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兒

愛貓成痴,但是又對貓毛過敏的女孩。 從精神上的貓奴,變成實質上的貓奴,喜歡貓咪呼嚕嚕的幸福聲音。 星座是大貓座,但個性很像家貓,喜歡放假一個人窩在家裡,享受一個人的獨處,沈浸在自己打造的文字世界裡。 期待自己的寫作風格,具有貓的優雅與貓的狂野,剛柔並濟。 我是貓兒,這是我的故事。

於是今天,我離職了(下)—離別前的相聚出遊-Day 1 台南牛肉湯、東港生魚片、墾丁大街

這是老闆犒賞員工的心意。於是,離職前最後一次員工旅遊,出、發、了!!

2022.06.28 首發Matters

9/30是離職日,為什麼9/27是最後一天上班日?

「跟大家報告一件事情,是好消息,也算是壞消息。」每月例會上,老闆一開場如此說道:「我們月底有連續4天都沒有人入住。」

9月對旅宿業來說是淡季之一,撇除中秋連假不談(每年不見得都在國曆9月),剛結束7、8月的暑假超旺季,迎來的便是出遊淡季。

沒有人入住,對一間旅店來說是件壞消息,表示當天沒有任何營收,沒營收還要負擔既有成本支出,一開店就是虧錢。

那老闆說的好消息是什麼?

「前陣子大家辛苦了,本來預計今年也會安排員工旅遊,但是碰到疫情就取消了。趁這段期間沒有人入住,帶大家出去走走吧!」

老闆說完,所有人沈默,應該說,是受寵若驚。

大家都知道疫情下公司受到不小衝擊,短時間內要補血回來非常不易,即便如此,老闆仍願意用此方式來體恤員工的辛勞。

「妳看看妳,老闆對妳多好,妳都要走了,還願意帶妳出去玩!」學長笑道,其他人也跟著起鬨,說只有我這樣的待遇。

當下我只是傻傻笑著,本想說些什麼感性的話,卻一個字也吐不出。

「一句話形容,叫做『暗爽在心裡』!」學長又說,哈哈大笑,開始討論起遊玩的行程安排。

開會當天是9/22,換句話說,我的交接的時間瞬間被壓縮到只剩5天。

「沒關係,之後10月再找時間過來吧!」

學長說,心裡也知道9/27前完成所有交接是不可能的任務。

「因為妳的時間,被老闆拿去員工旅遊了!」他笑道。


因為配合老闆其他外務的處理,行前的規劃被大幅壓縮時間。9/27正式確定出遊,9/28早上出門,9/29老闆再過來與大家會合。

「就別跑太遠,以西半部為主。」學長說,他本來有考慮翻越合歡山去花東玩。

最終定案,地點是國境之南。

一月底時,學長、我、Eric三個人為了使用累積太久的補假,決定來趟員工自費旅遊,順便邀約其他有興趣的工讀生們一同出遊,地點就是墾丁。

包棟民宿玩PS4、吃生魚片、看海景、酒吧小酌、餵梅花鹿,是當時旅程中最有印象、也最常憶起的部分。這一次,依舊排進這些行程。

「那我們第一站去哪裡?」

「去台南,喝牛肉湯。」

相傳台南人早上一定要來碗牛肉湯,才是一天的開始。對此事情我曾被問及N次,我總搖頭回應,還被反諷一句「假台南人」,真是哭笑不得。

早上喝牛肉湯,對我來說成了初體驗,而這個,一直是同事們的最愛。

台南哪裡有好吃的店他們都知道,哪間牛肉湯的湯頭好他們都能細數。而我,身為在地台南人,對此不甚熟悉也不了解,何況家中長輩不食牛肉,我已是家中例外。

「這一次,吃別間看看吧!」學長說,捨棄原先想去的文章牛肉湯。

卡在不早不晚的上午10點不是熱門時段,尤其是台式小吃店。門口的煮麵機冒滾湯熱煙,老闆娘卻暫時神隱;幾張塑膠桌椅擺在小小的店面裡,沒有其他客人用餐。看起來,我們是「中午」的第一批。

