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Indo的Me

木木草,暫居印尼。在此分享一下印尼生活,等大家都唔好淨係識indomie同女傭啦。 (我不會「有拍必回」,我只拍我喜歡的文章。我也希望你是喜歡我的創作才給我拍手。望見諒。)

遊日惹(3): 日惹兩個必到的博物館

發布於
修訂於
日惹有很多博物館,但對不諳印尼文的遊客而言未必所有都看得稱心。如果時間有限,個人認為Ullen Sentalu和Museum Negeri Sonobudoyo是兩大必去的博物館。
在Ullen Sentalu畫作中看到的工藝品,在Museum Negeri Sonobudoyo找到了其實物,感覺是挺有趣的。


日惹有很多博物館,但對不諳印尼文的遊客而言未必所有都看得稱心。如果時間有限,個人認為Ullen SentaluMuseum Negeri Sonobudoyo是兩大必去的博物館。

日惹至今仍被稱為「日惹特區」,它和鄰近的梭羅 (Solo) 都是各自保留有其皇室的地區。分別是,日惹的皇室至今仍有實權,而梭羅的皇室則沒有。所以日惹並沒有選舉,因為他們世襲的蘇丹(Sultan)自動成為了該區的Governor,而且在日惹內仍擁有大量的土地。

蘇丹Mataram皇朝因權鬥而積弱,在1755年被荷蘭人遊說將皇權分成兩半,分家後各自settle在日惹和梭羅 (實質上是將其權力削減,好使殖民者更易管理)。Ullen Sentalu這個位於Merapi火山腳的博物館,擁有大量當時Mataram皇朝的宮廷畫、相片和書信。解說員透過這些館藏,讓你知道兩個皇室分別在日惹和梭羅分家後的發展、當時爪哇人的文化和生活、日惹和梭羅不同batik的特色等。

位於市區的Museum Negeri Sonobudoyo是少見的雙語博物館,解說咭上的英文資料也很詳盡。這兒主要介紹爪哇文化,由pre-historic至受穆斯林文化影響、在16世紀開始建立的蘇丹皇朝等,都有涉獵,而且是以工藝展品為主。

以荷蘭人為主題的木偶


我們因行程安排的便利,先到Ullen Sentalu,隔日才去Museum Negeri Sonobudoyo。有些在Ullen Sentalu畫作中看到的工藝品,在Museum Negeri Sonobudoyo找到了其實物,感覺是挺有趣的。

一點remark就是,Ullen Sentalu展品沒有文字解說,原本是讓遊客租用audio guide作self-guided tour的 ; 但疫情後,新措施將入場人士分為8人一組,必須由導遊帶領參觀。博物館並沒有安排英語導賞,但坐了個多小時車才到Ullen Sentalu,所以也只好硬著頭皮參加印尼語導賞。不過我們又一次抽到好籤,導賞小姐在印尼語解說外,時常不忘私人醒我們兩句英文(真英文,而非印尼文式英語),我們兩名港燦再一次沒有被拒諸於外。Ullen Sentalu位置山旮旯,不過不用擔心膳食,因為博物館有附設餐廳,serve的是印尼菜,環境相當雅致,十分推薦。

(Museum Negeri Sonobudoyo晚上有皮影戲表演,需另外購票,不要錯過 ! )

Museum Negeri Sonobudoyo 門外的打卡熱點。你看他的手指都已經退色,就知道這拍照位有多受歡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遊日惹(2): 皮影戲

爪哇人的樂觀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