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廷曼

女王所愛,即我所愛 恭送吾王,靜候回歸

The lost art of democratic debate

發布於

這篇文章要說的是我理想中馬特市的面貎。關聯 @fide 的文章只為蹭熱度,但不符合馬特市百科的要求,所以我就不放標籤也不參加活動了。親愛的@fide你要留意喔。


先請大家花二十分鐘看一下以下的影片。

Michael Sandel: The lost art of democratic debate

在大學唸心理學的時候,因著私人理由,我很孤僻(摺)所謂大學生必做的事(讀書、住宿舍、拍拖、上莊(出任學會理事)、兼職)我只做了第一項,其他的通通沒碰。學生們努力把課堂擠在一起,以便空出時間來做其他,我卻會無懼天地堂(一大早的課和大晚上的課)只選想上的課,即便星期一至六(對!六!)都得在大學裡逛。天地堂之間,我會躲在圖書館裡閱讀期刊和睡。

聽起來枯燥的大學生活其實一點也不。

還記得是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的課程,tutorial 是每兩星期一次,每次兩小時。與其他課程不同,tutorial 不是 lecture 的延伸,而是就某特別題目的深入討論。我還清晰地記得第一節 tutorial 過去後,差不多一半的同學選擇 drop 了這門;剩下的除了我,便是比我要聰明的、系裡數一數二的高材生。每一節都是腦力大挑戰,每個人都必須有自己的想法、論點、論據,也都要有心理準備受無情的批判。你的思維能力會被沖刷無數次,差不多要懷疑人生了!(哈)

之所以會提到這一件事,就是因為那啟發了我去尋找理性討論平台的意慾。

科學理論有這麼一個規則,必須是 refutable 才有意義。同樣,我認為各種哲學性想法,甚或單純的人生原則,都能透過理性的、民主的討論來找到瑕疵,從而更好的打磨自己的一套人生哲學。

為此,我曾在朋友間弄過新聞組、論壇,也在很多不同的平台開了好些討論話題,但都宣告失敗。主要原因有二:對方並沒有理性討論的意慾或能力。討論一般很快便演化成對罵和人身攻擊,尤其當自身的討論能力較低,自尊心高時,便會因著輸掉而開始拋出不合理的『論點』或『論據』;又或是單純的大家不想要討論,覺得會吵架,覺得沒意義,覺得要避重就輕,覺得要迴避。

馬特市給了我一絲希望。

在我加入之初,就是這年初吧,馬特市的文章很集中於時事,尤其關於香港的抗爭運動和兩岸關係。其時,幾乎寫什麼都能引發討論;市民不吝發表意見,在文章下留有比正文還要長的留言是日常,就一個話題回覆很多次亦是經常發生之事。

其實我很喜歡那個時候的氛圍。大家會很樂意提出觀點,指出相互的思維繆誤,提出修正之辭等等。道理越辯越明,彼此都付出了腦汁;大家都不怕尖銳,不怕尷尬,為了討論。

後來,知道的人就知道,人身攻擊讓我失卻了繼續討論的意慾,我一度離開了馬特市。


回來,我發現了馬特市的另一個可愛之處。

獨裁者之死 — 羅馬尼亞遊記

我不知道的鴉片戰爭

捷克「第二國歌」Modlitba pro martu:被封禁20年的祈盼、堅毅與等候

我發現了以上的文章,我把他們放到同一個種類:歷史的另一個面貎。

馬特市市民遍佈各地,對各個文化、國家、地區,以至學科、學問都有涉及,寫的很多文章都很有資訊性,而且educational,給了我很多我一直很想知道但沒有動力去找尋的資訊,或是把我已知的東西未被知的另一面帶給我。

這大概是我心目中馬特市理中面貎中很重要的『分享』一環。那不是那種朋友之間的分享,而是很認真嚴肅的分享。我會比喻為:你被指派去帶一個貴賓旅行團,主要任務不是要他們吃好住好,而是讓他們帶回家對這個地方的、真確的認知。

地方也好,學問也好,都好。


最後,節錄上面的影片裡 Professor Sandel 的結尾語。

There is a tendency to think that if we engage too directly with moral questions in politics, that's a recipe for disagreement, and for that matter, a recipe for intolerance and coercion. So better to shy away from, to ignore, the moral and the religious convictions that people bring to civic life.
It seems to me that our discussion reflects the opposite, that a better way to mutual respect is to engage directly with the moral convictions citizens bring to public life, rather than to require that people leave their deepest moral convictions outside politics before they enter. That, it seems to me, is a way to begin to restore the art of democratic argument.

我希望馬特市能成為一個能容許這種分享和討論蓬勃發展的平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社區活動提案】共建馬特市百科,共創Matters價值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