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皮卡丘

我和这个世界没有区别。关注人、理解人,和人所想象构造的这个世界。

原创小说| 小岛飓风(一)

如果世界是一片海,人是海里的一座座孤岛,那么精神病人则是被飓风掀起的滔天巨浪吞噬的孤岛。但要相信爱,相信光,相信救赎。

多年后小夏还是会想起那天的风,轻轻迎面吹来,却抓住了小夏。小夏出了神似的跟着风,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13楼的阳台上。近处市场和远处马路平日里的喧哗,都模糊了。小夏的世界里,就只剩下风,和风吹进她眼睛里的解脱。


身体探出阳台,风呼呼作响。

视野超出了平面的局限,一扭头能看到所在建筑的外墙,天也立体宽广。


风从完全交给她的手指间温柔穿过。

“跟着风走吧,会痛一下,但之后就不痛了。”小夏想。


回头看着被紧紧拉住的拉杆,

“你有什么不肯放手的原因吗?” 小夏问自己的右手。


想到了jc。

如果溺水的人挣脱了,那么曾经抓住溺水人的过路人,手里残存的温度,会让他空荡而恍惚吧。


想到另一个人说,高中最好的朋友持枪自杀后,他一直没能从阴影里走出来,一直觉得如果可以关注他多一点,那么事情会不会不一样。


想到jc可能承受的失之交臂之痛,她不忍心了。



jc是小夏在小岛上最敬爱的老师,英国人,有小夏两倍那么高,却和小夏一样瘦。戴一副黑框眼镜,眼神里流露出惯常的高冷和出离,但其实是那是随时准备伸手拉你一把的观察和好奇。


第一次见jc,是在学校的networking workshop。小夏翻着白眼不耐烦地刚要开溜,jc却用一个开场白抓住了小夏。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基于种种原因不喜欢networking,紧张,害怕,害羞,不好意思推销自己,问人要工作机会很尴尬。但是这只是角度问题,如果说对networking的反感来自于你认为这是在索取,那么换位思考,对于参加networking的资历更老的人来说,他们往往是需要有人来帮他们做一些事情的,可能是一些比较耗时的不太重要的事。那么在networking的时候,你可以去想的问题是,我可以为这个人做什么,那么networking就是一件完全不同的事情了。"


小夏目瞪口呆:“我靠,还能这样?”


于是小夏第一学期就挤破脑袋想要上jc的课,但因为jc的课太受欢迎,小夏虽然给jc写了几次邮件,也没有挤进去。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小夏确诊的时候,恰好在上jc的课。


小夏没有预想到自己的崩溃,更想不到jc的温暖和光亮,不只是照亮了小夏最黑暗的一段时光,而是推拉拖拽着小夏走了最难的一程。


在小夏完全失去理智之前,jc会巧用小夏对他的敬爱,一步一步的设计小夏的上课之路。


那次小夏盯着墙壁发呆已经两个星期了,盯着雨来了,雨停了,盯着时针划出一个又一个的方方正正的圆。小夏俨然是夏天里冬眠的北极熊,每天收到无数条消息问她去哪里了,为什么不来上课了,但小夏内心都毫无波澜,好像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只有jc的消息能在死气沉沉里搅动起一点水花,但小夏也不总是回复。


这天是周三,jc的课在下午两点。


上午十点,jc发来消息,

“嘿,你还好吗?好久没收到你的回复了。”

“我还行,别担心。”

“可以今天中午在学校见一面吗?”

小夏想了想,既然回复了消息,好像就被jc的话给套住了,不好拒绝。


于是慢吞吞准备出门。


中午十二点,学校reedz咖啡厅。

jc穿着深蓝色的polo衫,急匆匆的走进来,坐定。不一会儿小夏也慢吞吞的到了。

jc的目光落在小夏身上,看到小夏周遭的散发着的一股凝重的能量,深吸了一口气。

小夏勉强打起了精神,挤出了一个笑容。


“你还好吗?”

“还好还好,谢谢prof关心。”

小夏脸上挂着的勉强的微笑,和说出的勉强的好,竟然却在开口的时候,渐渐有了真实的触感。笑着笑着,也就真的开心了一点。


“今天下午的课来上吧,既然都来学校了。

--你今天的要做的演讲稿子写了吗?”

小夏叹了口气。

“哎,今天没打算来上课,稿子也没有写。实在不行我就现场发挥一段吧。”

“那怎么可以,好的准备是成功的一半。

--

你想讲什么,我来帮你写个稿子吧。”


小夏愣了一下。

这后来想起来恰到好处的善意,在那个时刻是具有迅猛的冲击力,以至于震惊抓住了小夏,让小夏完全不忍心也无法拒绝这个善良的关心。


于是jc在小夏的笔记本上,给小夏搭了一个speech的框架,把小夏的一些观点和想法,写成了一篇演讲稿。


小夏的心思并不在回答jc的问题上,而是看着jc,看着他的一双大手,因为不熟悉自己笔记本电脑,总是不小心输错奇怪的符号,或者输入法跳成中文,然后向小夏求救。


那是一种奇形怪状的有趣温暖混合感觉。


“好了,稿子写好了。我可以留你一个人练习一会儿吗?我还有个会要开,我过会儿回来看你好吗?”

“好。”

看着jc急匆匆的走掉,小夏才感觉坐的太久身体僵硬,就去楼后的草坪上练习jc写的稿子。


半小时后,jc开完会回来,咖啡馆里看不到小夏的身影,有些着急,以为小夏走掉了。

左顾右盼却发现小夏在不远处的草坪上,于是夹着笔记本一路跑了过去。


然后小夏就看到了她毕生都不会忘记的一幕,jc挥动着他过长的胳膊和腿,从转角突然出现,向自己跑来。为了抄近路从花坛上一跃而下,看着小夏眼睛,轻轻问了一句:how are we doing?


以后很多漫长黑夜里,被沉重的痛苦挤压到没有力气喘息的小夏都会想起那天的jc,然后即便被痛苦的飓风撕的粉碎,也会为了守护那一点点温暖和光,而勇敢的哭到声嘶力竭。


于是这天,小夏无奈的叹了口气,从阳台上走了下来,并且再也不允许自己靠近阳台两米以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