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五

傻逼公知

跟粉红请教一些问题

發布於


NSL颁布之后我已经不太想聊香港的话题了,但是总有些问题想弄明白的,在此请教。

如果有粉红愿意冷静交流,互不动气,也不人身攻击。也许能从他们身上了解到一些我不曾想过的观点和角度,反之一样。双方都能重新审视自己的立场、论据、价值观,最终或许能求同存异。

想再试一次,大家理智交流,互问问题、互提论据支撑观点、用事实和逻辑说话,而非谩骂攻击。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我有些问题,相信能从你们身上获得答案。也许你们也是。

  

根据过去一年多的交流经验,围绕着香港的话题,我将接触到的粉红观点主要归为三类,并且对这些观点有一些疑问,还请解惑。

小粉红说:

一、你们可以表达诉求,但绝对不能使用暴力,更不能破坏公共秩序。

二、真普选是为了搞独立,香港自古以来是中国的一部分,神圣不可分割。

三、香港是中国内政,港民不该勾搭西方国家、吃里扒外,给洋人当狗。

(如有遗漏论点,还请补充。)

  

第一大类的观点主要是围绕“表达方法”,即“不能为了争取自己的自由就破坏别人的自由”以及“无论什么情况下暴力都是不对的”。

那我的第一个疑惑就是:你们现有的“自由、安稳”,不也是当年革命先辈通过武力抗争换来的吗?当年揭竿而起、建党抗击独裁、上街游行跟警察发生暴力冲突的,不正是为自由而战的年轻革命先辈吗?他们也妨碍了无数日子滋润的普通老百姓的“自由”啊,为什么这个“表达方法”放在他们那些年轻人身上可以,放在今天这些年轻人身上就不可以了呢?

也许你的答案会将我们引向第二个话题,那在此我们能否先达成一致认为:暴力对抗政府、破坏公共秩序并且妨碍他人的自由并非绝不可取,而是要取决于他们抗争的目的和动机。“高尚”则可,“低劣”则不可。

  

第二大类的观点主要是针对抗争者的“行为动机”,比如:“这些废青被资本家害得走投无路”、“他们是要搞独立”、“他们就是因为自由所以乱,给了自由只会更乱”。总之,持这类观点的粉红怀疑、猜测、预设抗争者的想法,为他们扣上了五颜六色的帽子。我说“怀疑、猜测、预设”,是因为我尚未见过粉红能够完整论证上述观点。只有人云亦云、捕风捉影的联想力,通过不相关的行为判他们思想罪。即“我觉得你是这么想的你就是这么想的!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我在此也想试着为抗争者解释一下抗争的理由,看看成不成立?

首先,要了解两地关系(内地和香港)的一个大前提就是:中英联合声明。这是一份有效的国际文件,是一份承诺,是无数港人的一颗定心丸。一个大国对另一个大国保证说:谢谢你帮我带孩子带得像模像样了,现在我们恢复亲子关系,但我接下来五十年都不管它,让它自己管自己,我们一个家庭,两种管理方法,这叫“一家两制”。

是的,一个类比也许会省略很多细节,让这承诺看起来有些模糊。但事实上这承诺就是这么模糊。一方面,孩子认为“你都答应让我自己管自己了,怎么还处处管我?”另一方面,母亲认为“你既然进了我家门,就是我家的人,有些基本原则你还是该听我的”。何为“高度自治”、何为“两制”就是自家人吵架时最大的争议点,双方定义不同,就变成了“一个自治,各自表述”。

而这个“被管的恐惧”并不是去年突然出现。从2003年起,因大家对“两制”的理解不同,各种明显是“一制”的政策引起的反弹和抗争就从未停过。且“反抗情绪的强度”与“新一制政策推行及祖国负面新闻”直接相关,却与经济兴衰无直接相关,那“资本家黑手论”是从何而来的?

今天抗争者所争取的最主要诉求,是“高度自治”,也是“一国两制”,即“市民可以选择自己的市长”。毕竟,如果两个地区的人民同样都无权选择自己的市长,又何来“两制”呢?

先别急着否定,尝试站在香港人的视角看看:我们从小受西方“那一套民主思想洗脑”,所见之处都是该国公民自由选择自己的领导人,在我们眼里这是天经地义的人权。况且自己与祖国是两制,祖国人民虽然没有这个机会,但祖国答应了我们“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跟祖国是两个不同的政治体制,那我们理应享有这个其他国家人民都有的“最基本的权力”,而我们依然会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自豪——甚至更加骄傲,因为我们的祖国是说话算数的好政府!

有关政体优劣的问题,也许争几天几夜都没完。我想问的是一个“以人民为中心”、“代表人民”的政府,是否应该尊重一个地区“大多数人的民意”,并履行自己曾承诺过的“因地制宜”,允许民选市长、高度自治呢?哪怕是拒绝,是否也应该给出一个合理、详细、通人情、体民意的答复和解释呢?

很多人此时心里也许已经喊了几百次“港独!港独!港独!港独!香港这是要独!给他们选举权他们就会独!”

这想法是一种非常严重的不自信和滑坡效应,从很多个层面来说(动机、后果、民意、合法性)都不可能实现(至少在去年之前)。

1、全世界范围内你听说过几个城市在允许民选市长之后就从自己的国家中独立出去了?概率是多少?

2、祖国这么伟大、这么富强、这么牛逼,都是炎黄子孙,大家与有荣焉,人民为什么会想独立?

