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

该用户很懒

关于香港 关于抗议 我们可能太天真了

    最近天气转凉,母亲打来夺命秋裤call。电视里正在播中央新闻,话题就自然而然地跑到香港上去了。途中突然想起来应该让她老人家看看新闻联播之外的世界,就把摄像头对着显示器给她看了几段油管上的香港直播回放,地点是中环,旺角,中大,11月12号还有13号的。我原本没指望母亲会有什么反应,毕竟她已经退休在家,悠哉游哉很久了。

    看了几秒钟中环堵路的视频后她发出了第一句感想:“都是孩子,都是年轻人。”又过了几秒钟:“都是学生吧?“然后我提醒了一下还有个穿西服的。之后一小段沉默,我以为这次讨论要就此结束,突然母亲说了一句:”这就是八九,学潮。“然后便打开了话匣子,对我说这几天新闻联播在讲香港是”一小撮暴徒“在搞事情,你看他们这个都是有组织有目的的,就是当年的学潮等等。过了一会视频里拍到有黑衣人在墙上涂鸦,内容是"1989 4th June"。她好像还有点惊讶,“香港人也知道?”之后我们看了更多的视频(都是直播回放,我讨厌剪辑),我给她讲了也出过人命,也有香港人不同意这场运动,视频里还有一个大妈在中环骂街,讲得是粤语,听不懂,但看起来像是在谴责学生。还拍到了黑衣人在砸车站,向铁轨丢燃烧瓶。这个时候我很担心母亲的反应会和我那些同龄的朋友们一样,觉得影响到那么多人的日常生活,香港的运动已经过线了。甚至还会支持解放军入港“止乱制暴”。她老人家的反应简单到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你看还是上街的人多。”

    就这么简单粗暴的一句话,把上面那一切都盖过了。我的很多朋友,无论墙里墙外,都在指责香港失序,运动过激,暴力滥用,却从未发出过如此简单的评论,”还是上街的人多“。也许我们这一代没经历过89的人真的对”群众运动的复杂性“认识的不够吧。我甚至纳闷我们什么时候变成了强调要不给别人添麻烦的日本人!?有运动,有诉求,就会有人反对,有麻烦,甚至有牺牲。母亲那一代人似乎已经把这些想法刻在了脑子里,就像固件一样,近似乎本能的抓住了香港运动的本质,那是一场革命,既然是革命,就只有一点最重要,哪边人多,哪边的人压倒性的多?

    我不喜欢她这种很类似民主就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政一样的观点,好像有点政治不正确,不过香港的现状还允许我们去讲政治正确吗?那里发生的一切是不是”正当“这个问题还有多大的意义?每天洁癖似的追寻正当性的我们是不是太天真了?

    后来她还问我香港警队是不是跟学生有仇(看到逮捕学生后推推搡搡的画面),为什么有的地方只有学生和路障没有警察(我告诉她警队人手好像不够),那解放军和深圳的警察为什么不去,我之前看新闻还演习来着(他们受条约限制,出动了搞不好要受美国人制裁,她听了之后还纠正我说是”国际制裁“。。。)

   最后她问我:”你刚才给我看的这些,大领导知不知道?”

  我说你知道他们都看内参的吗?

“知道,我们叫白皮书,有大内参,小内参,大内参都是给省里中央的领导看的。”(还详细描述了一下外观,我只记得大概是”就一本白皮书,印刷版的,封皮纸质很粗糙,只有右上角有三个小字,写着大内参或者小内参,在这之前她还从来没给我讲过这些)

我告诉他只要这些东西大内参里有写。

“那我觉得维尼熊会妥协。“(最早习近平见奥巴马的那张维尼熊和跳跳虎的图片曾经在中文互联网广为流传,所以维尼熊这个称号早就人尽皆知了。。。)

我希望她的判断是对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