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Lee

文字工作者,相信好故事連向內在、連向世界。

倪伯伯的大江大海 (2)——撤退到臺灣

關於倪伯伯的故事背景請見這篇

倪伯伯在上海隨著部隊撤退的同時,法國攝影師卡提耶·布列松人也在上海。國共交戰期間,他被派往中國做新聞攝影。布列松在《從一個中國到另一個中國 》裡寫著:「農民兵口中唱著他們的三大紀律:一、不拿群眾一針一線;二、大家都是一家人;三、借東西要還。」布列松所指的農民兵應該是共產黨部隊,和倪伯伯這段口述不謀而合。讀到這幾句時我立刻想起了倪伯伯,心裡有點激動。一位是因「決定性的瞬間」而永留青史的攝影大師,一位是不知名的小兵卒,但兩人的生命軌跡在歷史的某個重要瞬間交會了。


口述:倪宗榮

我民國二十年生,屬羊,祖籍是安徽和縣,和縣靠近南京。我家裡沒有人了,我對媽媽一點印象都沒有,我出生一個月媽媽就把我丟掉不要我了,也許覺得跟著我爸爸划不來,離開了,是奶奶把我帶大的。

我爸爸去當了新四軍,新四軍就是八路軍,就是人家說的共匪。我就是一個人,沒有母愛,沒有父愛。我是天主教徒,印象中我們家族好像沒有人信天主教,我祖父母都燒香燒紙錢,我會信天主教應該是當年祖母送我到教會,因為信教會發一些牛奶什麼的。

奶奶把我帶大後,十六歲就去當兵。在徐州當裝甲兵,後來由徐州一路撤退到南京,南京再撤退到上海時,我被編到了陸戰隊第一旅,孔令晟是旅長。我民國三十八年過來臺灣,因為部隊撤退,我跟著部隊坐船過來,來臺灣時我十八歲。國共交戰時是怎麼撤退的呢?我從徐州的狀況開始講。

民國三十六年,我在徐州當裝甲兵,裝甲兵在司令部有一個營,我們的任務是專門保護司令部。然後三十七年徐蚌會戰,徐蚌會戰可是大陣仗的,雙方加起來差不多一百多萬人口對抗。我們這邊敗在什麼地方呢?主要是,第一,我們糧食後勤補給不夠。共產黨打到徐州時,我們這邊吃的什麼都沒有了。因為戰爭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已經打了十幾二十天,將近一個月了,我們斷糧斷了好久,人實在餓得沒辦法,樹根、樹皮、能吃的草通通都吃掉了。那種草吃下肚,連大便都解不出來耶!可憐阿!餓到這樣子。

國軍用飛機空投大餅,幾十萬人在打仗,空投下來的大餅怎麼夠吃?沒有吃的,餓得要命,當然拼了老命搶。一個部隊,你搶我也搶,為了搶吃的,自己人先刺死自己人,這要怎麼打外人呢?戰爭把人搞得那麼殘酷又可憐,那個自相殘殺場面,看了實在……我才十六、十七歲,看了眼淚都掉下來,很殘忍呀!

共產黨就在另一邊,和我們距離很近,我們這邊餓得要死,他們那邊稀飯饅頭煮的熱騰騰地。兩邊人都躲在壕溝下面,他們就故意把豐富的飯菜擺在壕溝上面,一直向我們喊:「老鄉!過來吃吧!我們今天不打你,你願意來就來!要回去就回去,不回去就待在我們這邊!」

一看到共產黨那邊熱騰騰的飯菜,有幾個三十幾歲的老兵,膽子較大,說:「你們在這裡等阿!我過去看看!」他們就爬過去。那裡裝有鐵絲網,爬過去之後,吃了,那邊的人跟我們的老兵說:「老鄉,你願意在這裡就在這裡,不願意你再回去。」結果他們又爬回來。你看看,沒事!

