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筆

一次飛行誤入三次元的巫師,居德港人,平時愛撸猫、喝咖啡和寫一些生活隨筆,分享一些旅事,畫作和雞巫蒜皮的小事 。https://opensea.io/mopen 歡迎約畫稿設計稿~

無差別愛人|關於母親,我能給予的愛是留一點空間給彼此

但我討厭她嗎?曾經暗地裏叛逆的我大概會大聲疾呼「是的!恨不得她死!」。但這麼多年後,我才發現自己一直都愛她,即使她各種無理取鬧、各種打罵、各種不同的高要求,我還是無差別地愛她。

看過這篇文章遠離更年的母親大人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我和母親的關係不是教科書上那種和睦相處、情同姊妹的對等關係。


是的,由出生開始,母親永遠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記憶中,在我上幼稚園的時候她還算是位温柔的媽媽。由於她是追求高水準的天蠍座,一路成長下來,人漸大越漸多要求,我和弟弟需要完成她各種各樣的目標,例如學業成績、參加興趣班、去教堂等。

但我討厭她嗎?曾經暗地裏叛逆的我大概會大聲疾呼「是的!恨不得她死!」。但這麼多年後,我才發現自己一直都愛她,即使她各種無理取鬧、各種打罵、各種不同的高要求,我還是無差別地愛她。


聖經上,耶穌曾經說過,如果遭人打了一巴掌,也要露出另一邊臉給他打。

小時候我不明白,為什麼要這樣自願遭人惡意對待,後來我發現這其實是最「舒服」的處事態度。因為你不反抗,別人反而覺得沒趣了。當然,人還是最好要懂得保護自己。


所以,前半生我極度反抗去「對付」母親,嘴炮的吵架我從不認輸,但另一方面同時還是默默完成她的要求「考取好成績」,上補習班,上各種興趣班等;到後來還要自己兼職打工賺零錢。口上說著討厭,說著長大要離開原生家庭,渡過了不知多少個哭濕枕頭的晚上,我還是無差別地一一實現她給我的目標,皆因我不想令她失望,皆因我還是無差別無條件地愛她吧(誰叫她是我母親呢😓這印在DNA的親情感)。


後來我開始解讀「露出另一邊臉給他打」,我開始用一種自虐模式去「成長」,甚至變得有點被虐狂,詳細可以參考這一篇 自虐方式成長不是唯一的選項。而在愛情路上,因為親情上的缺憾關係,我一直無自覺地找上渣男,大概自己都是在無差別地愛人,認為每個人都有「可取之處」,因而有「可愛之處」吧,盡管都是在勉強自己


但換來的是傷痕纍累,滿目瘡痍的情緒,我又開始解讀「露出另一邊臉給他打」。
因為愛情路上跌碰過後,我有了另一種體會:其實重點不是在於要給別人打,而是面對惡意的態度。

應抱著不反抗不行動,就這樣由它「自生自滅」,就這樣自己先退後一步,沒有薪柴,火還是會熄滅。


當我開始實驗用這樣的態度對待母親,面對她各種咒罵我都硬著頭皮先道歉即使是委屈,後再慢慢說道理。想不到彼此因為這一步反而有了喘息的空間,後來加上她的病情康復後,也開始變得好相處,甚至現在我已有幾道拿手方法應對她。

就這樣,我找到一個對我自己、對母親最舒適的方式去愛她。


站開一步退到了觀眾席,我才發現母親她作為一個「他人」,作為一個名為「人生」的劇目主演,她是一個努力家,有很多可取的優點。例如電腦剛面世普及化的時候,她已學會倉頡輸入法,她還會去進修英文。現在退休了,卻一直在考取各種證書,上至中式點心東南亞美食課程下至保安員陪月員化妝師課程,她都是位列前矛順利完成並通過考試畢業。

或者是因為外婆對她很嚴格,令她也只會用這種方式生活和表達愛。雖然她稱不上一個好媽媽,我天真的想,或者她是在用她的方法愛我吧。


現在,其實我移居海外,對我和她來是最好的距離。雖然我明白這輩子沒有可能可以和母親情如姐妹無所不談暢所欲言,但我也心裏知道,這個空間是我唯一能給予的愛。


所以呢,現在的我很期待未來當有了我們的小孩時,希望可以實現擁有「朋友般的家人關係」這一個美夢,給小孩子無差的愛。


------------宣傳公告------------

我開了象特市!!!!歡迎來私聊丶串門子或歪樓~~
~點開這𥚃與巫筆展開奇幻的魔法對話
~會分享日常生活照片,來坐坐看看吧~


寫作是一條沒有終點的單程路,唯有你們短暫的結伴,可以微微歇息。
鼓勵大家留言,讓我知道我不是在孤單創作!ヽ(;▽;)ノ

成為我的讚賞公民,每月贊助一杯咖啡,助我走得更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 | 無差別愛人:寫下愛的故事

2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