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女权主义的暴力沟通

陈彬华

我们很迅速地可以发现我也存在的暴力问题。事实里面有一个很拉扯的部分,一开始想要以非暴力的方式指出某些话语里面存在的爱、急切以及无意识造成的伤害,但是又担心变成一种含糊而没有力度的论述。确实这形成了一种双标,但还是发出来以供讨论。希望能够继续学习,更成熟地讨论这个问题。

跨学科与专业认同

陈彬华

民族志既是一个方法,也是一份文本。依照Levi-Strauss的定义,民族志是“是尽可能忠实地恢复每一个人类群体的生活原貌”。民族志作为方法时,跟田野工作的区别在于其更浓的人类学意涵,包括采取这种方法可能需要更多遵循人类学传统的学科规范,譬如说同吃同住满一年、习得当地人的语言等等。

而田野工作单指调查研究的方法。田野工作的范围比民族志更广,它既包括严格的民族志方法,也包括短期的实地调查、又或者是非人文社会科学的实地调查。

当然由于不同学者的观点或说学科的发展,民族志的方法越发多元了,而很多使用“田野工作”一词的人也逐渐吸纳了更多人类学对实地研究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