這就是心理戰。我們這裡都是十幾、二十歲的孩子,看了三十幾歲的老傢伙沒事回來,也想去試看看,大家就爬過去吃,越來越多人去,結果就不要想回來了,他們不放人了,全部被俘虜,變成共產黨了。那時後的狀況,主要人家那邊準備的相當好,我們這裡補給不上。

共產黨為什麼能打勝仗?那麼少的人,他們武器很落伍阿!我們的武器都是美式裝備,為什麼打不過?還有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失去民心,我們這個部隊,老百姓對我們可頭大了。一邊打,一邊往後撤,撤退到一些村莊;我們到一個村莊,餓到把人家的狗阿、雞阿,抓了就殺來吃,把人家的東西吃的光光地。年輕人嘛!無聊得很,看到村裡的女孩們也是對她們亂七八糟,連拖帶拉去戲弄人家。

但共產黨到一個村莊是怎麼樣呢?老百姓都歡迎,為什麼呢?他們在那裡借宿什麼的,要離開時會說:「老闆阿!謝謝你阿!」離開時把人家東西擺得好好的,洗乾淨,搞得好好的還給人家。這樣一比,老百姓對我們國軍的印象就特別壞。你說老百姓的心裡印象是甚麼?老百姓恨我們恨得要死,我們一撤退到哪個地方,老百姓馬上去共產黨那邊通報,告訴他們我們在什麼地方。

我們一路打,一路往南京的方向撤退,最後撤到南京,住在雨花臺附近的小村莊。米也不夠吃,米裡面都放細沙子、小石子,摻在裡面給我們吃;因為不夠吃,飯都得用搶的,摻沙才吃得慢阿!不然大家兩三口就吃完,又去搶了,最後搞到這樣子。晚上大家餓得要命,就去偷老百姓的地瓜,把地瓜挖出來後,再把地瓜藤蓋回去,所以老百姓很討厭我們。民心很重要阿!我們部隊已經失去民心了。

我們到南京後,再過一、兩個月,共產黨打到鎮江;鎮江失守,南京也守不住了。南京守不住後,我們往上海撤,我們裝甲兵就住在上海水電路,那時後的部隊,憑良心講,很散漫阿!國軍部隊失敗就是敗在這個地方。

我們住在上海市,那時後部隊的軍紀很差,像一盤散沙,我都亂跑跑出去玩,不只我,軍官、士官兵,大家都出去玩。結果某一晚,共產黨砲彈突然打來了,砲彈東一發、西一發,已經打到上海市裡了呀!結果我回不了部隊。正好看到陸戰隊在撤退,大家拚命往船上擠,船的通道就這麼窄,擠不上的人就掉下來,我看到每艘船邊都掉了好多人,大家都準備撤退到臺灣。

撤退時,看到政府用卡車運來很多袁大頭,就是袁世凱頭的銀幣,還有許多黃金,一車一車往船上送。好多船艦停在碼頭,上海碼頭大的不得了呀!不像高雄這種小港,袁大頭和黃金就拼命的往船上送。因為車子裝得太滿,黃金掉的到處都是,地上都是一條一條的黃金。有的老兵,一面撿一面往口袋裝,然後擠上船,帶到臺灣來,這就是為什麼人家說有的老兵到臺灣後很有錢,因為當時撿了很多黃金帶著。很奇怪耶!帶那麼多袁大頭到臺灣來,怎麼沒看見了呢?那個袁大頭到哪去了?我們也搞不懂國家的事,那些都是純銀的,銀鑄的,也可能熔掉做其他事情了。

所以國軍會輸得這麼慘,第一就是補給不夠,第二就是失去民心,第三就是軍紀渙散。

我當初是怎麼從裝甲兵變成陸戰隊的呢?因為共產黨砲彈打來,我回不了部隊,眼看陸戰隊的人在擠,我就跟著擠。擠上船後,他們一一清查人數,營長發現了我,問我:「你叫什麼名字阿?」我就坦白講,說我是裝甲兵的,當時非常亂,我找不到我的部隊,就不小心跑到陸戰隊來了。剛好身高一米七一,符合標準,我是這樣子當上陸戰隊的,就這樣跟著搭船到臺灣了。

船走了五天四夜,船上的糧食很多,還可以吃飽。在船上可不能亂來,秩序可就管得很緊了,只要不守規矩,他們就把人丟到海裡。在船上時,他們說:「我們只是暫時撤退到臺灣,到臺灣之後,我們是一年準備,兩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之後每天都這樣講,講這話,騙我們阿!到臺灣來他們還是每天這樣跟我們講,把我們洗腦,把我們的腦筋管得死死的,把我們騙成這樣,一直到現在。

(待續)

倪伯伯的大江大海 (1)——故事之前與之後

家的想望—活在歷史背面的人

石牆之內,歷史之外—農莊的最後一位老兵 (1)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