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欖泥

一個平凡的香港"中佬",興趣是省錢、健身、唱歌、吃喝玩樂。曾經到澳洲working holiday生活兩年,遇上了現任的台灣太太,從此生活變得不平凡。 我經營的部落格: https://gosaverhk.com/ 我的Facebook個人専頁: https://www.facebook.com/olivemudhk/

在我眼中的一個中國

可能是因為生於英治時期的香港,我從小就跟中國沒有什麼交集,也沒有太強烈的國家認同感。但作為一個香港人,每說起中國,也很難避免要說說關於政治的問題。為免引起大家不必要的矛盾,特此聲明,本文只是寫出我以往跟中國有關的經歷和個人感受,並不代表就是事實的全部,畢竟每個人自身的經歷不同,而經歷的不同或許會影響不同人對同一件事的觀點與角度。以下就是一些我跟中國有關的記憶。

Photo Credit:Melissa @imagineauniquename (Unsplash)

我對中國最早期的記憶是在80年代,大約在我6、7歲的時候,爸媽帶我到廣州從化溫泉旅行,我們到了一個很大的戶外熱泉的景點,當地人用笊籬裝著雞蛋再放進熱泉,把雞蛋煮熟然後賣給遊客。那時候有一位賣溫泉雞蛋的太太走過來問我,可不可以用幾顆雞蛋交換我身上的小腰包,那是一個「M」字頭連鎖快餐店出品的腰包,而當年內地還沒有這家連鎖快餐店。那位太太旁邊是她那看起來比我小幾歲的可愛小女孩,太太說她的女兒很喜歡我的腰包,正當我在猶疑要不要跟她交換之際,我媽走過來對我說不要交換,問我不是很喜歡那腰包嗎,之後那位太太問我媽多少錢,她可以付錢跟我買,但最後也被我媽拒絕了。可能是我媽戒心比較重,她是因為聽說過拐帶小孩的新聞吧,但在我看來那對母女是單純沒機心的。

這就是與我當年完全一樣腰包 (網上圖片)

80年代中期,中英雙方簽訂《中英聯合聲明》後,香港出現移民潮,我問我爸為什麼這麼多人要離開香港,他說是因為1997年中國要收回香港啊,我當時不太懂,有點害怕地問他,哪到時香港會變成怎樣嗎,他說香港不會變啊,只是本來由英國管治變成由中國管治。當時的我當然也沒有再多想,97後之的香港會有怎樣的變化。


1989年六四事件時期,電視上直播著由梅艷芳號召的《民主歌聲獻中華》馬拉松演唱會,主持人有曾志偉,還有成龍、譚詠麟、鍾鎮濤、肥媽(Maria Cordero) 等天王巨星義唱籌款,支援北京民運,而且之後一段時間,大家都特別留意電視新聞。我的小學主任在早會的時候進行了關於民運的演講,還帶領全體學生唱了聲援民運的歌曲《為自由》,這是一首聚集了當時所有香港最紅歌手的合唱歌。年紀小小的我,也搞不懂主任為什麼那麼悲憤,只知道當時彷彿所有人都在關注這件事的動向,而我只覺得很熱鬧,到我長大後才意識到,這是一件如此悲痛的事情。


1991年華東水災,電視上又直播了《演藝界總動員忘我大匯演》為中國籌款,印象最深是劉德華表演心口碎大石然後口吐假血漿搞氣氛,還有鍵盤手把原曲升了調令黎明走音,也成為了至今的經典。我爸也有份捐款,當時香港共籌得超過4億港元。在我記憶中,香港曾經有幾次為中國舉辦了大型籌款活動,及後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我們家還是有捐款幫助。後來爆出中國紅十字會利用汶川大地震斂財的醜聞,經過這件事之後,我們對捐款就變得比較謹慎,怕捐出的錢都沒有真正用於災民身上。


除了以上的記憶,中國運動可是我印象最深的回憶了。記得從小到大的奧運會中,我最喜歡看的項目就是體操、排球、乒乓球和羽毛球,因為在這幾個項目,中國隊都能名列前茅,勇奪金牌,為華人增光,而且我和爸媽都會在家中看直播,為中國隊打氣,在中國隊落後的時候,我們也會表現得咬牙切齒。最令人振奮的要數2004年雅典奧運,劉翔為中國奪得首面男子田徑奧運會金牌,成為世界傳奇。


