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Indo的Me

木木草,暫居印尼。在此分享一下印尼生活,等大家都唔好淨係識indomie同女傭啦。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70|古老師的秘密

發布於
修訂於
對不起,女兒,請你原諒我搶先你一步使用這飛船。希望回來時,可以告訴你我的名字。現在,我得先把你媽媽救回來。晚安。

洛拉

洛拉坐在案頭前,細閱著下一次讀書會的主題作品《第108個人呢?》,一邊在用post-it貼在不同頁數上,標記值得討論的位置,也寫下一兩個要訪問作者的問題。

不經不覺來到馬特宇宙已經一年多,洛拉的讀書會在古老師的協助下,舉辦得有聲有色,加上皮皮幣在馬特宇宙的通用,舉辦讀書會活動為她帶來了微薄收入,整體而言總算過著順心獨立的日子。

洛拉輕咬著筆蓋在想,如果她也能窺看一下那部《68》,她想要知道什麼? 她有沒有像傑一樣,在什麼大意的時候錯過了命中註定的另一半? 

大概一年前左右,她總覺得會無端心疼。她自己都感茫然,總好像有一個她記不起的遺憾。偶爾夢裡會出現一個男生的身影,那是一個黑白、沒有言語的夢。夢中洛拉明明感到被愛,但卻總是觸不到那男生的影子。現實中,洛拉已經快20歲,但還是沒有心儀的對象。她怪自己可能是書本(又或是蝸梨梨的情書)看太多了 ,所以才會做著那些奇怪又不知為何令她心疼的夢。  

放下筆桿,看到筆蓋上淺淺的小咬痕。想起若果讓母親看見,肯定又會被告誡一番宇宙微細菌的可怕,然後又重提一堆要改掉的生活壞習慣..... 

母親,是洛拉心頭的一個結。

過去18年,洛拉在公務員母親嚴厲的管教下成長。印象中母親總是很嚴肅,吃飯走路都要跟從她教導的模樣,不然就會受罰。從小到大,洛拉已習慣了4個不准 : 不准提父親,不准看書(除了教科書),不准聽音樂,不准問為什麼。

洛拉當然也曾反抗,爭執間母親唯一一次說溜了嘴的是:「到你18歲就可以了!」到洛拉問「為什麼」時,理所當然地,被掌嘴了。

但那確似預言般,到她18歲,洛拉就帶著那本已翻到殘破的奧康納,出走十字星。自此,她可以自由歌唱、讀書、寫作、胡扯......那電光火石間作出的決定,從沒有讓洛拉後悔,只是母親,她...... 

偷了母親的公務飛船,不知道會不會令母親在十字星受罰? 大概不會吧,反正證據確鑿,偷的人是她,與母親無關。自己會不會已是十字星的「通緝犯」? 有一個通緝犯女兒,母親大概很難過吧。

洛拉離開房子,走到停泊在外的十字星飛船面前,輕撫了一下那徽號.... 

「媽......」

由於她、蝸梨梨和前「時間監控員」,都不懂駕駛飛船,致令飛船於降落馬特宇宙時損毀 (差點以為自己都會喪命,幸好人沒事)。前陣子小菲替洛拉檢查那殘破的飛船,竟對她說通訊器有新發現,然後給她播放了一個訊息。

「什麼時候回來啊?」

那是母親的聲音。洛拉無法控制自己的淚水,木訥的小菲站在一旁實在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匆匆離開飛船 (就像那天對夏麗的不辭而別....

這句話是對她說的嗎? 媽媽早已料到她會偷飛船嗎? 為什麼不阻止她啊? 

儘管印象中母女之間從沒有親密的時刻,但母親的確曾給予她良好的教育、優渥的生活,洛拉沒有一點恨過母親。相反,矛盾地,洛拉有點想念她。這個不知什麼時候留下來的訊息 (小菲還未能把留言時間修復過來),更是勾起洛拉對扔下了母親自己逃跑的內疚。

「什麼時候回來啊?」洛拉登上了飛船,自虐地一直播著母親的聲音,聽著她一再詢問自己那無法回答和面對的問題,眼淚再一次簌簌流下。

「媽,對不起...... 」

小菲

「古老師.......」從小菲的外表完全無法揣測他的情緒,但那聲音,總算是透露了一點緊張。

「嗯? 」古老師從被邀進小菲的家那一刻,就已經被小菲家中的藏書吸引著。當中不乏鉅著、禁書和絕版,令古老師內心昇起一陣亢奮,不過那清一式都是有關銀河文明、科技發展歷史,還有那些乏人問津、長滿灰塵的已死星星檔案,都是異常艱澀沉悶的讀物 - 那倒是跟小菲滿身散發出來的木訥相當配合,令古老師不禁莞爾,果然萬事皆有因。

