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廷曼

沉默是金

雜談|當尊重成了笑話

發布於
Mickey and Minnie doing the "Wai"

今天的主題圍繞尊重。先分享一則網友的故事。

這位網友去菜市場買菜,在菜檔前選購時,一個陌生男人忽然靠近,把手裡的一札菜伸到她的面前。「這是不是韭菜?」男人問。網友一臉訝異地看著他,然後回應「你不是以為我是這裡工作的吧!」男人倒沒有絲毫尷尬之色,說,「我知道你不是在這裡工作。但你是女人,總會懂。這是不是韭菜?」網友毫不客氣地回應道,「要不要替你也把菜煮了?」

固之然可以批評我的這位網友不近人情、不圓滑、潑婦,一大堆不好的東西;但重點是,那個男人一點基本的尊重和禮貌也沒有。

  • 向別人提出問題,是否該用上一點禮詞?諸如『請問一下』『打擾了』『不好意思』等等。
  • 對女人的認知是不是該擴闊一點?一句說話,便了解一個人對性別的刻板印象有多刻板。
  • 就算是別人真的知道,也沒有回答你的義務。

我想起十幾年前去大陸消遺,也曾碰上一些問路的人,突然就在你身邊說話提問,也不管你是在做什麼。撇開因著各類騙案而對大陸人士的偏見,也會對這種突然的提問有點手足無措和摸不著頭腦;即便有些最後會道謝,或點頭,或笑一下示意。

這種狀況,其實有能被接受的時候:當對方和你是熟到爛的朋友,能肆無忌憚互相呼攏的時候,這倒是一種彼此間不言而喻的溝通方式。說多了,就像是會傷感情一般,有反效果。

然而,你我他是這麼回事嗎?別說是陌生人一名,就連家人朋友同事,甚至大被同眠的愛侶,也不一定能發展出這樣的溝通模式。這是小康甚至更低下的社會的通病;他還真以為是大同世界裡大家都平等、甚麼都能成的世界嗎?

我說出了一個重要的詞。先擱著不說。

小時候跟爸母出遊日本,參加的是個旅行團,當地導遊是個在地華人。參加過旅行團的人自然知道,出遊時總有坐中途車的時候,導遊便會說點什麼東西來娛賓,甚至企圖教育團友。當時的導遊就很直愣愣地說了一句話。

你們看日本人多有禮貌,整天道謝、躹躬的。不過你們要知道,日本人是有禮無體的。

這是很重的一句說話,對當時連中學都還沒上的我來說也不難感覺到導遊對日本人的鄙視和自己生活於日本的矛盾。但我也很有興趣知道在他心中所謂有禮無體是什麼意思。後來,他便說日本男人總在下班後去喝酒,喝醉了隨街小便云云。

日本人是否有禮無體,是一個能在馬特市刮大風的話題。有一件事倒是不太能否定的:日本人很明白互惠這個概念。

Robert Cialdini 已清楚指出互惠 (reciprocation) 在解釋人類行為上的重要性。所謂互惠,簡單來說就是從別人那裡得到好處,故意或非故意也好,都有回饋對方的義務。所以才會有那麼多蛇齋餅糭的活動,以小惠小利去達到拉票的目的。

然而,我突然想到一點,Cialdini 指出這一點時幾乎認為那是人之天性,放在哪裡都通。真的是這樣嗎?要是一個人從小到大都被灌輸拿取當前好處、撿到錢袋袋平安別告訴別人,他會不會也受這樣的『天性』所影響?又加諸他身邊的所有人都有這般態度,又可會在 social proof 的影響下依然展現那種『得人因果千年記』的情懷?

很多的科學實驗,要不是在文明社會裡做(通常就是找大學生當免費測試員),就是在極端環境裡做(各類滅絕人性的實驗)得出的結果能否用於看似文明實質扭曲的社會或環境,能以言明。

日本人很明白互惠的重要,在生活的種種都會用上;有時候會成了一種可怕的扭曲形態,但絕多數跟香港、台灣相去不遠,就是互相尊重而已。你送我一份生日禮物,你生日時我也送你一份;今天你幫了我的忙,明天我也找機會幫你。簡單、直接。

回到擱了在一旁的重要詞語了。

早幾天,電視節目提及好些年前的那場大地震,當年香港人心繫災民,捐贈的金錢和物資極巨,連領導人物都在電視新聞裡向香港人作出道謝。

今天,天災依然,大家卻沒有了那個心、那份情,在社交媒體上提及和討論的極少,有的也多是負面的。例如『要捐就捐給自己人,我們把錢捐到其他地方』之類的。不再雪中送炭,甚至不單不管不理,而是積極於落井下石。

同時間,地球另一端某個地方大爆炸,沒多少人去過或了解過這片土地的香港又是一片同情之聲,捐款並沒因著疫情和經濟而停歇。

為什麼呢?

我認為,兜兜轉轉也是因為失卻了尊重;沒有尊重,也就別談信任;沒有信任,什麼溝通、談判都不再可能。

來!讓我老套地又再摘錄一下以下的這道『方程式』

信任,建基於信譽、可靠性、親密性,並與自我利益導向呈相反關聯。其實,道理很顯淺。別人信任你與否,看的就是:

  • 過往你交出的是什麼樣的功課
  • 你答應過的東西可是一一做到
  • 你可有和我建立關係,而非『無事不登三寶殿』式的交往
  • 你是否永遠只顧及自身利益

不用我提出什麼例子,大家都懂了吧。

其實,我想說,那份尊重本來由來於心,而且想來不是那麼老舊的事。容許我過分樂觀地想,其實還有挽回的可能。就看有能之士有心與否了。


我承認,我『淆底』了。這篇是昨晚寫的,發佈了後我卻後悔,急急隱藏起來;上面的是把敏感的東西刪了。這就是所謂的自我審查吧!請隨意就此鞭撻我;我的良心早已把我自己批得快碎掉了。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