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CN

独立媒体,非营利性质,我们关注环境、教育、性/别、精神健康等公共议题,提供负责的纪实性内容。转载联系:editor@ngocn.net

“目击你刚刚完成这一跳” | 六月事件防腐劑

作者:鶴苦蛙

編者:米粉

上半年的最后一个月,与疫情有关的影响余温未散,新波又起;而更暴烈动荡的从身体、心理到受教机会乃至生命安全的侵害事件,皆被泥泞附着着置于一旁、待舆论场的暴雨冲刷后方才露出些原相;
而原相是否为真相、暴雨是否仅有一场,那些逾越的权力与侵害是否正被悄悄消抹、一些人是否在等待公众的遗忘——事件防腐,从N记、从你我的保持关注来开启。

刘韬们为何仍在沉默?

烂尾指数:☆☆☆☆☆

五月时,有女同在酒后遭男同事性侵,而深圳警方的立案速度遭到质疑;六月,#Metoo 在公益圈继续引爆,让我们又一次看到在各年龄层、各身份、各行业中发生的直接的身体性侵,“建立美好社会”(億方公益基金会标语)是否仍有可能?

曾被多家媒体称为“公益新星”的刘韬,其性侵案件自六月初曝光以来,便引起公益圈内各家公关上的巨大反弹:9日,上海联劝公益基金会、北京市银杏公益基金、韶关市乡村振兴公益基金会等皆发表对此事之关注声明——但公关上的诸多声明,却因后续处理引发热议。15日,有4位刘韬性骚扰、性侵害事件的受害者实名向银杏基金会投诉刘韬,诉求在当日被基金会以“不影响调查过程……将不再公开发布相关消息”为由明确拒绝

19日,银杏向社会发布公告称因刘韬单方面解除协议,故基金会将不具备继续处理该案件的法律基础。距离刘韬提出解除协议至基金会发布公告,只用了不到12小时;然4位实名投诉人在几日前便期望银杏发布相关消息的诉求,也仅在19日当天提及,且将投诉的三项诉求改为两项

24日,億方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李北伟因群友李思磐、张婷婷在基金会组建的“菁莪计划”微信群里谈到刘韬事件,立刻将二人移出群聊

直至截稿时,加害者当事人刘韬仍保持沉默,而目前为止唯一的、在接触双方当事人之后给出的公开结论,是部分“银杏伙伴”发布的非官方声明,表示“从多方能获取到的信息,我们小组选择相信并支持受害人”。

除刘韬案的后续烂尾外,还有曾被指控性侵志愿者的公益界著名人士雷闯被爆将在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以一名律师的身份进行实习。女权活动家、设计师肖美丽及事件受害当事人花花分别在22日、24日与该律所沟通、递交书面投诉信;事件关注者们随后亦在肖美丽的公众号平台发布《实名联署 | 抵制性侵者雷闯做律师》一文,但在发布一小时后肖美丽接到律师事务所来电7次、要求删文9次;晚间,律所发布声明称已即刻解除与雷闯的劳务关系,并指肖美丽的文章“内容不实”、可能造成“侵权”。

对于有过“前科”的人能否再拥有自己的新生活,网友对此展开议论:有人认为“为什么不给人留条活路”, “联名活动并非当事人花花(受害者)本意,只是运动需要”,亦有人认为就雷闯事件而言,“未自首却还要做律师”无法接受;而花花本人对此事回应,称不应将其 “一边想象为无能为力被操控的人,一边又预设是他人压制了我的声音”,“你们为什么觉得只有我可以决定雷闯是否还有活路呢?……发现他重新做律师的那一刻,我的情绪反应不是恨而是羡慕,才两年,两年就可以再来一次,这样易如反掌的人生我也想要啊”。

