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七

為值得的事物留下一點痕跡。

【Law School同人】04 如你所願

發布於
楊宗勳✕姜率A

「你們到底怎麼回事?」金教授又一次在楊宗勳辦公室闖入了兩人微妙的氛圍時,終於忍不住開口,她可不認為他會選在畢業前夕失了分寸。

「我的錯。」楊宗勳盯著姜率剛剛闔上的門板,回答得十分乾脆,神色卻不似語氣的那般雲淡風輕。

「楊宗勳你——」沒料到真是他踰矩了,金教授的聲音不禁提了上來,而他只是舉起手打斷她未竟的話語,「我會處理好的,妳回去吧。」

瞪著楊宗勳垂下的眼簾,她明白確實多說無益,一直沒有多言也是看在他始終謹守份際,他本是最不願姜率受傷的人。

「……你好好看著辦吧。」


送走金教授,楊宗勳抬手揉了揉泛疼的太陽穴。

自那夜逾越身份的舉動之後,半個月來他們見面的頻率更甚以往,即便時間都十分短暫,氣氛卻一次比一次耐人尋味。

姜率總能在忙得沒有時間喘息的日常安排中擠出一點空檔,挑著無關緊要的理由跑來他的辦公室見上一面,帶著那副欲言又止的面容,還未說些什麼臉就不自然的熟透。

兩人只是心照不宣地扯著無聊話題,誰都沒有主動戳破那層自欺欺人的窗紙;其中一人等著對方先開口,另一人卻始終希望對方不要開口。

偏偏好幾次都讓金教授趕上了這一幕。

連從來不干涉自己的好友都忍不住提醒,他是真的過分了;因為強烈的負疚感而一反常態的逃避,也是真的夠了。

楊宗勳抬眼看向日曆,距離畢業典禮剩下兩個多月的時間,無論如何不能再這樣一日拖過一日,姜率現在不該把心思陷在他這裡。

他拿起手機很快地編輯了一條訊息發送出去。

「明天中午能到辦公室見我嗎?」


「現在才這麼說,難道不是欲蓋彌彰嗎?楊教授?」

昨日收到楊宗勳的訊息,姜率在圖書館險些藏不住激動,收穫了滿室學生的側目。以為這是他終於願意走向自己的開端,此刻進門卻聽見一句——那晚只是意外。

「你分明說抓住我了。」姜率直視著楊宗勳的眼睛,臉上仍泛著紅暈,卻格外篤定。

望著她熱切的眼神,楊宗勳不禁稍稍移開了視線:「我那時意識不清,難免認錯了人。」

「你怎麼會認錯呢?從來沒傳過任何緋聞的你,還能把我認成誰?」姜率一步不退。

「我沒有義務告訴妳。」楊宗勳確實沒法在極少的異性友人之中找出一個合理對象。

「是沒有義務,還是不敢?」一時間彷彿回到了刑法課上,只是角色已然互換,咄咄逼人不再是楊格拉底,而是姜率。

楊宗勳不想再繞著沒有交集的對話浪費時間,打算把話說得更直接點,卻見她的眼神早一步變換,臉色逕自冷了下來。

「或許是姜丹嗎?」

楊宗勳蹙起眉頭,有些意外聽見姜丹的名字,她哪來的荒謬念頭把他們想到一塊?

他們的確偶有聯絡,可除卻公事之外,曾談及的瑣事全是關於姜率。

下意識地就要開口反駁,話到嘴邊卻遲疑了——這不正是他現在所需要的理由嗎?

或許就這麼讓她誤會,對彼此都好。他的嘴唇微動,最終仍什麼也沒有說。


空氣凝結了一陣,令人窒息的沈默帶來了預期的效果。

姜率的視線停留在楊宗勳緊抿的雙唇,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裝作強勢的姿態崩塌,整個人頓時萎靡下來。

她撐起難看的笑容,說的每一個字都刺在了楊宗勳心上。

「也是呢,畢竟生得同一張臉,認錯也是情有可緣。小丹遠在美國,你很孤單吧?」

——不,妳從來不是誰的替代品。

「我懂了,你早該直說啊,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畢竟她是在哈佛任教的大律師,而我只不過是法學院都還沒畢業的笨蛋。」

