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Lee

文字工作者,相信好故事連向內在、連向世界。

倪伯伯的大江大海 (3)——軍中記憶

關於故事背景與前言請見這篇


我們的船五月份在基隆碼頭登陸。到臺灣了,我們當然高興,大聲歡呼。下船時,基隆的老百姓,一直看著我們。我們有銀元,拿一塊去買香蕉,他給我們一大堆香蕉,才一塊錢就能買那麼多。那時他們不會講北京話,我們也不會講當地話。船五月份在基隆碼頭登陸,後來又轉到臺中梧棲港,住在日式木造房,在梧棲住了一段時間再到左營。到臺灣的生活,慢慢的就上了正軌。在大陸吃那麼多的苦,在臺灣有什麼不適應的?

在徐州時,我開了個兩噸半的日本小戰車,上面有三個機槍,我還有另外一個機槍手,在徐州跟共軍打了兩天。後來一路撤退,我跟著部隊,一路到南京、上海都沒作戰。到台灣後,打了兩次戰役。第一個是民國四十二年的東山島之役,打東山島是和四十五師一道打,八百多個傘兵全陣亡,一個都沒剩。四十五師可被打得慘兮兮,只剩一百多個人,之後併入我們陸戰隊。

另外參加民國四十七年的八二三砲戰,八二三砲戰是共軍和我們互相砲戰,我是補給車駕駛手,專門運送砲彈的。從船上把砲彈送上岸,再送到國軍的碉堡去。共產黨的砲彈可不是來一發兩發,好像雨這樣下來的,有些運送炮彈的補給車被打到,我的同仁死了很多。在東山島是這樣,八二三砲戰也是這樣,那時也是抱著必死的心情去作戰的,你不去也不行阿!部隊去了你不去行嗎?還好我命大阿!這是我到臺灣之後,共參加了兩次最重要也最危險的國共戰爭。感謝主,保佑我活著。

民國三十八年到台灣,到六十三年退役,一直都在部隊。這二十六年的時間,我每天都想退伍,不想在部隊了。那時要給我升官,準備要送我去受訓,我連受一個月的訓都不要。為什麼呢?因為部隊的官,很黑阿!國家的軍官,貪一毛錢都不只,我不喜歡當那個。

我們到臺灣之後,那時後部隊都缺人阿!旅長出五個空缺,排長三個,那個薪水、伙食、米啊、菜錢什麼的,排長的空缺就歸排長拿,輔導長的空缺就歸輔導長拿,這個部隊你看看黑到什麼程度?一般我們一個連差不多一百四十四人,實際上人數有一百二十、三十個人就算不錯的,其餘都是空缺。奇怪了,浮報那麼多人,實際沒那麼多人阿!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約四十八年左右,部隊才慢慢回到正軌。這些都是公開的秘密,那時我們看在眼裡,恨在心裡面,不敢講,講了就沒命阿!講了就給你扣個帽子,說你是匪諜,早晚把你活埋掉。那時後會活埋沙灘耶,一晚把人叫起來,派幾個人挖很深把人埋下去。

民國四十幾年時,陸軍總司令是孫立人,後來蔣中正懷疑孫立人想叛變當總統。孫立人是安徽人,我也是安徽人。當時我們這些安徽人晚上睡覺都很害怕,有好幾個晚上把人叫起床,說有事找,也不要你帶什麼,人就這樣沒有了,把人活埋了或槍斃掉也不知道,就說你和孫立人有關係,那是白色恐怖阿!其實孫立人對國家是很有貢獻的,也是軍事人才。結果幾十年之後,證明根本沒這回事,資料查得清清楚楚,把人家平反了,現在孫立人的後代還住在新竹。

在部隊裡,我最怕輔導長,他會搞白色恐怖,常常檢驗我們的頭腦有沒有什麼歪思想的。他看你不順眼,就跟你寫一些亂七八糟的資料,把你扔走。這個輔導長把我折磨得很慘。有天,我感冒發燒,民國四十幾年,不像現在感冒有成藥可以買,在部隊上,感冒就是感冒了,沒人管你的。我說:「輔導長,我感冒發燒了,頭痛得要命,可不可小聲點?」這話輔導長假裝沒聽到,還故意把電唱機開得很大聲。我就罵他:「你是畜牲!」這句話不得了了,先關禁閉關了一個月,馬上把我調去砲兵團,又把我調去站衛兵,調了五、六個單位。把我搞得很慘,害的我在部隊裡抬不起頭,考績每年打丙等。本來我一年有二十天的假,後來都沒有了,同袍有假放,我就要站衛兵,一直到我退休。你看被搞成這樣,這個才可怕了。

當初這事鬧大後,上面要辦我。我去司令那裡,司令打了電話要了我的資料,因為發辦前要先看我的資料。一看資料,說這個人能力那麼好、那麼強,比賽單槓、木馬、跆拳道,什麼比賽我都是前三名,我從來沒有掉到第四名以外。「你是個帶兵的人才,可惜你書讀得太少。」司令這麼講。這是我在海軍陸戰隊帶兵的時發生的,是我一生最遺憾的事情。

到陸戰隊也有好處,把我的體格訓練得很好。民國四十七年,我在陸戰隊當班長,那時後要訓練游泳,從臺北南港游到高雄西子灣,一萬多公尺耶!還全副武裝,什麼叫全副武裝呢?背包裡裝了一條軍毯,差不多十來斤重,腰還要繫兩百發子彈,還拿步槍,美式步槍那麼重,這樣游泳到西子灣。我當班長,還要游在前面。

民國四十幾年,只要華僑回國參觀,都是我們在表演水上分列式。什麼叫水上分列式呢?就是一個排有三個班,一個連有三個排,共九個班。九個班在水上游泳,每個班有一公尺的距離,在水面上游出去再游回來,就這樣表演給華僑看,表示我們陸戰隊訓練精實。

我在陸戰隊時,最怕的就是華僑回國了。華僑一回國就要我們表演,都是全副武裝,打綁腿,帶著背包、子彈、槍,游過來游過去給他們看,可累慘了!我當阿兵哥時,就怕華僑回來。尤其我當班長的,游在前面,還要照顧一個班。

欸呀!我這一輩子,受這個部隊……,我寧可死也都不去當了。我四十幾歲就退伍,因為我胃開過刀。實際上,開刀後已經好了,但正常人不會那麼傻瓜呀!我要裝阿,要裝吐阿,才可以退伍。

這些經歷,還有孫立人事件,我們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我怎麼能對部隊有信心?我是基督徒,我信八十多年的基督教,四歲受洗,我今年八十五,我信天主的人,我怎麼能這麼大的狠心?經過那麼多的事,想想我的命是撿來的。

倪伯伯的大江大海 (1)——故事之前與之後

倪伯伯的大江大海 (2)——撤退到臺灣

家的想望—活在歷史背面的人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