六月与性侵有关的案子,在场者除了职场、公益圈里的成年人,还有不幸被卷入的未成年。去年6月30日,原告王女士向警方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燕芬)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入住酒店时,遭一男子(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猥亵。上月6.17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对王振华案作一审判决,以猥亵儿童罪判处被告人王振华有期徒刑五年,有网友认为“判得太轻”,审判长则认为王振华之行为属于猥亵而非强奸,而按照我国《刑法》规定,行为人只有在“聚众或公众场所当众”猥亵儿童时才将处以五年以上有期徒刑;随后王振华之代理律师陈有西声明,将在二审中为其争取无罪审判,其北京司法机构的鉴定结果与上海鉴定结果相反。消息一出复引起舆论哗然,凤凰网曾发起网络投票“王振华猥亵女童被判5年你怎么看”,显示有9成网友认为判决过轻;后超过10家儿童保护机构联署呼吁,“重判王振华”,“保护所有被害儿童、减少性犯罪”。在“儿童希望救助”之公众号相关文章下,有七百多条留言,表示“呼吁二审和重审,按强奸罪或适用最高刑罚判处”。

或许刘韬们并不是真的不见了。他们只是暂时隐蔽,待风声隐弱后再化身雷闯们准备开始新生活。在国内关于性骚扰、性侵害的案件,常因取证困难的法律环境、权势加害的社会氛围而反使受害者落入被诉名誉侵害的风险。若无法有更多人关注与监督,恐王振华们也不过是冰山一角矣。


 “罚酒三杯”又“反转”?

烂尾指数:☆☆☆☆

除身体上的越界与冒犯外,六月还有一批被顶替、调换的人生记录曝光,对一个人生命机会的强取豪夺、尽体制之漏洞与人之贪恶而形成的闭环,紧紧扣在了几位(或许更多的)农家女性身上。

五月底,山东聊城冠县人陈春秀向山东理工大学举报,自己曾在2004年时被陈某某冒名顶替上大学;并表示当时希望到教育局与体育局查询高考信息时,被告知需证明“自己是自己”,并在向当地公安、纪委等多部门反映情况后均未得到有效答复。

6.22日,苟晶爆料其上大学机会曾被班主任女儿顶替、偷走,复读一年以极优异的摸底成绩参加高考再被顶替。事情曝出后,其班主任邱印林从山东济宁前往浙江湖州试图与苟晶见面,苟晶拒绝后在网上表示自己的住址几乎未透露给他人,“细思极恐”;其亦在后来的公开信中披露有人认为她“破坏济宁的正面形象”、亲友遭施压、要求苟晶删帖。随后苟晶在网上道歉,留言道“我要因为自己求一个公道,让亲友为难,让亲友的孩子受牵连吗?自己再苦再难,我都能熬,让身边的亲友受牵连,我……”

6.30日,有网友发现 “中国高等教育学生”(简称学信网,是教育部唯一认证之学历查询网站)查询学历的方式变更,以往只用身份证便可查询,如今改为需身份证及毕业院校资料才可查询。而近日陈春秀等高考被顶替者便是在学信网查询讯息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顶替,于是有网友对此发出质疑;而学信网则在7.1日回应称,该改动乃2019年5月便实施的一项“正常技术化工作”;但在一些网友表示在去年年底查询时即已经变更、佐证该回应的同时,也有部分网友表示在2020年5月查询时还未发现变动。

尔后,山东省相继回应陈春秀案与苟晶案,然陈春秀案公布之结果显示,相关涉案人员除顶替人及顶替人父亲外,其余几乎仅“是受党纪政纪处分”,或“降低退休待遇”,而并未对被顶替者公告任何补偿,创造“裸体做官”一词之评论人周蓬安对此事评价道:不过是“罚酒三杯”。

近日,关于苟晶案之调查结果陆续发布,其有部分结果与苟晶本人的说法不一致,如“夸大高考分数”等,但班主任邱印林令自己女儿顶替苟晶之事仍成立。对此,当事人苟晶后发布微博明确说名“对于目前的调查结果还有一些保留看法”。在信息逐步核实的过程中,《人民日报》便发布新闻在标题中以“部分事实有反转”称之,亦有大量网友对苟晶发出声讨与质疑。另一边则有网友贴出网络评论家“王五四”对此发表之朋友圈评论:讨论苟晶成绩好不好分数高不高,就像讨论被强奸的女生风骚不风骚。