——不,妳亦會成為很棒的律師。

「對不起,楊教授,我不會再來打擾你了。」

——不,別說對不起……

姜率走了,而楊宗勳維持著同樣的姿勢在辦公室坐了一整個下午。


闔上門板,隔絕了辦公室內令人難堪的氛圍,姜率深深呼出一口氣,緩和臉上僵硬的線條。

拉扯的心弦終究徹底斷裂,再無懸念。

順著走廊繞過轉角,她的腳步不自覺地輕快起來,從口袋掏出手機,撥出了一通越洋電話。

「小丹,妳說得對!」自嘴角溢出的笑意沒有一絲勉強。


姜率是遲鈍了些,但並非毫無所感。

那一夜被楊宗勳撩撥的思緒,如同挑起的線頭再也收不回,只能將它一點一點扯開,露出底下隱藏的原始面貌。

她躺在宿舍床上輾轉反側,試圖分辨與他肌膚相親時的意亂情迷,究竟是被過度渲染的情緒、還是被自己忽略了太久的真實心意。

他是她追隨的教授,也是她仰望的神明,但她開始覺得自己站在他身旁的畫面亦無比和諧。

慢慢拾起散落在心底,那些從未想過前因後果的、對於他的各種情感,然後一片片逐漸拼湊起來。

長久以來無條件相信他的理由、努力想趕上他的動力、不自覺向他靠近的原因似乎都得到了解釋。

直到初升的陽光穿過窗戶,照得她瞇起酸澀的眼眸,所有合理懷疑都已消散。

她拉起棉被罩住了自己困倦的腦袋,她終於確信自己喜歡楊宗勳。

非常喜歡。


她想,他應該也是喜歡她的。

可會是哪一種喜歡呢?是對於學生單純的疼惜、還是男女之間的……情愛?

戀愛經驗基本為零的她,雖然弄清楚了自己的感情,卻怎麼也不敢肯定楊宗勳的想法,以至於一度想著只要不去證實,她就沒法被拒絕。

可惜姜率忍不了這般不符性格的做法,她到底不是個能好好藏住情緒的人。

因此即便害怕向他要一個確切答案,仍不斷找著空隙跑到他的面前晃悠,她知道他能看出自己在想些什麼。

她把決定權遞到他的手上,抱持著鴕鳥心態,等著他給出宣判。


然後她等來了他的訊息。

待平復了最初的激動,姜率這才後知後覺地擔憂起還有一半的機率會是拒絕,心情轉瞬沈至谷底。

——何苦要逼得楊宗勳找自己攤牌呢?

姜率失落地垂下頭,腦袋卻沒控制好力度「碰」地一聲撞上桌子,被圖書館內無數白眼趕回宿舍。

因為牽涉到了楊宗勳,她一直沒法與旁人商量這棘手的感情問題,只能獨自悶在心裡忐忑。

如今事到臨頭,正愁著要不還是找藝瑟坦白一番,便接到姜丹打來宛若及時雨的電話。


「小率,他不會告白的。」電話那頭的姜丹淡淡地道。

「果然是我自作多情嗎……」姜率的肩膀垮下,將自己狠狠摔進棉被堆裡。

「不喜歡也就罷了,他要是喜歡就更不可能告白。妳認為楊教授會讓他的學生再次陷入醜聞之中嗎?」姜丹語氣一頓,想像著姜率現在頹靡的樣子不禁莞爾,看來她得再給這傻瓜一些提示。

「反正暫且別期待有什麼發展,不過妳倒是可以試一試他。」

姜率眼睛一亮,重新坐直了身子,「什麼意思?」

「找個時機把話題帶到我身上,他要是心裡坦蕩或者另有對象,自然會解釋清楚我們的關係;若他沒有反駁,那妳便安心等到畢業吧。」

於是姜率頭頂的小太陽又燃了起來。


當她提及姜丹,她一面小心翼翼地維持陰鬱的神情、一面仔細觀察楊宗勳臉上的微小變化。

幸虧姜率的演技與兩年前相比豪不遜色,才沒有在看見他不發一語的隱忍模樣時,不小心放出眼裡的光。

臨走前,她甚至發狠說了幾句違心之論,刺傷楊宗勳的同時自己也不免難受。

既是演戲,就得演好全套。

不過此舉亦存了大半賭氣的成分。她自然明白他的選擇只是為了保護自己,她心疼、也理解他的顧慮,可隨著飄忽的心塵埃落定,卻不禁有些生氣。

氣自己,也氣楊宗勳。

她的確是傻得沒有早點發現自己的真心,可楊宗勳憑什麼默默地喜歡她卻不讓她知道?

他明知她也抱持著相同的感情,儘管無法在師生關係下更進一步,至少也該讓她一起在其中掙扎,為什麼總是要一個人承受、一個人等待?


那麼,便如他所願。

他希望她心無旁騖的準備畢業,她便幫他完成藉口;他想藏著感情直到可以用合適的身份表達,她便幫他劃清界線——以這樣傷人損己的方式。

這是最後一次,她允許楊宗勳維持這般壓抑的人設。


結束與姜丹的通話,姜率收起手機,也放下了心中雜念。

重新綁了個完美的丸子頭,邊盤算著律考的複習進度邊往公車站牌走,準備前往仆律師的事務所。

她會好好實現自己的目標,並且成為值得與他並肩之人。

「不過教授啊,到時你最好給我一個很好的交待,否則下一次,可就不會是演戲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Law School同人】03 清醒夢

【Law School同人】02 太過自信

【Law School同人】01 師生情誼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