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Lee

文字工作者,相信好故事連向內在、連向世界。

找房安居篇—— 鄉下文字工作者生存指南 (4)

攝影: 吳家溎

接續前兩篇鄉居經驗的分享鄉居的優點關於財務與旅遊的思考,這篇專講找房。

鄉下找房資訊通常透過幾個管道。一般是透過房屋仲介公司,但房仲大多在市區,通常不願特地跑到鄉下讓人看房。鄉下很多房東都偏高齡,沒有使用社交平台的習慣,房源消息大多還是透過地方人口耳介紹,或電線桿或店家貼條。再來就是透過地方臉書社團。

熱門鄉鎮也抵擋不了仕紳化的問題,想在鄉下蓋房養雞種菜,沒一定的錢還辦不到。我居住的熱門鄉鎮一棟透天厝的月租行情是一萬二上下,這個縣是全臺最窮、平均薪資最低的縣,這租金水平算高的不合理。來鄉下找房的不只自由工作者,還有藉觀光熱潮投資開店的業者和有錢有閒的退休者。以都市視角來看,鄉下房子的租金和物件怎樣看都比台北鳥籠房划算,房東就趁勢漲價,加上需求變高,租金衝高是必然。自由工作者的財力都不如前述兩類,移居的目標和生活方式都截然不同,但一樣得面對這樣的房市,所以通常會找幾人合租一棟,也有些人採取另一種方法——做斜槓兼開咖啡輕食店填補開支。

一般建議房租上限不應超過收入的三分之一。假設用八千塊租一間簡單小房,那麼一位文字工作者的固定收入就要兩萬四左右。先不論有否接外地案子,現實來講,如果只靠鄉下地方的案源,平均每個月要賺兩萬四,並不容易,就算有也是不定期或短期。這是非常矛盾的現象,地方熱門了起來,但藝文產業仍是工作機會短缺又低薪,而且大多是臨時或約聘。熱錢大多集中在觀光和餐飲等服務業,所以東部產業類型其實沒有基礎性的改變,職業的多元性是短暫表象。我所知道的自由工作者薪資來源大多是底下這三種不同比例的組合:一、有份固定工作,但符合知識藝文類專業的工作非常稀少,且很高比例來自公部門發包案,這類工作都有期限。二、斜槓或兼職,例如剛提到的兼開咖啡輕食店。三、多接點外地案子。單一收入不豐厚就是靠多元收入。有的自由工作者偶爾一次入賬較大筆的收入,別忘了在豐年時想著荒年,財務和生活的思考請參考上兩篇的分享(鄉居的優點關於財務與旅遊的思考),開支保持簡單、節約,靠穩健型理財創造被動收入,累積三、五年滾出來的年息約略能幫一個單身自由工作者負擔一季的基本開銷。

要在熱門鄉鎮找到一個物美價廉的安居地需要點好運,碰到不唯利是圖的房東,或者有在地貴人相助,幫你介紹好房東和好物件,還有另外一個方式,讓具有專業設計力和好手藝的移居者裝潢破舊的老屋。這類老屋,就算房東自己花大錢修也不見得漂亮,有些屋主就會用減租金甚至免費的條件吸引經濟能力不高但是創意十足、手作能力強的外來移居者,由租客自己負責修復與所需開支。這看起來是雙贏的的美事,但存有一種風險:人心很複雜,當房子被修復得美觀,房客又住得開心,甚至還成為地方亮點,有些房東又覺得自己虧大了、太便宜你了,開始找名目敲竹槓、抬高租金、找各種麻煩,等租客受不了搬走後,再把租金抬高租給下個人。或者有買客正巧看中這棟漂亮又別具風格的房子,開了好價格,房東也想趁機賣個好價錢,開始想辦法趕客。明明原來的房子又老又破,乏人問津想整修又得花不少錢,現在等於利用人撿了便宜。在鄉下生活多年,見證金錢讓人的純樸性逐漸消失。「能賺多點錢誰不想多賺」的天經地義不該建立在吞吃別人創意和血汗為前提,但這種道德界線在利益的誘惑下逐漸消失。如果你找房時碰到這樣看起來很友善的交易,一開始記得責任義務和金錢事宜都談清楚講明白,一切白紙黑字立契約。外來者初來乍到常認為鄉下人樸實,不會像都市人那麼有心機,其實鄉下人也是人,有賺更多錢的機會還是有可能立刻變臉。都市人習慣白紙黑字詳立契約,這常被鄉下人視為龜毛、嫌麻煩,一開始雙方談得愉快就忽略細項草草簽約,結果當初口說為憑事後又裝沒說過,所以人情與法律這方面的分寸得自行拿捏好,該談清楚的還是得事前談清。