 「有件事情,我想聽聽你意見。」以小菲內斂深沉的性格,能令他苦惱的,大概都是跟與別人相處有關的事情。 

「說吧。」古老師倒是想知道誰能跟愛獨來獨往的小菲有瓜葛。

「是跟洛拉有關的。」這回,倒是輪到小菲對古老師的表情審視起來。

跟小菲一樣,據說古老師原來的銀河宇宙在黑洞的協作效應下經已消失。古老師在馬特宇宙未成型時已落戶,更是協助馬父發展馬特宇宙的早期成員之一。由於古老師博覽群書,而且過目不忘的異能,被貫以「一部行走的《銀河宇宙圖鑒》」的稱號,「老師」的專稱也因此而來。往後,古老師致力於協助馬特宇宙的新星民適應新生活,重塑屬於自己的獨特星球。不少人都受過他的恩惠和啟發。

當中,年輕的洛拉更是把古老師視為父親 ; 古老師也不介意擔當這角色,對這位因追求知識而勇敢逃離封閉宇宙的少女,相當賞識,樂意傾囊相授。

古老師把視線從書架回到小菲臉上,示意他把話說下去。

「上一個月洛拉用皮皮幣,跟我交換了服務.....」

這不合時宜的停頓,令古老師急燥起來: 「什麼服務?」

「她著我替她修理她的飛船。」

古老師喝了一口水 (難得小菲會招呼人啊) :「有什麼發現嗎? 」小菲把洛拉媽媽的訊息播了一遍。

「這是什麼時候的留言?」

「資料剛修復好,應該是洛拉把飛船駛走的同一天。」

洛拉媽媽的語調冷靜、溫柔和憐惜,一點責怪的意思都沒有。聽起來,就只有不捨。古老師擦了擦鬍子上的水珠,剛才水喝得急了點。

「洛拉,聽了這個嗎?」

「聽了。」

難怪這陣子那丫頭總是心神彷彿,偶爾更是雙眼通紅,明顯是哭過的痕跡。古老師原以為這少女戀愛了,但原來不是。唯一慶幸的是,洛拉不是喜歡了面前的面癱悶蛋小菲。

「其實...... 我剛剛發現了第二通訊息,我還未告訴洛拉。你.... 願意先聽聽嗎?」古老師點了點頭。小菲續說:「這第二通訊息接收得很差,大概是第一通訊息後一個月、而且不是從第一個地點撥打過來的。」

小菲按下了播放,還是洛拉母親的聲音,但這一次是完全失去第一通訊息的冷靜了: 

「媽媽不...... 會合你.......津渡......飛船........安妮沒有出現......再見了女兒......媽媽現在...... 實在對不....你.....。這麼久......告訴你....... 媽媽愛你。 」 

古老師跟小菲再仔細聽了幾遍那留言,每次聽到最後唯一清晰的一句「媽媽愛你」,眉頭就愈是深鎖。

「十字星最近一年把自己的訊息關得很緊,外人根本無法掌握他們情況,是嗎?」

「是的。但我根據這星體素描,得出物理移動數據,發現十字星不少折點關閉,簡單而言,就是多個個體從那十字星被消失,近一年更是過往日子以來的兩倍。但至於被移動到什麼地方去,還是......還是遇害了,我還未能掌握。」

然後,是二人的一陣沉默。

「你近來轉而觀監這個,不去看看那漂亮的星宿了嗎?」

小菲知道古老師另有所指,連忙把話題續回到洛拉身上 : 「這留言,要告訴洛拉嗎? 」

「一定要。馬特宇宙容不下隱瞞,好的壞的,都要面對。」古老師續說: 「但待我把飛船駛走後再告訴她。」

「什麼? 」

古老師那半張都是鬍鬚的智者的臉,竟帶著瞭然的微笑 :「就讓我去十字星一趟,看看那兒到底什麼景況。」 

「十字星連關口也封閉了,根本無法正常進出。而且,你是要駕駛著那被十字星通緝的飛船,回到十字星嗎? 」

「當然不是,我是要駕駛飛船,先找一個老朋友幫忙。」要到十字星,大概只剩下旁門左道的方法 - I111號海盜船老大,是時候還古老師當年的一個人情了。

「那..... 誰來告訴洛拉? 」

古老師睜大了眼睛,難以致信於這愚蠢的問題 : 「當然是你呀! 還有誰? 」

小菲只是想起上一次洛拉的眼淚,已開始手足無措。本來找古老師來,是要他幫忙向洛拉解說她母親的情況,怎料,古老師會有替洛拉出走十字星這驚人的決定 ! 他要如何向洛拉說明面前這複雜的處境? 小菲想起女生激動起來的模樣,他只望自己會在洛拉昏倒前先昏倒..... 

