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被纪录的Ta们

我们正在搜集官方统计数据外的,因疑似感染新冠肺炎而死亡的案例,望了解的朋友能填写问卷:https://bit.ly/31upyus,让亡者不被遗忘。网页:https://www.notion.so/TA-2af4f6e044d94e4580d399dc1d9b2fc5

讣告|未被记录的Ta们

这是一份中国版的疫情讣告。与《纽约时报》版不同的是,名单中的逝者都没有被统计在官方疫情通报的死亡病例中,Ta们有着新冠病毒感染症状,却因医疗资源紧张等原因,其死亡证只能以“重度肺炎”、“病毒性肺炎”、“呼吸衰竭”等死因归档。Ta们不在官方的哀悼话语内,因此更需要我们去记录、书写。铭记,是为了不重蹈覆辙。

另外,逝者名单仍在收集中,请大家帮忙分享海报至墙内平台,感谢!

*请点击此处下载高清海报。



晓鱼爷爷,“在医院的最后七天也没能确诊。”

曾少山,85岁,“病重的他对孙女说,你真有孝心就不要来看我。”

俞关荣,71岁,“从长江中挽救了700多条生命的救援队队长。”

孟珍桂,83岁,“这辈子,再也看不到老太婆了。”

方春艳的父亲,“全家感染,只能躺家中床上互相叫唤。”

邹元江妻子,“帕金森老人的唯一照顾者。”

刘华中的父亲,90多岁,“响应国家呼吁没有与老人家团聚,就此永别。”

文礼国,“两岁女孩最疼爱的外公。”

万晓凤,76岁,“我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遇到你,你漂亮、干净、能干又善良,我很喜欢你。”

吴楚和,“一家四口同日确诊。”

郭凯梅,81岁,“抗美援越的老战士。”

李显辉,“我希望我还是那个拥有爸爸的幸福女孩,我不太愿意承认家里只剩下三个人了,而不在的那个却是我最爱最爱最爱的人。”

杨志伟,62岁,“肺部感染的心脏病人,被心脏病医院拒收。”

杨蓬的父亲,“死于没有医生、没有治疗措施的隔离点。”

张金宝的丈夫,70多岁,“上楼时突然喘不过气晕倒,呼吸窒息而死。”

陈汉银,62岁,“对太太无微不至的好丈夫。”

张正惠,76岁,“在家咽下最后一口气,救护车都没有到。”

盘耀文,“至死只是疑似。”

徐兵,“云梦县实验中学初中物理老师。”

杨旸的父亲,“清晨逝世,遗体在家里躺了一天,近晚上8点才有人来送走。”

潘艺菲外婆,“因医院无床位收治,大年初一逝世。”

谢炎的外公,“一个靠透析维持生命的80岁老人,因疑似感染,不让做透析。”

沈俊莉及她的丈夫,72岁,“她照顾了感染住院的他十天,然后就跟着他走了。”

@爱y的苏小喵 的外公,90多岁,“发烧8天后在家去世。”

周建尤的妻子,“得知这个消息亲人们都不能去安慰他,只有他一个人留在家里等待殡仪馆的人员过来处理。”

张蕾的婆婆,“就在电话打了几十个中,也在社区及120的推诿中,我婆婆走了。”

肖金良,65岁,“医院说必须社区安排,医院自己不能收。”

罗先敏,49岁,“感染后得不到救治,绝望下割腕自杀。”

@陈花花花花花花儿 的爷爷,“我是医务人员却没有办法救您,不敢想您在最后的时候没有家人在身边有多么的无助和害怕。”

黄腊生,68岁,“一次能跳100次跳绳的老人。”

王守泽,82岁,“直到去世也没能排上核酸检测。”

郑诚,“家里物资不足,仅存的一点大米和面条,每日都得计划着吃,没有补充营养。”

吴忠泽,50岁,“他每天不停的奔波在一线,为医护人员提供后勤保障工作,送吃的,喝的,直到累倒在岗位上。”

