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廷曼

沉默是金

不能想像沒了你,我卻每天在想像沒了你的日子

其實,真的不能想像。那種痛,那種無助,很難熬。

但我不住每天都在想像沒了你的日子,從我們開始那天開始。我幾乎信仰一般相信著,終有一天我會沒了你;那是對彼此的關係沒信心到了一個可悲、歇斯底里的程度,精神分裂一般地相信著。

或許,那個完美的人出現,我必須讓你更幸福。

或許,秘密爆破了後,我們再難以維繫。

或許,誰個恐怖分子逼迫著你我,堅決反對我們。

或許,我的存在對你來說是危機,我斷然要離開你。

我甚至會想像到很仔細地步。你我會說什麼,表情會作何,會不會有肢體動作,眼淚會不會滑落,會不會嘗試挽回,會不會頭也不回。心底裡,是感到了什麼;悲痛、可惜、怒忿、坦然、釋放,還是心如止水,沒一絲情緒。

我不能,說什麼偉大的話語,說是把你永遠留在心裡,分開與否並不在考慮。實在,我的記憶力很差,你是知道的。我喜歡黏著你,即使我需要個人空間;投入於孤獨的作業時,我也要間中看看你。我不能專注,也不想專注;或許只能專注於你。

是不是很變態?你總笑著說是。而我喜歡這張笑臉,為此,我把那些留於想像;實質,我努力地、變態地擁有你。繼續想像,繼續經歷那種痛,那種無助,讓我繼續變態地癡戀你。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