各自叫了一碗牛肉湯後,我轉身走向飯鍋,那是招待的牛肉肉燥飯,簡單來說就是吃到飽。

學長曾說台南連肉燥飯吃起來都是甜的,我北漂多年再返鄉,依然吃不出他說的台南甜,包含第一次在這裡吃牛肉也是。

熱湯上桌了。我小心淺嚐一口,貓舌般的怕燙舌尖沒有嚐到牛肉腥味,於是放心開始今天的第一餐。

對於味蕾的敏銳度,我自是比不上饕客的。牛肉的嚼勁與口感、湯品的鮮甜與層次,進了我的口中只剩下「不難吃」這句敷衍的心得,應該說,我也盡力在品嚐食物的美味了。

「這間店感覺還好。」

吃飽喝足後,Eric得出這樣的結論。

「我也這麼覺得。」學長跟著同意。

後來時隔幾月,等我有機會吃到他們推薦的文章牛肉湯時,才稍微明白他們所謂的還好。

牛肉飯&牛肉湯,沒有特別記店名,同事們也不怎麼推薦就是

繼續南衝墾丁時,我們做了件風險極高的事情:在台南Costco採買明天烤肉用的食材。

說是一場賭注也不為過。

近午時的台南,艷陽高照,地面熱氣烘烤著路過的人們。我們買了一盒牛肉、一碗韓式泡菜和一些時蔬,這些需要冷藏保存的食材,車上卻沒有對應的冷藏保存設備。

距離落腳的民宿還有150公里的路程,入住前,我們還打算先衝大鵬灣。

「OK啦,準備二個保冷袋、保冷劑,還有剛剛拿的保冷冰塊,可以擋一下!」

Eric說,將那盒牛肉一層一層地包起來裝袋,放去後座行李堆。


9月底的南部沒有蕭瑟的秋意,酷熱的夏天還逗留在此,尤其是大鵬灣,感受更是明顯。馬路的盡頭是扭曲晃動的暑氣,刺眼的陽光幾乎讓人睜不開眼睛。

「欸,車要停哪?」

初次來訪便遇上區域大施工,一區區的施工圍欄和工程車將入口分割成破碎小路,從外地來的我們,即便看了指標,依然認不得路。

「是這裡嗎?」

不知是誰出了聲—抑或是駕駛本人自己發現的,繞了一圈,見旁邊有車輛、有停車柵欄,不加思索,便開了進去。

「欸欸欸,怎麼放下來了!」

車尾剛過柵欄,Eric看著後照鏡大喊。

所有人同時轉頭,盯著那根與地面平行的紅白柵欄,一秒、二秒、三秒……,柵欄無動於衷。

「它剛剛有車牌辨識嗎?」

「沒有啊!」

「所以我們被困在裡面囉?」

「不是吧?!」

「那為什麼它放下來了?」

「你們看!」坐在副駕的孫指著旁邊,「這裡是辦公室,所以是公務員專屬停車場!」

「喔不!我們在幹嘛啦,哈哈哈!」

自知搞出一場鬧劇,我們這些人仍是笑開懷,明明心裡是害怕的。

兜了好一大圈找不到其他出口後,學長受不了了,自己親自下車,打算直接走進辦公室求救。

「有人要出來了!」蛙仔大喊,隔著一排停車格的距離,另外一台白車緩緩移出停車格。

「準備,跟緊囉!」孫說,哈哈大笑。

頓時間我覺得我們是一群變態,尾隨他人,緊貼車尾,想想覺得荒謬但又只能這樣做。

「柵欄開了!」Eric喊道,大力踩下油門,搶在柵欄再次放下前順利通過出關。

眾人一陣歡呼。

下車不到一分鐘,還沒走去辦公室的學長見了這幕,表情既是傻眼又是慶幸,隨即上車。

後來,雖然有找到遊客停車位,但也沒算多留,又繼續南下的行程。

跟同樣是國家風景區的日月潭,有幾分神似的碼頭

下一站,東港。


每年5-6月是鮪魚盛產季節,9月的東港已無鮪魚豐收的狂熱,加上疫情如風暴席捲,盛典悄然落幕。

市場的活絡仍是持續著,疫情趨緩的此刻,漁市場的停車場陸續停進車輛,打扮新潮的人們在路上閒晃,與在地有些違和,我們也是其中之一。

漁市場的濃厚腥味讓人不禁面露嫌惡,對我來說卻是記憶的連結,出乎意料地還有些懷念。

循著腥味步入回憶的廊道,魚鱗、魚鰓、小貨車、廣播器、討厭的保麗龍,一個個物件慢慢自記憶深層浮現。那曾是家裡的模樣。

我獨自走入兒時的回憶,沒有留意到眾人離我一段距離,回神過來,他們站在玻璃陳列櫃前看著。

那是一塊塊鮮美、紋路清晰且色澤透亮的生魚肉,我以為他們是想買些回去吃─像那盒costco牛肉一樣,後來注意到櫃位旁緊鄰的桌椅,瞬間明白他們的意思。