龙健的母亲,“智障患儿的母亲。”

刘章建,75岁,“每天只能医院打完针回家交叉感染。”

余德才的妻子,“因为她的突然去世,全家人才发现事情严重。”

余德才,86岁,“在急诊室坐了几天后去世。”

王贞静,99岁,“儿子病逝,亲人隔离,老人没人照顾,几天没有进食。”

陈光秋,58岁,“58岁的年纪了还要在一线抗击疫情。”

胡荣芳,85岁,“为舅婆遗体能够被火化,家人被迫签署了自然死亡授权委托书,甚至连发烧两字都不让写。”

陈四保的妻子,“因没有核酸试剂盒检测,无法住院治疗,一家三代感染。”

许武栋,65岁, “方舱退回,医院又不收。”

樊友强,“咳血、靠呼吸机渡日,却没有一家医院愿意收。”

刘章英的妻子,“母亲走了,孩子照顾母亲也得病。”

彭运国的丈母娘,“社区说核酸不是阳性不能上报。”

万某,72岁,“和儿子一同因新冠肺炎逝世。”

李某,79岁,“姑姑曾经是大学女子排球队的,阳光,开朗,一点都不倚老卖老。”

刘梅的婆婆,73岁,辗转数家医院未被住院收治,在家自我隔离直至去世。

杨旸父亲,不明,发病一周后获得核酸检测机会,在预定检测前一天去世。

陈力的奶奶,不明,在汉口医院的门诊大厅坐了三天,最后没有撑住,抢救无效去世。

某日本男子,60多岁,官方死因为重症肺炎。

魏玲,64岁,1月13日,医院床位满了,老人只能每天医院家里两头跑,一边打针,一边输氧。

戴某,80岁,161医院说你在哪里看的就回哪个医院。

魏某,52岁,县级医院条件有限,未能获得检测机会。

李顺,67岁,其女儿、女婿及妹妹后确证病毒性肺炎。

朱萍母亲,不明,自己、母亲还有妹妹全部被感染,已无法照顾两位小孩。

徐陶然,29岁,死于家中,官方死因为流感。

刘莺,中年,因排不到试剂盒,病情加重后一直得不到救治,最后在家去世。

徐大鹏,75岁,插管、心脏起搏、整个过程持续了四五十分钟,没能抢救成功。

徐大鹏妻子,72岁,走的太早,没有等到检测工具的普及。

张玫影,70多岁,官方死因为肺部感染。

李献,70多岁,官方死因为肺炎。

陈伟榕,20多岁,官方死因为肺炎。

彭瑞珉,69岁,求助时出现呼吸困难现象。

陈某,70岁,肺部出现炎症,1月29日死于家中。

张玉婷,30多岁,官方死因为器官衰竭。

二爷爷,70多岁,去医院途中去世。

姥姥,80多岁,ct显示肺部感染,但无法确诊,无法入院。

戴心悦,20多岁,死于学校,官方死因为器官衰竭。

邹永发,90多岁,官方死因为心肌梗塞。

童博骄,20多岁,官方死因为重症肺炎。

紫某舅,80多岁,已有五位接触者确诊。

张友芝,70多岁,官方死因为重度肺炎。

李宗山,70多岁,从医院回家后不久突然病发离世,直到最后也没有做上核酸检测。

刘佳超,25,官方死因为呼吸衰竭。

刘卫东,50多岁,核酸送检,未等到结果即死于家中。

黄丽华,70多岁,被医院告知“不病危住不了院”。

陈敏,60多岁,死者于发热门诊诊疗,病患、家属无任何隔离防护措施。

谭若明,68岁,官方死因为病毒性肺炎。

叶某,83岁,无床位无法收治,在家因无力行走跌倒数次,最后抢救无效离世。

鲁祖厚,67岁,医院均因核酸结果未出拒收,直至无法行动,在家中去世。

彭逢丽的丈夫,不明,病程第9天去世,去世前一直未得到有效确诊和治疗。

@师兄想骑D轮 的父亲,不明,120说所有定点医院都不收了,送过去也没床。

尚满庆的舅妈,63岁,初以为是普通感冒要求住院治疗,医院以床位紧张拒绝。

干章勋,72岁,官方死因为重症肺炎。

小雨奶奶,62岁,120说整个汉口区派不出一辆救护车,要求自行送医院。

彭安東,59岁,救护车来了,没有人帮忙抬车上,都怕感染。

陈昆父亲,不明,未能确诊,在家隔离,不能入院救治。

趙雅清,86岁,因为没有交通工具,每天走近3公里去医院治疗。

刘然公公,70多岁,医院说是没有物资,只能干等。

刘然婆婆,76岁,CT报告显示为病毒性肺炎。

林红军,不明,在医院急症留观室过了两天后去世,双肺全白。

刘方伟,20岁,官方死因:流感。

李继春,70岁,临死前最后一天到医院排队打针,从早上九点一直排到下午两点半,没有打成。

李响云,63岁,爱人也出现新冠病毒症状。

闵立志,80岁,没有一家医院可收治,迫不得送回家,2月10日微博求助,2月12日去世。

张洪贵妻子,不明,核酸检测需排队,当时已重度昏迷。

陈瑾的父亲,不明,全家感染,去世后,妻女均被确诊新冠肺炎。

@文刂一巾凡 的父亲,50岁,核酸检测阴性,但CT检查结果为疑似。

死者A,27岁,病情发展过快,来不及检测。

死者B,92岁,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发烧症状,此死者官方死因为肺部感染。

