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明恩

《區塊勢》創辦人。寫作當飯吃,目前都有吃飽。也有主持 podcast 節目,錄音是最近的愛。 買酒的速度比喝酒的速度快,家裡沙發底下是酒窖。最愛 Moscato。最遠去過巴西,最驚奇是在亞馬遜河游泳、釣食人魚,兩件事分開做。 沒爬過玉山,單車環島騎到一半,成功泳渡日月潭。以穿短褲上班為傲,衣櫥沒有大格子襯衫。

NFT 社交資本論

發布於
網路上的免費圖檔變成 NFT 之後,為何能以高價售出?有人認為是價格炒作,也有人會舉出 NFT 的各種用途。但這就像是瞎子摸象,每派說法都有道理。

網路上的免費圖檔變成 NFT 之後,為何能以高價售出?有人認為是價格炒作,也有人會舉出 NFT 的各種用途。但這就像是瞎子摸象,每派說法都有道理。

加密貨幣交易所 BitMEX 的創辦人 Arthur Hayes 最近寫了一篇文章分析這個現象,他將 NFT 定位為象徵人們社交地位的「鏈上奢侈品」。看完這篇文章,你或許就能理解為什麼有人會認為 NFT 貴得沒道理,卻有另一群人像是搶特價品一樣四處蒐集 NFT。

鏈上奢侈品

下圖是時尚雜誌《GQ》的網站首頁。

圖片中模特兒身穿的那件大衣看起來很溫暖。但保暖只是它的次要用途,更重要的是藉由這件大衣彰顯個人品味。

按照心理學家馬斯洛提出的人類需求金字塔理論,穿上這件大衣,可不只是尋求保暖(生理需求),更重要的是想受到他人肯定(尊重需求)。否則市場上有那麽多高性價比的保暖衣物,買這件大衣也太浪費錢。但如果花費幾萬元就能成為眾人目光的焦點,得到「尊重」,或許還是很划算。

Arthur Hayes 認為這套邏輯,也可以用來理解 NFT:

從能源的角度來看,NFT 藝術完全沒有價值。

但身為社會的一份子,許多行為和消費的唯一目的就是公開展示你可以浪費多少能量。夜店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人們走進黑暗的空間中,聽吵雜的音樂(藝術)、跳舞(浪費能量,類似於求偶),並支付過度昂貴的價格喝飲料。每個人的穿著都相當搶眼,這些衣服除了向在場的其他人展示自己能花很多錢,並藉此展示自己的社會地位之外,沒有其他用途。

如果你嫌夜店太俗氣,藝術展也是類似邏輯。有錢有名的藝術愛好者、創作者和策展人浪費精力聚集到一處,展示或收集「沒用」的繪畫、雕塑作品。根據你代表的畫廊或是你囤積了多少沒用的東西,就可以分出社會地位的高低。在大家社交完成後,再收拾行囊浪費更多精力回家。

說穿了,「浪費得起」就是一種社會地位的象徵。奢侈品則反映了擁有者浪費得起的程度。

在實體世界中,愛馬仕這類的奢侈品牌早已家喻戶曉,數位世界(尤其是 metaverse1)則還沒有「名牌」,就連資產的概念(NFT)也才剛萌芽。

買的是故事

NFT 是新興的資產類別,它可以代表人們在數位世界的衣著、不動產或者是收藏品。只是品牌的概念尚未成型,沒人知道哪些東西算是 NFT 的名牌,市場價格也非常混亂。

下圖就是近期相當流行的寵物石頭 —— EtherRock —— 目前每顆石頭要價至少 0.1 ETH(約一萬台幣)。

先別急著批評 NFT 的炒作與不理性。

其實早在 1970 年代,就已經有人在買賣真實的寵物石頭,那位商人還因此大賺了 600 萬美金。根據 BBC 報導:

1970 年代,寵物石頭(Pet Rock)風靡美國。 本來從事廣告業務的美國商人 Gary Dahl 某一天和朋友喝酒時,有人抱怨養寵物實在太麻煩,不但要餵養、洗澡,而且放假時還不方便隨身攜帶。

