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媒体,非营利性质,我们关注环境、教育、性/别、精神健康等公共议题,提供负责的纪实性内容。转载联系:editor@ngocn.net

供港澳养猪场出现非洲猪瘟,疫情发生前大量猪只死因不明

本文首发于2019年7月26日

作者、拍摄 | 梓帆

编辑、制图 | 阿七

7月初,农业农村部通报广西新发生两例非洲猪瘟疫情。自去年八月中国出现首例非洲猪瘟后,中国至今共31个省出现非洲猪瘟疫情。

按照时间先后顺序,广西是第27个出现非洲猪瘟疫情的省份——今年2月18日,农业农村部通报广西北海出现一例非洲猪瘟。

截至7月6日,广西已确诊5例非洲猪瘟疫情。其中一例为5月27日,广西博白县旺茂镇某养殖户存栏生猪1头,发病1头。该例疫情通报时引起网友质疑——为什么养殖户存栏生猪仅剩一头,其他猪只是否已因发病死亡。

NGOCN发现,7月初通报的新疫情地区其中一个——陆川县与博白县均在玉林市内。据财新网报道,今年四五月份,博白县曾出现大范围的死猪现象。

广西非洲猪瘟五处疫情发生地情况

陆川县多名养猪户告诉NGOCN,4月初开始,就有村庄出现大量死猪。陆川县政府在4月19日发布了《做好我县非洲猪瘟防控工作的通告》。通告显示陆川在4月开始向养殖户强调严禁乱丢病猪、死猪,违者会被刑事处罚。

NGOCN走访发生疫情的陆川县大桥镇大塘村以及附近村落,发现村中养猪场大多已经空置。有村民表示,政府禁令未能叫停死猪乱弃现象,不少养猪户会将死猪直接抛弃在山上,甚至路上。村民陈立权告诉NGOCN,五月底,村委会组织人员主动清理了死猪。

值得注意的是,大多养猪户并不清楚猪只具体死亡原因。起初出现猪只死亡时,有养猪户认为是一般发热致死。有养猪户起初仅以为猪只出现一般发热死亡。资料显示,非洲猪瘟症状包括猪出现高烧、厌食、全身发红、耳朵发绀,皮肤上有坏死点、出血等。养猪户反馈,当时哪怕花钱买退烧药给猪食用都没有效果。

有多名养猪户表示,当猪只出现连续大量死亡时,其忙于处理死猪,当时并未联系当地兽医站或其他政府部门。大塘村养猪户陈立权则告诉NGOCN,他的猪只早在6月开始就出现死亡。当时,他曾联系村委会,村委会回复:“不是猪瘟”,“是自然死亡”。

广西玉林大塘村的金展养猪场已空置

防疫情况,村民与兽医站说法不一

《动物防疫法》规定,动物疫情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兽医主管部门认定。据了解,目前中国每个乡镇均设有对应兽医站,配备防疫员,负责该地域的防疫宣传组织工作。另外,动物、动物产品销往市场前,须获得当地动物卫生监督机构出具检疫证明,加施检疫标志。

大桥镇兽医站位于大桥镇二中附近,大塘村、三善村等11村的养猪户均需送猪只到此检疫合格后方能销售。与村民说法不同,大桥镇兽医站的站长刘春桂向NGOCN表示,“整个大桥镇的不明原因死亡或可疑死猪病例始终为零”。

他提到,他们在5月时曾怀疑过出现猪只异常死亡的现象,但是几户养猪户均向他们否认猪只异常死亡,他们亦始终未收到大量猪只异常死亡上报消息。

据刘春桂介绍,大桥镇兽医站大桥镇兽医站从今年3月开始,每天均安排两名兽医到村里了解有无猪只死亡。而此前,每年春秋两季都要在每村派一个防疫员做防疫宣传。

村民朱岁生提供的他家猪只死亡照片

但是,NGOCN采访的养猪户中,只有大塘村的陈立权提到遇到防疫检查相关措施。根据陈立权书说法,在今年四五月时候,村委会曾召集养猪户开会要求各家严格消毒,但并未规定具体消毒措施。随后,他自费购买了石灰粉洒在猪圈用作消毒,但之后并未有人上门检查其消毒情况。