死者C,89岁,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发烧症状,此死者官方死因为肺部感染。

死者D,93岁,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发烧症状,此死者官方死因为肺部感染。

死者E,79岁,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发烧症状,此死者官方死因为呼吸衰竭。

死者F,88岁,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发烧症状,此死者官方死因为感染性休克。

死者G,92岁,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发烧症状,此死者官方死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死者H,86岁,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发烧症状,此死者官方死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死者I,83岁,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发烧症状,此死者官方死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死者K,84岁,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发烧症状,此死者官方死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死者L,84岁,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发烧症状,此死者官方死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死者M,87岁,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发烧症状,此死者官方死因为猝死。

死者N,89岁,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发烧症状,此死者官方死因为猝死。

死者O,87岁,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发烧症状,此死者官方死因为肺部感染。

死者P,85岁,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发烧症状,此死者官方死因为心律失常。

死者Q,90岁,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发烧症状,此死者官方死因为肺部感染。

死者R,86岁,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发烧症状,此死者官方死因为肺部感染。

陈祖幸的母亲,不明,丈夫2月19日双肺感染。

夏国民,68岁,多次上报请求转院均被打回(据说因年过65),呼吸困难,但医院没有呼吸机。

胡环清的妻子,不明,上报社区请求安排住院,未有回应。

潘琼革,45岁,社区让找120,120不接诊。后进入社区隔离点,想转移方舱被退回,说病情太重,不能收治。

陈昆父亲,70岁,妻儿感染。

刘莺,不明,因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短缺,未能获得检测机会。

朱薇奶奶,94岁,丈夫确诊。

冯望之,71岁,因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短缺,未能获得检测机会。

王诗俊,76岁,妻子感染。

刘华中父亲,90+,妻儿感染。

罗华侨,84岁,子女确诊感染,老伴病危。

姚某,84岁,妻子、女婿、妹夫确诊。

李学著,54岁,呼吸困难,一天跑了三趟医院都没法住院,检测也没有做。

@朱莹forever的大姨爹,不明,妻子感染去世,二姨感染。

@朱莹forever的大姨妈,不明,丈夫感染去世,二姨感染。

@莹儿小丫头的祖母,90岁,博主公公去世,婆婆患病。

陈仕保,79岁,博主外婆确诊。

@用户7385370211的母亲,不明,博主哥哥疑似感染。


3 人支持了作者

项目介绍 |未被记录的Ta们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