目前,我找到的工作,都容許我在家辦公,真的非常幸運。我會繼續朝數碼遊牧之路進發,所以在寫作之外,正努力學習拍攝、剪輯和視覺效果,有什麼成效,再向各位展示。

Photo by Johnson Wang on Unsplash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過了這輩子最痛的一個聖誕節

如何在美國活得自在及避免被歧視

東方為何輸給西方?

3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