這啟發了他的創業靈感。他以低價購買一顆墨西哥海灘上的石頭,經過簡單包裝就推出上市了。他將每顆石頭售價定為 3.95 美元。每顆寵物石都配有一個有氣孔的硬紙箱,以便「寵物石」可以「喘氣呼吸」。

裡面還有一份說明書,介紹應該如何照料寵物石。說明書寫道:「寵物石訓練起來容易。他們很快就會學會坐下、留在原地不動以及裝死等技能」。不需要食物就能茁壯成長而且相當懶惰,而且在旅行度假時喜歡待在口袋裡。

短短 6 個月內,Gary 就賣掉 150 萬顆寵物石頭,並晉身百萬富翁之列。

難道那 150 萬顆石頭的買家,都不知道寵物石頭就只是普通石頭嗎?不可能。

平凡無奇的石頭仍能賣出好價錢,因為買家是為石頭的故事包裝付錢,而不是石頭本身。試想當人們收到這顆石頭之後,光是拿著那精美的包裝和煞有其事的說明書,就可以在朋友之間創造多少話題?

EtherRock 和當年的寵物石頭只有實體和數位的差異。

當年的寵物石頭買家只能向周遭的朋友炫耀自己的「浪費」行徑。現在的 EtherRock 買家則可以直接將持有的 EtherRock 圖片換成個人的社交媒體頭像,甚至大方秀出鏈上的持有證明,向大家展示自己有多「笨」。

這就是 NFT 的優勢。它能透過數位的方式傳遞、驗證,甚至可以透過程式碼讓作品隨著時間變化。而分布在全球的 100 位 EtherRock 的收藏家,還可以透過線上聊天社群彼此交流。這些都是 50 年前的寵物石頭做不到的事。

此外,若有人將頭像換成不是自己擁有的 EtherRock,雖然未必會被發現,但行為就像是拿著仿冒名牌包一樣,都是想藉此謀求社交地位。這是人的天性。

只不過目前在 NFT 市場,人們還沒建立起對品牌價值的共識。買家多為投機者,在意價格波動,好從中套利。因此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一款全新的 NFT 爆紅,而且幾乎難以預測。

難以複製成功

下圖的企鵝 NFT 就是近期爆紅的代表作。

若從實用性來看,肯定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要花錢買一張企鵝圖片當成社群頭像。但若從社交資本的角度來看,當圈內知名人士人手一隻企鵝,這張圖片就成為打入「上流社會」的入場券。最後才會反映在價格上。

因此,每天都有新的 NFT 問世並希望成為新的社交資本。反過來說,投資者只要理解社交資本如何形成,就能預測哪些 NFT 的價格可能會暴漲。但這也是最困難的部分。根據 Arthur Hayes 敘述:

藝術界的經銷商、收藏家,本質上就是在賭哪些毫無價值的東西將來會成為人們珍藏的作品,要藉此獲利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就像你該如何選擇支持哪位當代藝術家,並看好他們的作品未來會爆紅?

NFT 也是一樣,難以預判哪些藝術作品會成為未來的風潮。是數量稀少、年代久遠、外觀討喜,還是與遊戲直接關聯的 NFT 呢?這恐怕沒有正確答案。但確實會有一群善於說故事、創造迷因的交易員,透過 NFT 獲得可觀的收入。

對於品牌的消費者來說,這是個混亂世界。但對於品牌的創建者來說,卻是個黃金年代。

就像人們普遍認為華爾街的資本家們都會身穿名牌西裝或禮服,現在的 NFT 發展可能會左右未來幣圈的資本家們在數位世界裡的替身(avatar)會穿什麼衣服、家中有哪些擺設。

傳統的奢侈品牌已經看到這個機會。

像是 LVGucci 和 Burberry 都在近期各自發行 NFT,透過區塊鏈將品牌影響力延伸到數位世界。這就類似愛馬仕推出 Apple Watch 錶帶、AirTag 吊飾,將奢侈品與科技結合。只不過 NFT 可觸及的人數在未來不僅會遠高於實體世界,而且還可以玩出更多變化。

這場數位世界的社交資本競賽才剛剛開打。你未必要親身參與,但若要加入,現在可能就是最好的時機。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說不定你也會對區塊勢的過往內容感興趣。此外,也請大家推薦區塊勢給身邊的親朋好友 🙏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