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甯

我是陳甯Nancy,只是想找個地方放我的寫字 IG: https://www.instagram.com/nancy.pocket/ 臉書粉專南西ㄉ口袋 :https://www.facebook.com/nancypockett/ YouTube南西口袋: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6zHBnp3cmzGEMh8EYZecQ

失根感

發布於

我決定從今天開始寫作,也許不像村上春樹那樣每天寫2000字什麼的,但就是想找個小地方把一些日常寫下,平常寫日記紙本的浪漫偶爾跟不上寫速,就從今天莫名繞在我腦海中的第一個字說起。

突然又想起來,腦中會出現失根感三個字大概源於昨天晚上接近午夜12點時把為白米社區的文章給完成了,想起那天的激動,社區居民對於地方的認同,我回想我自己,可惜,我不確定自己的故鄉,或有故鄉情感的地方在哪裡。

第一個場景在三重五華街附近的小工廠,偶爾會跟附近的小鬼們一起玩,樓上陽台有電視可以看(有第四台的,當時的第四台60幾台卡通,他們後來都搬去20幾台了),工廠隔壁住阿祖,有一個親戚喜歡從樓下吐西瓜子到二樓陽台逗我,偶爾我想哭的時候會躲在陽台,阿嬤住在二樓的一個房間,喜歡趴趴熊。

有橘紅色磁磚地板的麥當勞是我最嚮往的地方、一間飲料店有很好喝的珍奶,他們還有養金魚、揚名珠算班是我的第一個補習班,印象中一週去兩次,週四跟週日。當時我的珠算很好,剛進去沒多久全班只有我的某個週期平均是90,其他人都是80,大概是因為我真的很想要櫃台集點的紙娃娃,30點,我好喜歡,後來不再去珠算班的原因是因為有天週日忘記寫作業,不敢去怕老師失望,我大哭抓著工廠的辦公桌,打死都不去上課,其實我只有那次不想去,並不是不愛珠算,後來爸媽以為我是不想念珠算了,就再也沒去過了。

第二個場景在求學,第一間幼稚園讀威尼斯特堡,三重五華街,我不是挑食的小孩,但他飯真的太難吃,但中午真的不想吃仍被逼結果一直吐,過一個禮拜就不念了。剛入學的時候我得到一組芭比娃娃,紫色禮服,本來不喜歡芭比的但覺得她很漂亮,小孩子滿容易收買,後來念了幼華幼稚園,不知道為什麼又叫華盛頓,在德音國小旁。

還算喜歡成州國小,有一個好笑的老師(五六年級)、小博士安親班李原本我是受溫老師(主任)寵愛的小班長,擁有去幫大家買雞排飲料的特權(?),老師也會請我吃,後來因為班上一個女生欺負一個新移民後代的老實小女生,我與霸凌者槓上然後被她霸凌(?),溫老師並不懂我為什麼開始總是跟人吵架,後來她也不喜歡我了,幾次把我叫到小辦公室,但明明就不是我欺負人,我覺得委屈,後來就換到佳音,過了普通的五六年級安親班生活,莊老師人很好,但屁孩偶爾會欺負有點年紀的莊老師,當時甚至會心疼她,佳音的飯一樣很難吃(我真的不是挑食的小孩)。

蘆洲國中、三民高中我都不是很喜歡,被霸凌或一些讓人不寒而慄的同學『朋友』們,讓我的成長的日子不算太開心甚至痛苦,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成長過程真的不是太順利,雖然現在再回頭看,那些當年欺負我的人有些已為人作嫁或不知去向,但我仍然不覺得孩童時期的我有哪裡特別惹人厭(好怕淪為一直指責別人的人,但這些真的是他們的錯)只是我真的碰上很多屁孩、惡霸、騙子,或是喜歡三言兩語別人生活的人。

認真說,我好不喜歡五股三重蘆洲,對於這些地方並沒有歸屬的感覺,只對我家那棟房子有家鄉的感覺,無論他在哪裡都是一樣的,並沒有讓我對某個行政區有愛與家的溫暖,每次下成蘆橋看到天橋上的『五股我的家』,真的無感。連台北縣都變成新北市,交友軟體聊天時常被問起家鄉,甚至不知道自己該說自己是台北人還是新北人。

我很羨慕那些愛自己故鄉的人,能夠大聲說出自己是臺南人、台中人,想來他們有很好的童年回憶、成長經驗,所有我能說讓我有家的感覺的地方,除了自己的大學外,就是短暫在捷克的日子。


當想起時回憶是甜蜜的地方才是家鄉,而我想不起來我對哪個行政區有特別這樣的感受而我渴望擁有,這應該就是失根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