年輕人嚮往鄉下生活而移居到東部,差不多是這十年來才開始的潮流。鄉居生活紅了起來,但房屋的硬體品質仍跟不上。我把鄉下的房型約略歸納為三種,獨棟透天、獨棟平房、連棟透天。最棒的當然是不需跟鄰居共用牆的獨棟透天,這種通常是拿來經營民宿或屋主自住,很少開放出租,能租到算是好運。要是租金又平價,那就是好運中的好運。

許多移居來鄉的藝文青年喜歡住獨棟平房,這種平房通常屋齡高,格局簡約又有鄉村獨有的古樸情調。不過老屋常出大大小小的問題,例如大雨一來就漏水。其實這種房屋常常是閒置很久了,只是剛好碰到一波移居熱潮,很多屋主不願花大錢翻修只想收租,又不覺得修復基礎硬體是房東的責任。我碰過一些案例,反倒是房東期待外來租客把他的老房修得漂亮,而租客本身也願意,但可能衍生的後果如前所述。碰到小問題租客也懶得跟房東周旋,寧願自己想辦法修好,這種老平房,除了房租,可能還會衍生一些成本。

連棟透天的品質比較穩一點,但價格也較高,一般都是與合得來的朋友合租分攤租金。這種也要注意隔音問題,不同時期蓋的透天品質也參差不齊,結構設計千奇百怪,鄰居還是有可能互相干擾。

就我觀察,文字工作者有很高的比例屬於高敏感族,所以安靜非常重要。以我的經驗,房東的素質可約略推估房客的素質,鄉下空屋率高,建議看房時也打聽一下隔壁鄰居、或是空屋的主人。如果你隔壁的房東是沒有鑑別度、來者不拒、有租金收就好的類型,就只能多行善積德祈禱遇到生活規矩好的鄰居了。當隔壁空屋住進一戶生活習慣不良的鄰居,就足以毀了先前的歲月靜好與你的鄉居美夢。而且在鄉下,警察沒有太大作用,法律也保護不了你。

一般而言,都市講得是法理情,但鄉下是倒過來——先講情再談理法,政客假如兩邊都有選票就會兩邊都不得罪,善於搓湯圓,外地族群沒選票,沒特別交情的話就更不可能理你。公部門大多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鄉下人法治觀念又比較薄弱,導致鄉下日常可見到很多積非成是的現象。不論你是房東或房客,最好彼此的法治觀念水準相當,以免到時有糾紛,秀才遇到兵,一個談法,一個講情。不然就是兩個法治觀念都薄弱,各說各話,無法達成共識,誰兇誰贏、誰背景硬誰贏。

現在鄉下也開始討論移植一些日本鄉村的作法,透過公部門媒合外地移居者和地方的空屋,吸引外地人才移居鄉下,這種做法我抱持保留態度。鄉村和都市之間的生活文化、法治觀念有些差異,例如在鄉下夜晚喧嘩唱卡拉OK、違建、私人建物和物品占用路面、放任狗亂吠亂追路人都很普遍,警察懶得管,連地方人都習以為常,提出質疑的人反被認為是小題大作。因此光是硬體的媒合還不夠,鄰里居民素質、公德心和生活習慣等無法量化的軟體面,對於外來者安居也是關鍵。再來臺灣租房法律有許多漏洞,不如日本的法規嚴謹,鄉下又比較講究關係和人情,碰到問題偏向找人喬事、粉飾太平。要是起糾紛,房東還有在地優勢,移居者通常人生地不熟,不想被貼上難搞的標籤在小地方被四處傳,被地方人坑了也不敢太張揚。有些移居者為此感到心寒,乾脆放棄一切離開此地。因此就算來到鄉下可享受慢活,也別只看人情味的美好面,人家說窮山惡水出刁民,其實好山好水一樣會出刁民,人很難抗拒金錢的誘惑,法治觀念薄弱往往導致積非成是,道德灰色地帶越來越大,因此人生地不熟的來鄉下找房請具備風險概念,小心別踩到雷。

以上分享來自個人及周遭朋友的親身經驗,若能幫助有意遷居鄉下的有緣人趨吉避凶,無牽掛地感受鄉居的好,就功德無量了。

城鄉不同又相同—— 鄉下文字工作者的生存指南 (1)

鄉居的優點——鄉下文字工作者的生存指南 (2)

關於財務與旅遊的思考—— 鄉下文字工作者生存指南 (3)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