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酱

立志探索人这个谜团的保守的进步主义者

心灵的楔子

Matters的兴起和这半年来HK的运动密不可分。这场运动是一颗试金石,试出了我党对广大人民多年来敌我斗争精神教育的成果;试出了我党在宣传阵地上运用大数据和互联网牢牢掌握墙内宣传主动权的强大能力;也试出了墙内外在HK问题上由于立场的差异所导致彼此的傲慢与偏见。

这个风雨如晦的时代里Matters属实太难得了。

我是挺感谢Matters这个中文社区的,社区赋予了我们免于恐惧的充分的表达自由,加上有一群讲中文的同龄人借由HK这个公共话题,能彼此在不同的立场下对HK问题都有很自己的很深刻的观察。我在社区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来收获很多。

其实比起运动的结果来,我觉得在运动过程中能有Matters这样一个副产品的出现可能比运动本身对未来更有意义。

我们大多数人都只能在历史洪流里随波逐流,只有极少数幸运儿能站在潮头成为历史的代言人。

今天活跃在Matters的我们在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以后都到了今天林郑,习总这些历史代言人的年龄,我们之中也许会有那个幸运儿在历史的关键时刻要去做自己的抉择。

这让我想起苏共八•一九事件时拒绝逮捕叶利钦的苏联特种部队阿尔法小组的现场指挥官,他没能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但是他的一念之差的确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

当我们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一念之间就能够主宰千万人命运的时候,比如八九年的邓小平,比如苏联八•一九时荷枪实弹面对游行群众的苏军装甲部队指挥官。我们又要如何抉择呢?

其实也没有一个完全正确的答案所在,八九时以坦克和学生的血来维护旧体制的延续是邓小平的选择,他几乎是自己一人扛下了整个中共的罪责,不管怎样,我十分钦佩他在关键时刻不退缩敢于担当的勇气;而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在八•一九时终究没有下决心在莫斯科展示当年他在格鲁吉亚的铁血手腕,就这么犹犹豫豫的看着军队不断的向叶利钦倒戈弃甲以礼来降,犹豫到最后自己也被戴上手铐送上法庭。

我说的没有所谓“正确的”答案是因为有些事只有历史和时间能解答,我们现在回头看这些历史人物们在当时的情景下做的选择是必然也是偶然,他们在成长中所接受的教育还有经历过的事都决定了他们在那一刻所要做的决定,邓小平深厚的革命资历和他作为中共高层集体利益的代言人就决定了他在运动趋于失控的情况下一定会下决心武力清场;但同时当年也有极其多的偶然性,假如赵紫阳当年不坚持出访朝鲜,会不会就没有“四二六社论”对学生运动作为“反革命暴乱”的定性?会不会学生和当局就能达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妥协与平衡?会不会最后像挤牙膏一般慢慢挤出来难产的政治改革呢?

没有人知道这种“如果”到底有没有,我们所看到的结果也不是“如果”。但我们能知道的是,在Matters社区里参与公共议题讨论的我们都会受到不同观念的影响和冲击,都会在我们的心灵里留下足迹,到未来某个点这些影响可能就会左右历史的进程。

所以这就是我对Matters的一点祝愿吧,希望它能够成为我们心灵的楔子。尽管这个平台上也算是少长咸集,群贤毕至也有群魔乱舞,但自由表达的内核不变。每个人在这里面都能充分表达和交流自己的观点,这就够了。

闲登小阁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