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

该用户很懒

中日防疫措施对比

在日本观察了一个多月之后终于大致理清了这里的政府正在采取怎样的策略,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以及效果又如何。觉得有必要做一下中日之间的对比,matters上两岸三地,海内海外的朋友很多,发在这里刚刚好。

为了方便比较,我不会讨论武汉疫情早期由于中共当局的隐瞒造成的后果,但是如果你不认可“隐瞒”这个词,我写的文章你不会喜欢的,别浪费时间了。

在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传染病的防治无非只有两种手段:消灭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前者在当今任何一个国家都毫无可行性,有传闻说朝鲜枪毙了一个患者,关于朝鲜的消息总是真真假假,这里不予考虑。如此一来各国在面对疫情时的主要策略都属于后者,只是程度不尽相同。

武汉出现疫情后当局封锁了城市对内和对外的所有客运服务,最大限度的控制了人员的流动,也就避免了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之后各地纷纷出台政策封锁交通,阻断人员流动,甚至宣布进入战时状态。这里先把人权的问题放到一边,仅就效果来说,毫无疑问它阻止了疫情的进一步发展,除湖北之外其他省份最多也只有数千确诊,而且早已显著下降。湖北省内的情况因为早期的隐瞒要复杂得多,不宜在这里讨论。

最近几天墙内突然刮起了一股吹逼热潮,大肆宣扬所谓的“中国经验”,并不断的从国际社会上找几个应对不利的“差生”衬托出自己的“制度优越性”。诚然,如果只看省外的疫情确实是可以吹一下子,然而这种高效的防控策略并不是没有代价的,云南的蜂农因为蜜蜂没法转场自杀,武汉的癌症患者就不了医等死,还有吃不上药的HIV患者,买不到饲料只能把鸡活埋的养殖户,更不要提那些已经发生,毫无疑问还会继续出现的失业和破产。我不想讨论这些代价是不是值得的,有些时候,代价就是代价,和换来了什么无关。更何况还有人选择无视这些。

再来说说日本,这个国家并没有经历过SARS,对呼吸道传染病的应对经验主要基于流感,早期他们的反应很迟钝,只做了最基础的准备,确诊患者强制住院和治疗纳入公费。出入境限制在全球化背景下很难奏效,这里不做讨论,只关注内政部分。首先是对感染情况的把握,核酸检测是目前最被接受,而且可能也是最为可靠的确诊手段,而日本政府给了一个非常高的参考门槛,普通人连续4天发热37.5以上,伴随倦怠和呼吸苦难,高龄人群持续两天以上。出现上述症状时政府才建议个人考虑接受检测,并且判断权在医生手上。这造成了日本的核酸检测数奇低,一直都在全国的检测极限以下徘徊,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欧美都要炸了日本的确诊病例曲线依然不紧不慢的匀速上升。再来,日本政府受法律限制对未确诊的人并没有强制隔离的权力,乃至出现了阳性患者在得到通知前依然满大街开出租车的奇观。最近社会各界开始逐渐取消大型活动,但客运交通并没有任何限制。

说实话这种“鸵鸟策略”让人看着胆颤心惊,但也不无道理,右派们一直反对扩大检测,主张保留医疗资源,因为确诊数量必然会暴增然后瘫痪公共医疗系统,最近意大利的情况更是成了最有力的证据。大多数患者确实都是轻症,但把医疗资源留给重症人群而对轻症不管不顾也存在很大风险,因为决策层无法把握当前疫情的发展状况,一旦出现大规模爆发,就算重症率很低同样有可能瘫痪医疗系统。而且还会产生道德问题,必然会有人因为政府对传染管控不力患病,这里面很可能就会有重症出现,如果重症患者丧命了,毫无疑问这个责任在日本政府头上。不过这种策略避免了社会停摆,中国的经验告诉我们,保住经济就是保住人命,日本政府可能仅仅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而已。

个人认为中日都走向了极端,一个要“闷死病毒”把全国搞得鸡飞狗跳,一个过于无力而面临道德指责并存在重大风险。疫情还远未结束,在中国也没有,时间终会让我们看清这两个国家最终会付出怎样的代价,又能换来怎样的结果。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