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aLi

重新開啟的生活習作,紀錄日常,願回過頭來都是美好。

那台遺留下來的裁縫機


前幾日,在一個偶然間,Google圖書的推薦頁面突然跳出了一本關於裁縫機使用的書籍。我愣了一下,快速地瞥了一下內容介紹,沒幾分鐘就結束掉網頁,畢竟裁縫這件事從來不在我的興趣範圍內。然而在那之後,過往的回憶總是在腦海中盤旋不斷。我聯想起家裡的那台裁縫機。

那是媽媽退休前,我和妹妹一起買來送她的母親節禮物,因為她的興趣是做拼布包,家裡的木櫃滿滿的都是她收藏的精美布料及各式工具零件,她的習慣都是自己一針一線去縫製,各種小提袋、零件包等,做多了無處可放便轉送親友,或時不時地詢問我們有沒有需要。

由於家庭因素,我和妹妹因為擔心媽媽退休後沒有生活重心與胡思亂想,偶爾會跟她說想要什麼樣的袋子,讓她有事可做。不過實際上,我使用的機會卻不太高,畢竟拼布的樣式比較不會是年輕人帶出門的首選。許多從老家帶上來的布包都被我收納在櫃子裡,其中較常使用的是零錢包,但加上我懶得換東西,一個拼布零錢包都用了好幾年、布都磨破了才在我媽媽的要求下換了一個。

媽媽後來常說手工縫製讓手指很痛,我和妹妹才決定送了一台縫紉機給她。雖然她一開始不太懂操作,常拍給我們看她做失敗的歪扭縫線,自嘲地說很醜,但後來總算是有些上手,可以進行簡單的縫紉,我想她心底應該是開心的吧。退休前,她把家裡我們姊妹的房間改造成她專屬的工作室,連睡覺也在那裡,滿滿的都是她這幾年來所耗費的心血。

在喪事期間有個環節,是要燒庫錢,簡而言之是要燒給亡者錢、房子,以及其他所需要的生活用品,目的是希望她在另一個世界過得安好。奶奶說媽媽之前有要求,想要一台裁縫機,因此她很堅持不論費用,都要師傅做一台。根據我和妹妹提供的照片,師傅真的做了一台一比一大小、精緻無比的裁縫機模型,在火化前一天送到,與其他用品一同送到了另一邊世界。

喪禮結束後,我和妹妹稍微整理了房間,媽媽的東西沒什麼變動,只是用紙暫時蓋了起來以防灰塵。我不知道以後會不會處理,但現階段仍想保留那些回憶。所有的布料和工具、完成的拼布包,都收納在木櫃中,至於那台裁縫機,也仍安穩地躺在媽媽的工作桌上。

其實,除了拚布,還有一櫃衣服,即便在生病期間已陸陸續續轉送了不少,衣櫃中還有不少她個人偏愛的珍品。我想,剩下的都是她捨不得的吧,也因此,我和妹妹從中挑了幾套隨她而去,其餘也不打算收起來,仍靜靜地躺臥或垂掛在她專用的衣櫃中。

媽媽還有意識時,曾跟我們幾個孩子說過,悲傷只會是一陣子的事,過段時間,我們會慢慢好的,回到各自該過的生活,也不會像一開始那麼難過。但如今,我仍舊不知道其他人都是怎麼處理親人遺物的,因為光是腦海想像那些過往場景,就彷彿睹物思情,淚流滿面,卻說什麼也不想收起那些觸動與連結。

想想,還是捨不得放下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