古老師看著這明明腦袋發達的面癱呆子,抱著頭當了機的模樣,嘆了一口氣:「你三天後,找蝸梨梨和時間監控員一起去找洛拉吧。他們是洛拉最好的朋友,你只要負責把事情說明就好,安撫那部分就交給他倆吧。」

小菲有了個解決方案後,總算回復了一點生氣。然後像想起了什麼似的,在一堆儀器中,找來了一隻腕錶。

「這個,給你。」

「這是什麼? 」

「是我一位宇宙旅行家朋友的第二件禮物。是根據自轉鐘技術研發的小型時間控制器,據說只要把錶面向前或後扭一圈,你身處星球的時間就會被調節。但它沒有自轉鐘般強大,一天只能使用一次。可是時間被調節後給星球帶來的反饋,暫時沒有人知道,但至少,可以在你危難時換來一點時間逃走。」

「那,我不客氣收下了。」古老師再從大衣的口袋裡,掏出一本書: 「這個是回禮。」

小菲只是看著那書名已經滿臉通紅 : 「古老師,我不看小說,更加不會看言情小說。」

古老師豪邁大笑: 「這不止言情,更可能可以轉性! 你,給我看完這本書,然後再找夏麗一趟吧。」

「老師...... 」

「你在一年前的迎新會後,竟可以令夏麗女神哭著跑回家,至今仍是全宇宙之謎。你知道馬特宇宙有人以此作為接龍故事題材,至今已發展到107回了嗎? 我限你在下一次迎新前,給我學懂戀愛,讓那故事來個好結局。」 

古老師一把將小說塞到小菲手中,然後邁步離開了小菲家。

— 

碼農 

縱使 I111號海盜船老大欠他一個人情,但沒有錢,還是無法推動一個盜賊為自己做事的。古老師這時想起了一個人。

很久沒有踏足碼農的星球。記得他當初遷來馬特宇宙時,還是樸實地過著他的碼星小生活,那時候他的星球,跟眼前這五光十色的境象,實在是差天共地。

碼農當初受過古老師的照顧,知道來賓竟是古老師,二話不說就把老師迎進「取橙衛星」的內室。穿過一度又一度富麗堂皇的金雕大門,還有圍著LED賠率電子看板和賭桌的一群賭徒,古老師終於看到了碼農。

「WOW!!!! 古SIR!!!!! MR COOL!!!!!」

只見他穿著寬身皮草,(在室內) 載著太陽眼鏡,熱情地給古老師來了一個擁抱。期間古老師給什麼刺到,原來是他那鑲滿小鐵錐的皮頸帶 (還是狗帶? ) 

「Oh sorry! 有扎到你嗎? 」

這時古老師倒是終於看清楚,碼農的一身做型,不正是跟那價值連城的NFT一模一樣嗎? 

「古老師厲害呀 ! 我,就是投得那NFT的JoMalone啦! 」

古老師微笑道:「看來你的投資和賭場都相當成功。」

「托賴,還不是當初老師你鼓勵我要往自己感興趣的方向進發嗎? 我的興趣就是賺錢,賺好多的錢,所以我就是在為我的夢想而工作呀 ! 工作得好快樂呢 ! 哈哈哈.... 要來點橙味芬達嗎? 餅乾? 蛋黃酥?」

古老師想起剛才路過,看到的那位卡在金雕大門的胖少女,就吃喝不下。 

「那..... 老師,」碼農咪起了眼睛問: 「你是要來賭一手、碰一下運氣嗎? 」

古老師保持著他的溫文,縱使跟這兒的紙醉金迷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 「不,我不用賭運氣。在馬特宇宙,我只管信任就好。我也不打算在賭桌上賭運氣,我是來直接向你要錢的。」

碼農差點要把芬達噴出來! 黑化蜘蛛俠他聽說過,但黑化古老師,竟然讓他遇上了? 

「放心,我不是來搶錢。相反,這個錢你是值得花的,是一場交換,swap。」

「什麼? 」

「我要去一趟十字星。」

碼農保持鎮定說: 「古老師要去旅行,與我又何干呢? 」

古老師從口袋裡,拿出了兩張過期車票。初來馬特宇宙,碼農就趕緊把他前半生的一切清空。正好前來探望碼農的古老師,看到垃圾箱內那兩張未及銷毀的車票,偷偷把它們藏了起來。

現在,它們完好地,再一次放在碼農的桌面上。碼農終於收起了他的嬉皮笑臉。

「碼農,我不知道十字星是你的故鄉,還是藏有你重要的過去的地方。但我知道,那裡與你的初心有關。現在,既然我有事要去一趟十字星,你給我一點旅費,我替你在那兒辦一件事,如何? 先說明,除了殺人傷人,什麼都行。」

