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vin

自闭的自白3

燕子低飞,空中积云,只剩下紫外线咬住皮肤,自闭正在默默的等待初夏的骤雨。

2021/6/26

燕子低飞,空中积云,只剩下紫外线咬住皮肤,自闭正在默默的等待初夏的骤雨。

四位追踪者,自闭首先要对近期不告而消失道歉。主要原因是现实中过于忙碌。

自闭在月初参加了一场面试,应征的是实习律师。各位大概会感到无比意外,一个常年自闭如何去做律师?又竟然能通过司考?确实,法律资格证本身是在还没有那么自闭时拿到的,因为大学时专业学的就是法学院,应试方面没有太多问题。

最近数年,即使不愿意,各位大概也听到了无数次“不忘初心”类的宣传了。其实自闭想要去当律师,碰巧也是回忆起自己的初心。

不知各位对律政剧有无兴趣?自闭在上学期间看过一些美剧,其中最爱是《The Practice》前几季,中文似乎叫法網豪情or律师本色?作为上个世纪的作品,年龄比现在大学生还大。不过大家也许会熟悉它的续作,《Boston Legal》.辩论社的学长们很多仰慕里面的Alan Shore,甚至导致过多人英文名起做Alan。

不好意思扯远了囧。《The Practice》在我看到的律政剧中属于比较写实的,记得第一季开头就看到Donnel忙碌着输掉一个案子。Eugene,Lindsay,Jimmy,他们丰富的表情,首先就对不会笑被叫做面瘫的自闭产生效果。可惜效果并不是我的表情更丰富了,而是想要成为和他们一样的普通律师。并没有衣着光鲜,为了温饱接着大所不要的案子,但为了自己心中的价值观,竭尽全力的为委托人努力。我至今也记得Donnel,为了一个他坚信是无罪的女孩进行无罪辩护,彻夜准备辩护词,赌上一切获得无罪结果后,又一个人半夜在办公室中复盘。

难过的是,在提起兴趣后,我看到的是大陆对这类律师的对待。明明律师的传统业务就是诉讼,却因为举步维艰,在法学院期间,周围学长都是以能够成为非诉律师or仲裁员为傲,现在业界也是看不起诉讼律师。自闭就是在数年间看着一个一个像Donnel一样的律师丧失执业资格,甚至身陷囹圄而抑郁的。总是梦到自己成为了他们,无法忍受所受遭遇而自绝。

自闭事到如今去应聘实习律师,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减缓精神压力。精神压力在杀死那只小蜘蛛后到达了顶峰,最近甚至有出现幻视。换个环境说不定能好转一些。

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招聘方自称团队化,或者说是最近兴起的律师公司。他们并不要求应聘者一定有律师资格证,而是有资格证的成为律师去做一些如取证、出庭的专门业务,其他人则辅助他,比如非诉,尽职调查,可视化之类的。他们会对符合初步标准的人进行培训,能够撑住培训压力并且符合标准的进入团队。这种形式的优势在于,如果协同度足够高,团队拥有几名案源丰富的律师,这些资深律师仅需要以团队名义接案和指引即可,实际委托中换为其他人,配合团队的辅助,弥补专业/经验不足等问题。最后委托人因为收到了好的服务,也就不在乎换人了。有案源的律师不担心案子忙不过来,没有案源律师不担心没有案子练手,没有证的新人不担心连门都入不了,看起来皆大欢喜。

自闭并不想评价这种形式到底正确与否,或者说自闭还没有足够经历和经验去评价。但自闭确实被选中了。这些天在忙着学习基础知识,连跑步的精力都被消磨掉了。

也正是因为连跑步的精力都被消磨掉,自闭才开始思索,这种强度的工作自己能承受的来吗?看到团队中已经入职几年的前辈,健康状况也不太好。

自闭这个人早就失去了追求,应聘只是想找个地方和人聊聊天,混一年实习期变为正式律师而已。在培训接近尾声的现在,必须抉择是否留下,十分纠结才发此文。

2021/6/27

昨日去了医院,检查了眼底,确定飞蚊症目前也只是飞蚊症而已,没有视网膜裂空或者脱落的问题。顺便看了皮肤科。皮肤科医生了解后表示我很可能是作息不规律导致的痘痘,因为以前都是昼伏夜出,培训变成了996,变化过大。当然并不能白安慰我,随手一开的中成药,占了今天所有费用的一半多,不愧为三甲医院副主任医师。至今也看着成分中的土鳖虫、水蛭、虻虫、蛴螬,考虑着要不要从补充蛋白质角度吃完。

昨天从医院出来,扩瞳后的眼睛完全无法承受夕照,隔着眼皮也能感觉到外面晴空万里。今天同样,热到让人无法集中注意力。

自闭今天时隔数年,在家做着作业,我这只比常人稍好的智力似乎不足以轻松解决这些问题,还是做点运动吧。目标是今年内能连续做一组标准俯卧撑!

btw,家中走廊上,又出现了一只蜘蛛,希望它在今夏能饫甘餍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