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i

為原文磚頭書賣肝的窮苦外文系學生,隨手寫寫。在這裡可能出現的東西:電影、書、課、生活的碎片。

【音樂】DPR LIVE《Is Anybody Out There?》:尋找自我的太空之旅

發布於
修訂於

(因為修改不少所以重發了一次)

一年了。DPR LIVE最近剛出新專輯《IITE COOL》。我真的是個失職的粉絲——因為在他的前作發行這麼久之後,我才終於去查歌詞,配合音樂聽了一遍。跟上次麻瓜別墅一樣,為自己錯過了多少感到氣惱;想巴自己的頭。

合著歌詞,重新愛上了《IAOT》。之前只是從專輯中抽出幾首特別入耳的歌放進播放清單,但閱讀歌詞之後,整張專輯變成一個作品無法分割⋯⋯有多愛?愛到克制不了寫了一整篇文出來啊。

《IAOT》的專輯概念是一艘即將墜毀的太空船。DPR LIVE在結束巡演後陷入空虛,同時也為憂鬱症、低潮期所苦,這艘在宇宙中漂流、無所依憑的太空船,從〈Here Goes Nothing〉微弱的呼叫跟懇求「Will you save me / if I fell?」——如果褪去了公演舞台上歌手亮麗的外貌,作為洪多彬的我是否還有人關心?——開始。到要從高處跳下來時大喊的單詞〈Geronimo!〉,重複呼喊的「Mayday, I’m crashing down」、「I ain’t got nowhere to run」、「I think I’m losing…」,同時也繼續作為藝人/平凡人的雙面自我帶來的迷惘:

Don’t tell me what you know / Don’t tell me what you’ve heard / For you I’ve painted pictures / So tell me what you saw / Musician, 帥氣的artist? / Another rapper with a name? / … / There’s a lot more inside me / A lot of more pain / A lot more in between / That’s where you can find me

LIVE談起這張專輯,是包括他的低潮到克服,和過去作品《Her》或《Coming to Your Live》的歡快自信不同,包含了非常多他未曾吐露的內心。〈Geronimo!〉這段剖白,也算是預告這張專輯要談的就是那些「a lot more inside」。

到歌曲一半處,從〈Here Goes Nothing〉開始堆疊的空曠、迷幻和背景大氣的旋律在5、4、3、2的倒數中越來越磅礴,鼓點越來越急促,直到從無線電中傳來的「Mayday, is anybody out there? I repeat」的求救將節奏急轉,接下去一段LIVE的無線電訊息,重複只有自己一人手足無措、在空中無處可逃的急迫。在track的最後,以太空船墜毀的聲音作結。

發行時,正好是我有點低潮的日子。從第一次聽這張專輯,就愛上從intro 〈Here Goes Nothing〉到〈Geronimo!〉的過渡。儘管還沒看歌詞,但音樂中的失重感,兩首曲子連下來不斷鋪陳的氣氛,直至LIVE那段在無線電中焦慮的聲音,每一次聽總讓我想哭。是我之前的全專最愛。

Track 3 〈To Whoever〉在構成上非常不像一首傳統的歌曲。在太空船墜毀之後,由Wake up的呼喚開始,就像陷入昏迷的LIVE腦中浮現混亂的回憶片段,一段段的口白跟破碎的音樂一起,講述給聽者——to whoever finds this message——LIVE從小時候在關島的生活、種族歧視、初到韓國的困頓、家人罹癌一路至Dream Perfect Regime收到粉絲的愛,在巡演中被震耳欲聾的大合唱overwhelmed,的歷程。但在經歷這麼多終於成功的現在:「Here I am asking myself the same questions」。

Track 4 〈Out of Control〉進一步訴說巡演過後的空虛——在舞台上和粉絲們度過的時間如此珍貴,「當你們抱著我 I feel alive, feel alive / till the lights cut out」,在後台和DPR的夥伴們慶功、彼此慶祝we did it,可是在一切結束的同時好像有什麼東西也跟著消失了。「Lately I’ve been feeling out of control / … / 不論做什麼都只是感覺更糟」。

「Lately I’ve been feeling」的旋律,是像與朋友吐露心事那樣,低聲、含混的唱出來,但接著LIVE用「對啦!就是這樣啦!」的語氣,帶點歇斯底里喊出——feeling what?——「OUT OF CONTROL!」。Scream it out! 掙脫不了負面情緒到快要瘋了,在迴圈中只能不斷喃喃著out of control。像是以前高中會在筆記本上用鉛筆不斷畫圈圈,越塗越黑。

在漫長的無助之後,進入〈Disconnect〉跟下一首〈S.O.S〉,是重新面對自己、振作的再出發。〈Disconnect〉的離開地球、「I’m going off first」,先走一步,不僅是當時LIVE關閉社群軟體,暫時抽離繁雜的世界,給自己時間去整理跟沈澱的寫照,彷彿也在說自己的作品已經超越了庸碌的凡人(也可能是我解讀過度,哈哈)。整首歌明亮輕快,一掃前面幾首歌曲的沈重。而〈S.O.S〉的歌名看似繼續求救,但其實真正的訊息是Sailing over Saturn的S.O.S!