而NGOCN观察到,在多个猪场门口均设有两个水池,深度约3厘米。养猪户表示这个水池装的是消毒水,是用来给进出的运猪车消毒。

有养猪户提到,当猪只出现死亡后其曾主动进行活埋病猪,以隔绝病毒。陈凤居住在距离大塘村3公里远的三善村,她称家中五百多头猪只目前仅剩下一头。当猪出现发热、死亡情况时,陈凤家尝试活埋病猪,“最多一次活埋了79只,用勾机挖了好几小时”。

据农业农村部发布的《非洲猪瘟疫情应急实施方案》,应对非洲猪瘟疫情,最主要的办法是及时发现、及时处理病猪,并以禁运、禁售、禁屠宰等方式避免病毒继续传播。大桥镇兽医站的刘春桂说,大桥镇兽医站今年曾配合防疫站将检疫不达标猪只进行无害化处理,但数量并不多。

有石灰粉被洒在了前往博白县的路上

另外,NGOCN走访多家陆川屠宰场发现已关停。据了解,陆川县在7月1日以“不符合防疫要求”为名已关停16家屠宰场。生猪屠宰是猪肉销售产业链重要一环。农业农村部曾明确表示,屠宰厂(场)生产设施设备和环境一旦被污染,病毒更易长期存活,更易在生猪和猪肉产品中循环扩增,成为病毒的“储存器”“扩增器”。农业农村部目前规定现有屠宰厂(场)须开展非洲猪瘟病毒自检。

自2018年11月以来,400个监测县生猪数在持续下降。

“整个陆川加起来应该买不到半斤猪肉了”

陆川县大塘坡猪鸡场是广西最新通报疫情的养殖场,目前附近路口已经拉起了封锁带。养殖场大门紧闭。资料显示,该猪场是玉林十家对供港澳活猪注册饲养场之一。2013年以来,该猪场已连续6年保持供港活猪零不合格的纪录。有村民向NGOCN反馈,该猪场是村里防疫措施最健全的猪场了。

而在陆川最大的菜市场——九洲菜市场上,猪肉摊位已撤离。附近销售其他肉类摊位老板称猪肉摊是七月才撤走的。

九洲菜市场的猪肉摊已撤离

另外,家家福超市等三四家当地超市的猪肉摊也被其他货物取代,超市售货员说,是政府禁止出售猪肉,恢复日期不定。有村民戏称:“整个陆川加起来应该买不到半斤猪肉了。”

陆川县曾经累计获得七年财政部颁发的“中国生猪调出大县”奖金。陆川猪被誉为是“中国八大名猪”之一。养猪是当地居民的重要收入来源,陆川猪的品牌优势和本地广大的市场也使他们的猪并不愁卖,从前需要担心的只有市场价格的涨跌。不过,现在陆川县人更多考虑还养不养猪、卖不卖猪。

塘侯村的朱岁生家上千头猪只在今年4月开始死亡,目前存栏生猪5头。朱岁生家已养猪超20年,他称过往遇到最严重情况为猪发热,最多损失三四十头猪。

2019年6月猪价同比上升约43%

三善村的陈凤说,自家还曾买过消炎的抗生素给猪吃,也给病猪打退烧针,喂食民间偏方,甚至也“隔离”了病猪,但最终都并无法阻止猪只死亡。在NGOCN采访中,她讲到,“后来我自己养的猪我自己都不敢吃了”。

家里养的猪几乎死完时,陈立权曾经拍过一个视频,在这则上传于5月30日的视频中,满地病猪死猪的照片一张张闪过,文案写着“我该说什么好。下一步怎么走。人生路好迷惘。从此退出养猪业。”背景音乐是阿尔法的《没有了你》:“我在呼唤,就在今晚;夜已不眠,谁在思念。”


NGOCN是一家非营利性质的独立媒体,我们关注环境、教育、性/别、精神健康等公共议题,为公众提供负责的纪实性内容。

点击链接可订阅我们的精选邮件:https://jinshuju.net/f/sGicEk

非洲豬瘟3NGOCN16
5
5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