碼農看著面前兩張車票,一時間無法形容此刻心情。然後,他拿起其中一張車票,在車票背後寫了一個名字,還有一串12個字的seed phase。

「那,古老師,你就試試在十字星找這個人吧。找到的話,請你把seed phase交給他。這組seed phase連結的錢包內,你就拿一半資產當是旅費吧。我信任你,古老師你不會多拿的。」

古老師收下了車票 : 「謝謝你的信任。」

這時候,碼機竟然蹦蹦跳地跑到碼農跟前討摸。古老師吃驚地說 : 「碼機? 你不是殺死了牠嗎? 」

碼農不解地看著古老師: 「碼機人見人愛啊,為什麼我要殺死牠? 誰跟你說這些的? 」

「不就是那個樹..... 算了,不打緊了。」

「我不會殺死碼機,相反,我要教人了解碼機、投入碼機,甚至自己擁有碼機呢。老師,你說得對,我也有我的初心的。」碼農抱著碼機又親又抱 : 「不過呢,有時候初心都要一點金錢來支持的啊,你說對不對呀碼機? 」

古老師看著這一幕,覺得實在是時候離開了。

– 

古老師 

讀書會活動後,古老師一如以往留下來替洛拉收拾。

從前讀書會活動,洛拉只有聽的份兒,現在的她,會發問也會就內容表達意見。起初都是按著古老師的書單搞活動 ; 但只是短短一年多,洛拉現在已經有自己想要討論和分享的書單了。馬特宇宙完全滿足了她閱讀的欲望。

「想不到作者@人間世 真的來了! 」 每一次讀書會後,洛拉還是會亢奮好一會兒才捨得休息,活動結束了嘴巴還是說不停:「剛才那個大叔,估不到他真有讀完整本書呢!」 、「你說下一次要不要試試讓讀者圍讀作品?」、「下一次要不要......」

古老師打斷她說:「我說你下一次你最好先吃好晚飯才開始活動。」

洛拉吐了吐舌頭,有時候古老師真像她的媽媽。

「你,拿著這個,臨睡前一定要給我喝完它。明白沒有? 」古老師把一瓶綠色液體放在洛拉跟前。

「那個顏色好啞心啊!」

「味道好,而且,零卡不發胖。」

「真的假的? 」

洛拉也著實餓了,打開了瓶蓋,嚐了一口。味道竟完全合她心意,咕嚕嚕一骨碌地就把整瓶喝完了。

「嘩很好喝! 古老師這你在哪裡買的? 」

「是最近新來的吃貨星人介紹給我的,我忘了名字,下次再告訴你。我先走了。」

不到15分鐘,房子就關了燈。

古老師走近房子,用力叩著門。沒有反應。那瓶是加入了龍舌蘭花的香草奶昔,洛拉現在大概是睡昏掉了。

「對不起洛拉,那瓶東西其實是超高卡的。」

古老師登上了泊在門外的飛船,此時,小菲透過通訊器跟古老師聯系。

「古老師,你真的要這樣做嗎?」

「是的,若不是你這通電話,我大概已起飛了。」

「你一定要回來。」

「原來你是愛我的。」

電話另一頭不懂反應中,唉,這呆子還未學會說笑。

「小菲,你記得看那本書。」

「哦......」

「謝謝你修好飛船。」

此刻小菲寧願自己沒有把飛船修好。

古老師拿出導航,向預計I111號海盜船的所在地進發。透過飛船側窗,古老師深深看著洛拉那愈縮愈小的房子,想像女兒熟睡的模樣。

對不起,女兒,請你原諒我搶先你一步使用這飛船。希望回來時,可以告訴你我的名字。現在,我得先把你媽媽救回來。晚安。

— 

(後記: 

本來還想把暗戀洛拉的諾奇也拖下水,可是已經寫了五千多字,而且也著實睏了,所以收手。希望往後30多位啟航員中,有人可以接續這戀曲。

由於實在喜歡洛拉蘇 (洛拉母親)小菲這些故事,不忍他們的生命線就此打住,決定在第70回把他們「復活」過來。其實還有歌者陳睜馬小鹿這條故事線都相當不錯,希望可以再次引起往後啟航員的關注,在開發新星球前,考慮先給他們一個完整的結局吧。

各位,冬至快樂。)

謝謝@Matty整理這麼多篇故事,這個 總匯 好厲害 ! 還有所有被關聯作品的作者 (希望沒有遺漏,如有,會在留言補回連結),謝謝你們的精彩故事和啟發。

來首片尾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46|轉化之盒,唯有愛和犧牲才是傳承的源力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03|蜗星情书作家蜗梨梨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05 | 十字星:偷走飞船的少女洛拉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