自我懂事之後再回看這些記憶,我發現以往的香港人對中國都是無分彼此,視中國人為手足同胞的,到底是什麼原因令中港矛盾加深,形成今天兩岸勢成水火的局面?背後原因都是跟政治有關。


前陣子,我在香港機場內做一份推廣中國文化的兼職工作,為路經香港的外地遊客進行文化推廣活動。有一個來自加拿大的遊客問我,為什麼香港人會出來遊行呢?我用我那有限的英語回答:「是因為大家都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這破壞了中國對香港作出『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哪就算爭取到又怎樣?五十年過去了香港還不是由中共管治麼?」她回答,然後我說:「你說得對,但這是2047年之後的事,不是現在」,最後她明白了香港人的立場並且認同遊行是正確的。


2017年,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甚至把《中英聯合聲明》說成是「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原來兩國簽定的協議,可以單方面說廢除就廢除,說沒有效力就沒有效力,原來映映大國就不用遵守承諾,這不就是所謂「誰大,誰惡,誰正確」最赤裸裸的表述嗎?


自1997香港主權移交後,2003年50萬人七一大遊行反對23條立法,2014年雨傘運動,2015年銅鑼灣書店事件,乃至近期的反送中運動,每件事件的起因相信大家都很清楚,我在這裡就不多說了。以上種種都反映了中國政府沒有履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五十年不變」的承諾,一次又一次觸及了香港人的神經。香港早已不勝負荷的醫療系統得不到支援,政府卻好大喜功,不斷超支興建大白象工程。雙非父母衝產房產子、每天150個單程證新移民、兩岸人民的文化差異、國文教育、土地和住屋問題、本地資源短缺、人口膨脹等,在香港做成了本地人和新移民「困獸鬥」的局面。連民生都做不好卻不斷搞大型基建,資源短缺卻不斷引入新移民,加深兩岸人民衝突,歸根究底又是誰的責任?


兩岸人民各走極端,常看到網上出現罵戰,甚至有港人「逢中必反」,但凡支持政府的就罵,相對地內地也有跟自己立場稍有不同,就開口便是罵人,說對方是「被外國勢力洗腦了」的人。不理智的人不限地區,兩岸都會有,如果繼續以這種態度互相攻擊而欠缺了理性的討論,彼此的誤會也只會越來越深,這種人間接成為了兩岸人民關係撕裂的推手,而我當然不認為能「一竹篙打一船人」,我認為每個地方都有好人,也有壞人,在網上我也遇過很多理性的國內朋友,他們願意持開放態度了解香港,我當然也願意跟他們交流和分享香港人的想法,才發現很多國內的朋有誤會了「反送中」就是「反中 (國)」,然後不滿政府的就是「港獨」,這個誤會實在太大了。以往我接觸過來自國內的人,大都是熱心有禮的。在大阪有一對中國夫婦從餐廳追出來,歸還了我太太遺下的圍巾;在澳洲的時候認識了一個熱情的中國房東,他下班常在打工的店拿壽司回來給我吃;我到深圳用餐時遇到十分溫文有禮的年青服務生,讓我感受很深,這與香港餐廳那些沒禮貌的年青侍應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某些香港人對內地人有偏見,是因為他們認為來港的新移民把本地資源搶走了,例如港人申請公屋排了8年也排不到,但新移民卻可以來港一、兩年就被安排入住公屋,本地產婦生產公立醫院也不夠房間,只能睡在走廊等等,當你自身利益被別人侵犯,或嚴重影響你的生活時,產生恨意也是理所當然的。但我不會怪他們,因為人民是無辜的,制度才是問題的根源,人民又不能改變什麼,爭吵也只會搞得大家不歡而散,也改變不了制度,想深一層其實是蠻無謂的。如果要怪,我只會怪那些把人民關係分化撕裂的始作俑者,當權的人。


時移世易,1990年10月,中國第一家「M」字頭連鎖快餐店在深圳開幕,2017年,此快餐店的中港業務亦被中資企業收購。當年有份參與《民主歌聲獻中華》支援民運的成龍、曾志偉、譚詠麟,現在亦出席香港警察的飯聚。在這二、三十年間,中國的經濟的確是躍升了不少,但在國家富強起來的同時,也期盼大家勿忘初心,不驕不躁,不卑不亢,不要被「利」字沖昏了頭。


最後希望兩岸的大家都能放下成見和敵意,互相理解並能彼此尊重各自的立場,不要成為政治的傀儡,或因政治而傷了感情。共勉之。

3 人支持了作者

社區活動提案:我的N個中國

我的八個中國

我的兩個(?)中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