「叫一盤來。」學長示意。

其實我沒有聽到他們跟老闆娘的對話,眼前見的是toro生魚片的部位展示,但端上桌的,是其他魚類的鮮肉。

我還以為是老闆娘送錯桌。

「有青!」Eric夾了一塊一口吃下,讚不絕口,學長也是。

只有Patty眼巴巴看著大家吃,生魚片的軟嫩可口,對她來說是恐怖至極,試一口也不願意。

市面上的平價生魚片,有些吃起來明顯有股冰箱雜味,所謂的鮮,大概是最低標準的沒有腐壞。但是這家,魚肉鮮嫩,就是肉質天然原始的鮮。

「那就可以嘗試toro看看囉?」避雷成功,學長又向老闆娘叫了一盤。原來,這盤只是試試水溫。

我以為黑鮪魚的肉外觀也跟上一盤相似,沒想到是猶如少女的粉嫩紅。

就單塊份量上,toro比其他生魚片大方許多,但也因為它的高單價,一人就只能分得一片。

那大概是此生念念不忘的滋味。

魚肉在口中柔柔化開,又立即豪邁釋放來自大海的鮮味及淡淡的魚油香氣,沒有粗筋礙口,魚肉順著舌尖,一路滑進了胃裡。

「我第一次吃到,生魚片竟然是甜的!」學長驚嘆不已。

下午點心生魚片,滿奢侈的一餐

後來我們又繼續在魚市溜躂。市場的路口狹窄又濕滑,我緩慢步行,目光細細停留在攤位上的漁獲,活蝦、蟹類、鮮魚,琳琅滿目,看得新奇又望得出神。

「買個章魚來烤好不?」

學長出聲我才終於止步,回過頭,學長已買下整籃章魚,老闆娘正準備稱重計價。

那大概是我有史以來看過最有視覺美感的攤位,一隻隻的鮮魚整齊排列,由上到下層層排序,少了價格牌子的俗氣,顏色鮮明有層次,像極藝術品的展示。

臨走前我隨手拍張照片,因為趕著離去,拍攝角度不佳,照歪了景,可惜了那美感。

被我拍歪的景,現場看真的很美

日落後,入住民宿小歇片刻,我們又開車外出覓食。

墾丁大街幾乎是直覺首選。紅極一時的觀光路線此刻有些寂寥,散落街道二旁的攤位,招租的廣告看板高掛,遊客之間超過安全社交距離。一時之間無法想像過往盛況,街上擠滿了人群。

「以前這個時候有車輛管制,大車是進不來的。」學長說,看著一台從身邊經過的台灣好行。

車尾燈從我眼前擦過,一種說不出的落寞隨著視線目送而去。

人潮稀落的大街,過往繁華褪色許多

晚餐的打理大家都是隨心所欲的,炸物、燒烤、滷味,對調酒情有獨鍾的孫也隨手買了一杯來微醺。才一會兒,大家手上各自提了好幾袋的「共享」晚餐。

「明天會去海邊嗎?我忘記帶拖鞋了!」

Patty 喊道,隨即走進其中一家服飾店。

我未跟進店裡,想起自己一頭褪色長髮未帶上護髮乳,便轉頭走進了康是美。

想來也是有趣,以往旅行總是準備齊全,不知哪時開始東少西少,洗面乳、鯊魚夾、衛生棉,旅程的中途必會臨停在屈臣氏或康是美。行李袋明是留了空位裝伴手禮,硬是多塞額外買的日用品佔走了空間。

「那一雙拖鞋要1250?!」

我買完護髮乳與大家會合,眾人一陣嬉笑,目光聚集在Patty新買的那雙夾腳拖鞋上。

Patty有些叫屈,她在越南實習時曾買雙同品牌的拖鞋,好穿耐用,想不到回來台灣,價格連翻了2倍。

「妳買1雙我都能買12雙了呀!」Eric笑說。

高價1250元的拖鞋,我想,應該是Made in 巴西的關係。

不過後來那雙拖鞋並沒有跟著主人去到海邊,反而是Patty又多買一雙100元的平價拖鞋去踏海水。

原因無他,只是再度被遺忘。

入住的包棟民宿,要爬到四樓才會到我的房間
落地窗外的夕陽美景,要是看得見海一定更美

充滿活力又有些驚險的旅程第一天,老闆還沒跟大家會合,小朋友們自己玩得很開心。

Day 2 會去哪些地方呢?

旅程進行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於是今天,我離職了(上)—說不出口的再見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