從地球發射,飛過土星的「超越」:超越他人,「Witness the difference」?超越自己,「Let’s go beyond 」、「We run the distance / to where we glisten / Only space can hold us / DREAM PERFECT」?超越過去的憂鬱?以一種更宏觀的視角,俯視地球上那些曾經煩心的小事?

我自己覺得LIVE似乎想傳達,為什麼人都夢想成為「不是自己」的自己?歌詞中LIVE搭乘的太空船經過了火星,他想起人們總是想移居這裡,「But don’t expect my friends / Why? Nothing special / It’s just big, brown, round 沒什麼有趣的」。「Why can’t we just live our lives? / Why can’t we just love life?」接下來的一段都是關於專注於此刻的生活,別為了無關緊要的事爭吵,不要戰爭不要污染⋯⋯so that we can go beyond。到這裡,《IAOT》的成長之旅已經突破了過去受困的自我。LIVE話鋒一轉,這趟冒險的前方是三首情歌:〈Oh Girl〉、〈Kiss me〉和〈Neon〉。

把Kiss Me和Neon兩首歌合在一起的MV,透過畫面可以get到一些DPR想傳達的訊息(並讚嘆Yu導的偉大)。

與前半張專輯相比,〈Oh Girl〉跟〈Kiss Me〉中較能辨認出LIVE過去作品甜又sexy的成人情歌風格(?),旋律線適合跟唱,聽起來也比較放鬆無負擔,是可以從專輯單獨抽出來聽的歌。

〈Oh Girl〉的第二段verse:

Your my flower cause I water you / No one does it like I do / I mean tell me who you know that can take you out / through the stratosphere, have dinner, and then make you smile / make you laugh / make you frown / make you happy, make you sad / make you dance / make you shy / make you try extra hard to have me / I mean you already did / I’ve put you in a song / and you make ’em sing

和〈Kiss Me〉中第一段的低音情話、第二段LIVE最擅長的那種,將日常對話融進rap中的風格、在一連串今天過得如何的關懷後的那句「因為你我擔心的不行 / 但你看到我就笑得那麼開心 / 什麼嘛,在開玩笑嗎? / 但你又突然⋯⋯ / 這樣沒有盡頭的話 / 我不是要瘋了嗎,嗯?」,救命喔⋯⋯我才要瘋了⋯⋯

而最抓我耳的:

Girl, take your fucking makeup off right now / I wanna love my girl / underneath all those artificial lies / I know sometimes you’re shy / 不要隱藏 / ’Cause either way you’re mine

有比這更浪漫的嗎?(有是有啦,但DPR LIVE式的浪漫always gets me。)

而倒數第二首〈Legacy〉,就是LIVE旅程來到終點後,破碎的自己浴火重生,充滿了自信與野心的「How you rappers got no taste / 把歌詞中的槍聲去掉吧 / Click Clack, Bang Bang / 其實根本沒碰過槍 / You’re lame, it’s okay / 做不到的話本來就只能模仿 / (I mean don’t get it too twisted man / Keep doing you, so I can do me)」。從此拋開疑問,走自己的路就對了。

在MV中,說完這句話,LIVE帥氣地跳出太空船。

(雖然放了MV,但畢竟這篇想講聽專輯的心情,我就省下花式誇獎Yu導的功夫了。不過,為了安利,還是多說一句:DPR IAN負責DPR的影像,每支Ian出產的MV都有品質保證,最過分的是他居然還做音樂,今年出的《Moodswings in This Order》真的讚到不行。長得又帥。)

最後一首!〈No Rescue Needed〉,「To whoever gets this message / Please smile for me / Why? Why? Why? Why? Why? Why? / ’Cause No Rescue Needed!」。

(偷偷在呼應track 3 〈To Whoever〉。此外這首感覺很有IAN音樂的色彩,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這樣覺得?)

還有什麼要說的?我已經不需要別人救我,我已經從挫折中站起。是一首好好結束了《IAOT》的曲目,也是宣示DPR LIVE迎接下一階段的揭幕之作。

Kiss Me + Neon MV Screenshot

Youtube上的reactor Anthony聽完《IAOT》之後覺得這張專輯是一次audible reality(cf. VR虛擬實境),他的朋友Paul說,這張專輯中的每一首歌自己都有一個故事,每首曲子也都各自獨立,卻又互相關聯,成為《IOAT》這份作品。我也覺得《IOAT》是一張必須從頭聽到尾的專輯,一旦開始就最好把旅程走完,也不要只聽有MV的曲目(算主打嗎?),才能好好的沈浸到這個DPR用誠意創造出的宇宙。

《IOAT》就像一部聽覺電影。作為乘載整個Dream Perfect Regime野心的血汗之作,它讓我對DPR未來的方向又多了幾分期待。它很概念、著墨LIVE很多心底秘密;在後來的採訪中,LIVE提到,對做音樂的人來說音樂就是掏空自己,還提到做《IITE COOL》時很輕鬆,我想說其實真的都聽得出來。《IOAT》感覺是一張「只屬於那段時間的LIVE」的專輯。時隔一年,我還是會在〈Here Goes Nothing〉LIVE呢喃出第一句:「So will you save me if I fell?」 時,眼眶發熱感覺淚水在心中醞釀。

總之是張很適合深夜欣賞的專輯。It’s really an experienc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音樂】Code Kunst和他的《Muggles' Mansion》(2017):喧囂城市裡的你我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