3、香港人历来都是爱国的,有所谓的中华情节。这从很多相关资料、数据都能考证(2008年是转折点),亲中情绪一直是绝对主流。这些你们为什么不知道?你们以为的“香港人很多人不爱国,想独立”又是从何而来的?为何你们会被灌输与事实不符的信息?

4、香港是法治社会,但独立这条路从法律上就不被允许,市长也无权推动基本法在主权方面的改动,城里还有最可爱的人驻扎,他们拥有普选之后能通过什么方式实现独立?

5、你们可曾了解过香港在此议题上的民意?2019年底两地关系最恶劣的时候也仅一成支持港独,在那之前则是不到5%。相反,有七成支持真普选、八成支持抗争者和查惩警暴(1)。若是遵民意,则更不可能独。

6、你们可知“港独”这个标签是内地先有,香港后有的?这个标签原本在香港没有丝毫热度,不成气候。但是在内地媒体的大肆编造、扭曲、抹黑之后,这个概念才慢慢被香港的人知晓,并引起了不到一成人的反响。(2)

7、退一万步说,如果一个地区真的过半数人民想独,那这个国家是不是该反思一下自己哪里有问题?为什么这么多人这么恨你?是不是该好好聆听人民的声音,好好沟通,解决问题?(此处你的答案可能引向第三个话题。)

8、再退一亿步说,一个地区为什么不能独?这个“自古以来”的神圣感是自多古以来?那些自古以来有时候属于中国、有时候又不属于的地区算神圣还是不神圣?一些自古以来都是中国但现在却不是中国的地区又该怎么算?一个地区该归谁管,该怎么管,是该当地人说了算还是外地人说了算?很多国家都允许地区进行公投决定是否独立,有多少真的独立出去的?就算其他国家某些地区真的独立出去了,他们本国人为什么没有气急败坏?国家是为了保护治下每个地区人民的自由和尊严,还是破坏?

第二个话题也许我们无法达成共识。更看重集体荣誉还是个体幸福?是水在载舟,还是有舟才有水?没有舟,水就什么都不是吗?这些都是永恒的人类争议,价值冲突的地方我们可以搁置,但是互相理解应该不难。

此处很多问题的答案也许会引向第三个话题。

  

第三大类观点指向外部势力干涉,这部分说法说好听点是“大国博弈论”,说难听点就是“阴谋论”或“被害妄想症”。要说这些阴谋论全部属实?那不可能。但要说这完全子虚乌有?我也没那么天真。这其中的来去龙脉要复杂的多,毕竟大国博弈不是简简单单的“总有刁民想害朕”而已。

聊这个话题也需要分几个层面:1、有没有干涉?2、如何干涉的?3、为什么干涉?

 

1、干涉的证据是什么?很多人拿西方领导人的谴责或西方媒体的报道作“证据”,我认为不成立的。我看到邻居家长丧打孩子、不给孩子人生自主权,我也会谴责,我甚至会想办法报警救那孩子,或者让媒体曝光他们来施加压力,希望邻居父母能受到应有的惩罚,但这不等于我煽动邻居孩子造反。我只是基于人类最基本的同理心想要保护邻居孩子的人权。

所以有些行为虽然是站队,但不等于“干涉”。比如提供庇护签证,这都是别国内政问题,以相同逻辑来看,中国又凭什么谴责呢?

2、如果有干涉,别国是如何做到煽动两百万人上街的?这得花多少钱?牵扯人数和金额如此之大的资金流向,就在中国眼皮子底下进行都没找到证据吗?

3、如果别国真的费这么大劲做这种事,能得到什么好处?目前的情况真的往对西方有利的方向发展了吗?恕我想象力贫乏,这个话题太过天方夜谭,希望能有人愿意举出具体事例证据和数据以解惑。

再退一万步说。如果真的有一个国家(假设),剥夺国民的人权,使他们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言(🙈🙉🙊),如果敢轻轻触线就打、就抓、就关,把人民当猪养,喂胖了猪还会替主人说话,蛙在井底也说这里挺好。那么,这样的僵局该如何打破呢?

请各位帮朝鲜人民出谋划策,我说的是朝鲜!

如果有一天这个国家(朝鲜)不受监督的权力膨胀了,在国内草菅人命、为所欲为、巧取豪夺、践踏人权。人民惶恐不安,生怕行差踏错就葬送了人生。

如果你就刚好生活在这个国家里,你会不会希望邻居来救你?

(1):可查阅历年港大民研HKUPOP的民调报告。如果因认为这是个“港独组织”而不信其数据,那请问他们为什么不虚报支持港独的人数比例以此给政府制造更大的社会压力呢?

(2):繁体字与简体字的“港独”Google搜索量对比:

可见“港独”这个概念,从来都不是香港人发明的,而是中国政府。香港以前没这标签。从谷歌搜索历史能很清晰看见这个关键词在2008-2011年之间都只有简体字搜索,2011年“港独”概念才传入香港,繁体字“港獨”开始出现微量搜索。再到2013年后(国改后、占中前)出现搜索量高峰,此时才有香港人认真开始思考港独可行性。

甚至一直到2019年十月的民调都显示只有11%支持港独,经历一系列民运之后2020年1月有17%支持,2020年3月有20%支持。国安法推行之后就没有相关民调了,但我相信这个数字还在上升。

换言之,“港独”这个概念是中国政府一手创造、宣传、推动的:没有中共的造谣,就不存在“港独”的概念。没有中共尝试推洗脑教育、拒绝守诺给普选、对和理非用暴力,“港独”就不会有这么高的呼声。中共促成“港独”势力,他们才是国安法最大的犯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20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