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燈大叔

編劇|寫字人 分享我的 #個人知識管理,旨在 #提升創造力 @onelight@liker.social https://monaconft.io/onelight

馬特市劍俠傳(第一回)-- 可能只有一回,要看快看

發布於
走的人慨嘆:喜幣雖然去中心化,卻未能去「貪心化」——錢就是錢,不論曩昔的貝殼,還是當今的加密幣,都能勾起人心底的劣根。

兩百個山賊,聽聞馬特市守衛寬鬆,大舉入侵,肆意掠奪,如蝗蟲般遮天蔽日,所過之處,喜幣被掃清泰半。

馬市小市民一片哀號,大俠A看不過眼,挺身而出,以一敵眾,跟山賊頭領鏖戰三百回合。

大俠A縱然身手不凡,奈何對方人多勢眾,大俠漸感吃力,最終大徹大悟:這是無意義的戰爭,於是放下屠刀,瀟洒離去,返回深山修練...

山賊日益猖獗,團伙人數日增,更佔據當市之道德高地,抬高自己人,打壓異己。順從他們的,即使毫無建樹,都能分一杯羹,得一餐溫飽;反對的,輕者遭受陰陽怪氣的霸凌,重者被山賊公開地群起攻之,加之以私底下粗言辱罵

星斗市民,能活著就不錯了,他們既然能夠提供一飯之恩,即使是匪幫又如何?

他們舉出了「發表自由」和「市場機制」兩大旗幟,美化自己攻城掠地的醜惡,成為馬市最大的團伙。

意興闌珊的反對者 ,一一離開,避走他方。

走的人慨嘆:喜幣雖然去中心化,卻未能去「貪心化」——錢就是錢,不論曩昔的貝殼,還是當今的加密幣,都能勾起人心底的劣根

不忍見馬市日漸淍零,劍客B路見不平,拔刀與山賊們周旋,劍客B凌厲的劍風波及了幾個小山賊.....

大俠A聽到小山賊們此起彼落的哀嚎痛哭,好奇出山一看,只見雙方劍拔弩張,殺意大盛.....

大俠A的正義感油然而生,忍不住對劍客B大聲疾呼:「對付小毛賊而已,犯得著下如此狠手嗎?」

劍客B早有聽聞大俠A的英雄事蹟,本以為大俠A是來幫忙,沒想過他只是來當和事老!

「不管誰對誰錯,不管俠士還是山賊,打架就是不對,你們握手言和吧!」大俠A厲聲說。

「你當初不也是和他們言和嗎?」劍客B嗆聲:「他們有停止過搶奪嗎?」

「他們有沒有搶奪,是另一個問題,我們可以好好討論。你揮刀亂砍,傷及無辜,就是你不對!」

「無辜?他們?」劍客B指着地上,仍在反覆呻吟的小山賊說。

「他們受傷,就證明他們沒你強,既然你比他們強,和他們斤斤計較,就是欺負他們了。像我,在深山練功,樂得逍遙,不是很好嗎?世上,還有很多好人,值得你去關心、去幫忙,為什麼要費功夫在匪類身上呢?」

劍客B聽不懂大俠A的邏輯,一時不知如何應對。心想:「我對付山賊,不就是在幫好人嗎?」

大俠A慢慢抽出他久未出鞘的寶刀,似乎在表示,若劍客B不停手,他就要出手制止了......

(未完待續)

註:

還沒想到結局,也有可能沒有結局,因為這種事,古往今來,不停發生,不一定都有結局的......

只想說,如果有人可以幫我故事接龍,讓這故事可以延續下去,又不用我動腦動筆又能擼幣,就是最好的結局了......(奸笑)

電影《箭士柳白猿》很酷的海報,純粹作封面用,與本文無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馬特市編劇工作室下一個邀請的專家 香港攝影指導蔡崇輝

我需要學過編劇,才能加入馬特市編劇工作室嗎?

讀者是創作者的土壤,但倘若是惡土呢?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