面对网友质疑,苟晶曾在直播中回应(7.3日),但复引发热议;图为苟晶在微博上对该事件的”最后一次“说明。


“目击你刚刚完成这一跳”:

烂尾指数:☆☆☆☆☆

4日,江苏常州的五年级小学生缪可馨在作文课后坠楼身亡,其家长称老师批评孩子作文要“传递正能量”,并在作文上画出大量删除和修改记号,怀疑此事可能和孩子坠楼有关;7日上午,该事件联合调查组已得出结论,称“未发现当天课堂中存在辱骂、殴打学生的状况”,并在之后补充表示老师仅在本子上写了“传递正能量”五个字;对此,缪可欣家长皆表示质疑。之后,缪可馨妈妈保持在“缪可馨世界第一可爱”的微博账号上发文、恳求彻查真相,在6.12日发微博明确指出事件时间线,16、17日声明“请邢卫东(金坛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停止造谣”、“请不要再给孩子泼脏水了”,并持续引发网络热议。

18日,常州金坛区教育局发布通报,表示将正式就此事展开调查。7月3日,缪可馨妈妈再度发微博质疑“调查组对袁灯美的调查为何拖延半个月之久?”,直至截稿时,此事件热度不断降低、但仍未有任何相关结果出炉,亦无进度通报。



6月19日,寸铁乐队(腰乐队)发布新专,其中一首《目击你刚刚完成这一跳》在网易云音乐平台里的热评第一,是“frozenmango”用户评论的“缪可馨世界第一可爱”。


“今年洪水静悄悄”?

烂尾指数:?

6月初,广西遭遇持续强降雨,受灾人口超过32万,因灾死亡1人,阳朔街道被洪水浸泡。尔后贵州、广东、湖南、江西、重庆等26省(区、市)也有大面积暴雨、洪水灾害发生;重庆綦江更是遇1998年以来最大洪峰,已致10万人受灾。

根据国家防总数据,截至6月26日,洪涝灾害造成的受灾人口达1374万人次,死亡失踪者80余人,直接经济损失达278亿元人民币。然而已经刷新中国灾害记录的这场水灾,在七月以前却较少见于公共话题的讨论里,官媒

六月初历史学家秦辉记录了在阳朔遭遇洪水之微信文章,获得部分关注;6.16,自媒体“大象公会”在公众号平台发文《今年的洪水静悄悄》,道出了舆论场的死寂。端传媒在29日的报导《“看不见”的洪灾》中指出,“官媒制霸”下,社交媒体中洪灾的“存在感”微弱,且有不少相关视频以俯拍角度呈现,导致灾害带来的痛苦细节无法被呈现。


6月9日,《人民日报》在推特上发布广西灾后照片,配文“夏日田园风光好”


北京青年报在21日称三峡大坝的水库区水位“已接近147公尺,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两公尺”,期间则有部分自媒体提出对于三峡大坝能否抵抗洪灾之质疑,而中央网信办之辟谣平台则迅速发文称“监测表明三峡工程运行可靠安全”。


赛博(Cyber)世界“你明白了吗”?

烂尾指数:?

6.19晚,有网友发现李文亮超百万的微博评论区清零,且无法再评论。有网友发出“犹太人的哭墙站立了2000年,中国人的4个月”之感慨,后抗议声音越来越大时,又相继有人发现能刷到前一天的评论内容,直至隔天20号,则所有评论都可见,但所有评论只按时间排列、热评全数消失。对此,微博管理员回应表示“反黑产反垃圾评论策略19日晚出现故障,部分微博的评论展示异常,收到反馈后已在1小时内修复完成,并不存在被全部、大量删除的情况”。

隔周25日,新京报主导的旗下微博账号“新京报我们视频”遭网友举报,认为其对北京疫情的报导“断章取义”,对此,中国最高层网监机构向北京网信办发出指示,责令新浪微博对“新京报我们视频”做禁言处置,并表示欢迎大家共同维护网络环境,向“有关部门举报相关问题”。


网络举报风气进一步发展成实质影响:

烂尾指数:?

