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

主要在豆瓣活跃,ID:水泥(missangle4)

何以至此

作者 | 水泥

今天,(前)东家的公众号发了注销声明,称“广州市海珠区益友社会组织信息中心已完成注销程序”,大家似乎颇受震动。我的感受没有那么强烈,可能是因为我比大家能获取的内部信息要多那么一些,所以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这个声明对我来说反而是解脱。既然声明已经发出来了,那我就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大家补足一点私人记忆吧。

注销的事情让大家如此震动,部分是因为我们一直都在淡化处理,部分是因为我们对于外间来说一直都非常神秘。财新在2018年11月的时候就已经发过一篇报道,广州市益友社会组织信息中心(以下简称“益友”)起诉了广州市海珠区民政局,因为“民政局一直以各种理由拒绝我们对延长《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法人)》有效期的申请”。“NGOCN”是我们的品牌名称,而我们注册民非的名称是益友。由于广州有一家公益组织叫“亿友”,和我们的读法是相同的,所以时常有人会混淆。从结果来看,大家不难明白,诉讼并没有成功。

没有了这个法人身份,很多事情会变得非常麻烦。薪水支出与费用报销便是顶头疼的一项,无论身份是“公益人”、“NGOer”还是“媒体人”,是人就要吃饭,总需要有收入。如果工资发得不稳定,报销又迟迟下不来,换做是你,你还愿意待在这里吗?有生力量的流失,比失去资质还要致命。

另外便是多次“重生”。以前我们是有一个网站的,叫"NGO发展交流网",做了很多年。点进这个链接,大家大概也能明白发生了什么。微信公众号的“重生”更是见怪不怪了,辛辛苦苦积累下来的文章“啪”一下就全没了。公众号“重生”了太多次,影响力大不如前,我们开始尝试开辟其他发布渠道。微博、豆瓣、电报、脸书、Matters,这些原本只是有一搭没一搭运营着的渠道,都被我们视作救命稻草,能抱紧些就抱紧些。

但说到底还是愈发窒息的大环境对我们的步步围剿,在这点上我们和之前死去的那些团队和机构并没有多少不同,我们也不见得是最受打压的一个。

其实细心的读者应该早就感觉到什么了。我们的更新频率越来越低,也很难再看到原来的现场报道。去年11月,我修改了豆瓣大号的名号与头像,并发布了一条说明,因为我们需要与用了十多年的品牌“NGOCN”脱钩,尝试给自己脱敏。最后便是今天的这个《注销声明》了。这个声明对我来说其实只是个“官方说法”,以后我便以“志愿者”的身份来自居,该干嘛干嘛。明天太阳照样升起,早报短期内还会有,文章说不定偶尔能发,该恶劣的环境只会继续恶劣下去,2020年依然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本来还想着自己那么话痨的一个人,是能再唠嗑点什么私人情绪的,没想到我和其他伙伴一样,真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却发现无话可说。我是在17年下半年开始在N记实习的,后来写过一篇文笔非常稚嫩的实习体验,当时也算是帮(前)东家募捐。N记对我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精神病角落,比豆瓣还要真实、可感。只是对于内部的人来说,“告别”的仪式已经有太多次了,这一次不见得是最受打击的一次。趁我们还有能力体面地告别,还是要再说一次,珍重。

版权声明:本文禁止一切形式的转载。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