6月20日,湖北大学梁艳萍教授被开除党籍并停止教学。湖北大学发布通告指,因之前梁教授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多次发布、转发“涉日”“涉港”等言论,故给予此通报惩罚;此前梁教授因发文力挺方方而受关注,并因去年在微信上悼念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坠楼的大学生周梓乐而遭检举。除此以外,还有如湖北大学文学院院长刘川鄂、南昌大学教授静娅及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谭邦等教授皆因在网上发表相关批判国内体制之文章而受到关注。


百万电影从业者“需要生存”:

烂尾指数:☆☆☆☆

6月28日,全球一天确诊了18.9万例新冠患者,是疫情爆发以来全球单日增加最多的一天,即以全球范围来看,疫情不但未消散,更是处在加剧的状态。而在国内,虽明显可见疫情得到了控制,但北京新发地之爆发又复引起民众的惶恐与担心,尤其是已经休业170余天的影院相关者们。

在其余行业纷纷复工的情况下,各地电影院仍未有相关明示消息。6.11日,博纳影业副总裁黄巍坠楼身亡,下午,贾樟柯转发黄巍逝世的消息并称“行业之悲”,随后呼吁政府应该考虑允许影院复工复产,因为百万电影从业者需要生存。《中国新闻周刊》4月统计,已有16家上市影视公司对外公布一季度业绩,其中六成公司处于亏损状态,以电影院为主要营利项目的公司亏损最严重。

博纳影业副总裁坠楼身亡,其背后代表的是百万电影从业者需要生存


有人“出发找最爱”,至今未归来:

烂尾指数:?

在四月中时709案中维权律师王全璋方结束一千多天的牢狱之灾,而在六月下旬,我们却又看到了一些熟悉的人,他们出现、又再消失在大众眼前。

17日,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称接到了江苏省徐州市检察院的电话,表示丈夫余某已被判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将遭囚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但法院此前并未向律师或家属发出判决书。

19日,公民记者张展家属收到涉嫌“寻衅滋事”的逮捕通知书,其在疫情爆发的二月初曾前往武汉实地撰写大量现场报道,而此前已有陈秋实、方斌与李泽华三名公民记者因在武汉报导与新冠疫情相关的事件后“消失”,同时备份疫情讯息的“端点星”案蔡伟和陈玫在被逮捕后行踪不明。

同一天,自去年12月26日在北京被山东警方非法抓捕后失联的人权律师丁家喜被正式逮捕,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将被拘押在边远山区。据悉,丁家喜被捕与去年底20多名维权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在厦门的一次聚会有关。


“一国两制”下的“二次回归”?

烂尾指数:?

自5.21人大预备会议通过《港区国安法》之草案起,“国安法”成为近一个多月来的国际关键词。在国际间不断“强调”、“警告”的摩擦中,可以清楚看见两种声音的对抗:在中方声明里,《国安法》是使香港“二次回归”、有力社会稳定的“好法”;而在美方、英方、日方、澳方等声明里,《国安法》则破坏了“一国两制”、损害了香港的“高度自治权”、并威胁到港人的人权。

网友整理之港区《国安法》各国表态情况


41天后,“港版国安法”方才首次公开具体条文并即时生效(实际时间在6.30晚上11点)。按条例内容,其设立之国安委员会之工作将不受香港任何其他机构、组织或个人的干涉,工作信息若涉及国家秘密、公共秩序等情形则不予公开进行;按第三十八条条例规定,即便不具有香港居民身份的人,即便其“犯罪行为”不在香港也适用本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处理国安法相关案之法官将由林郑月娥挑选,有“危害国家安全言行”之法官将不被指定……有网友认为,“一国两制”或成为各表。


我们是一家非营利性质的独立媒体,我们关注环境、教育、性/别、精神健康等公共议题,为公众提供负责的纪实性内容。

点击链接可订阅我们的精选邮件:https://jinshuju.net/f/sGicEk

1 人支持了作者

#Metoo 是怎么让我们重新认识公益圈的? | 刘韬性侵害事件

读者来函:端点星的自我放逐之旅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